[1]人渣反派

[1]人渣反派

《狂傲仙魔途》是一本YY种马小说。

说具体点,《狂傲仙魔途》是一本奇长无比、金手指逆天、后宫直逼三位数、书中角色凡是性别为女都会倾心主角的打怪流修真爽文。

本年度最火爆的种马小说,没有之一!

这本书的男主洛冰河,不走龙傲天流,不走废柴流,却仍旧风靡终点文学网万千读者,影响了无数后来YY小说的跟风模仿。

他走的是暗黑系路线。

而在黑化之前,他走的是苦情系路线。

下面,就让本书的资深读者沈垣省略无数杀必死内容,把数千万字的鸿篇巨作为大家简洁地概括一下。

洛冰河生下来就为父母所弃,以白布包裹,置于木盆之中,顺水而下。

数九寒天,被江中渔人捞起才没活活冻死幼年夭亡。因为他漂流在洛川上,又是满河薄冰的时节,就被取了这个名字。

幼年在街头流浪,吃不饱,穿不暖,童年灰暗。一名大户人家的洗衣妇瞧这孩子可怜,又膝下无子,便收养了他,当作自己亲儿拉扯长大。母子贫苦,在豪门寄人篱下受尽欺辱。

从小极不健康的成长环境,为洛冰河黑化后锱铢必较、睚眦必报、心里杀千刀、嘴上笑说好的扭曲性格埋下了祸根。

为了一碗半冷不热的肉粥,他撑过府上公子哥儿们的殴打,最后却还是迟了一步,没能在养母临终之前让她尝上一口。

在机缘巧合之下,洛冰河被当世四大修仙门派之一的苍穹山派选中,拜入“修雅剑”沈清秋一脉。

他还以为从此终于能步入正轨,却不料沈清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人品低劣。他嫉妒洛冰河举世无双的绝佳天资,内心畏惧这个每日修为都能突飞猛进的弟子,总是百般嘲讽,千般作践,连带同门也一起对他看轻。

求学几年,忍辱负重,又是一部心酸血泪史。

洛冰河艰难坎坷地长到十七岁,终于迎来了修真界三年一度的盛典仙盟大会。在这场仙盟大会中,洛冰河被沈清秋暗算,坠入了魔界和人界交界处的裂缝——无间深渊。

是的,这才是故事的开始!

洛冰河非但没有死,反而在无间深渊里找到了属于他的绝世奇剑“心魔”。也从而获悉自己的身世。

原来,洛冰河乃是魔界圣君与人界女子结合的后代,身上同时流着上古堕天之魔一脉和人族的鲜血。其生父天琅君被镇压于高山之下,永世不得翻身。生母则是修真名门正派的弟子,可能当年因与魔族私通被逐出师门,诞下洛冰河后死于产后大出血。临终前,她把亲儿从生产的孤船上放下,这才留给了洛冰河一线生机。

洛冰河用心魔剑解开了自己身上魔族血脉的封印,在黑暗的深渊之下潜心修炼,悟出了不世神功,重回苍穹山派。

从这里开始,洛冰河一步一步朝黑化之路义无返顾地前进。

昔日仇敌,无一不惨死他手,受尽折磨。洛冰河用他越来越擅长的伪装与心术之道,两面三刀,阳奉阴违,一步一步,骗取信任,夺取权力,扶摇直上,掀起腥风血雨的滔天海浪。随着剧情的发展,洛冰河的黑化也越来越严重。他回归魔界继承了圣君之位,仍不满足,开始了对人界各大修真门派的血洗和剿杀,将反对他的一切声音斩草除根!

最终,一代仙魔传奇洛冰河,一统三界万里河山,坐拥后宫无数,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傻逼作者傻逼文!”

这是沈垣咽气之前,最后能骂的一句话。

想他一个规规矩矩花钱买V看正版的大好青年,临终之前坚持看完的居然是这样一本种马程度令人发指咋舌的骗钱注水文,他能不骂吗?

《狂傲仙魔途》,作者:向天打飞机。

光看这个ID,就有一股淫邪之气扑面而来。小学生文笔,雷点遍地。沈垣都不好意思称作者构造的那个乱七八糟、狗屁不通的框架为修真设定。

你见过整天骑马坐车的修真?你见过辟谷了都要吃饭睡觉的修真?你见过作者连筑基和元婴有时候都能搞混的修真?

每一个人,在主角面前,都像被他的王八之气吞掉了智商。尤其是洛冰河的师父,那个沈清秋,简直是弱智中的战斗机,人渣中的李天一!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作死,然后作死不成,被主角弄死。

那么沈垣到底为什么要看这样一本书,还看到了最后?

不要误会,沈垣可不是犯贱。这个原因,也是最让他蛋疼的:

这篇文伏笔无数,大坑遍地,一个又一个的谜团,层层迷雾扑朔迷离。结果到了最后——一个都没有解开!

简直当空一口凌霄血。

为什么奇珍异草灵丹妙药和绝世美女一样满地跑不要钱?为什么反派连作死和便当的台词和姿势都千篇一律?

那好几个惊鸿一瞥的妹子说好要收入后宫的结果人呢……好吧这个姑且略过——那好几桩惨案的凶手到底是谁?那一大堆名号响当当说得牛逼无比的角色到底是用来干嘛的,为什么到最后都没见到拉着溜出来瞧瞧?!

向天哥,飞机哥,菊苣,咱能打个商量,填!坑!好!么!

沈垣觉得他简直能给气活过来。

无尽的黑暗中,一个机械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

【激活码:“傻逼作者傻逼文”。自动触发系统。】

“阁下哪位?”说话腔调跟谷歌翻译似的。

沈垣望了望四周,他像是漂浮在一个虚拟空间里,伸手不见五指,那个声音无处不在:

【欢迎贵方进入系统。本系统本着“youcanyouup,nocannoBB”的开发理念,希望为您提供最佳体验。衷心希望体验过程中,贵方能得偿所愿,将一篇傻逼文按照您的意愿,改造成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经典之作。祝您愉快。】

眩晕之中,有个男子的声音在他耳边轻问:“……师弟?师弟你可听得见我说话?”

沈垣一个激灵,定了心神,强撑开上下打架的眼皮,眼前景象仿佛千花万叶飞旋,好一会儿才重重叠叠合到了一处,渐渐清明起来。

他躺在一张床上。

往上看,是白纱曼曼,四角挂着精巧香囊的床顶。

往下看,自己一袭白衣,古香古色,一柄纸扇斜倚枕边。

往左看,一名身着玄端的俊雅青年坐于床侧,正关切地望过来;

沈垣闭上眼睛,蓦地伸手摸了那柄折扇,刷的展扇而开,簌簌摇动,扇去一头滚滚而下的冷汗。

那青年目光中喜色闪动,温声问道:“师弟可算醒了,身体可还有不适的地方?”

沈垣矜持地道:“不妨事。”

信息量略有些大,他稀里糊涂想坐起身来。那青年见状,忙伸手扶他的背,让他靠在床头。

终点的穿越重生文看多了,沈垣早下定决心,如果有朝一日一觉醒来发现躺的地方不对劲,在搞不清楚情况之前,绝对不要乐呵呵傻笑着说出“这是在拍电视剧吗?道具好逼真,你们剧组真给力!”这种疑似弱智寻求安全感的话。他只管装作刚刚醒来、神情恍惚:“我……这是在哪儿?”

那青年一愣,道:“你睡糊涂了?这里是你的清静峰啊。”

沈垣心里一惊,继续作欲晕状:“我……为何会昏睡这么久?”

那青年道:“我还没问你呢。好端端的怎么发了一场高热?我知道,仙盟大会为期将近,你教导徒儿,求成心切。可以如今我们苍穹山的根基和名望,纵使这次不遣一人参会,也未必有人敢质疑,又何必在意那些虚名。”

沈垣越听越不对劲。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不对,这设定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接下来,那男子语重心长的一句,终于坐实了他的怀疑。

“清秋师弟,你在听师兄说话吗?”

这时,“叮”的一声,梦境中那个谷歌翻译般机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系统激活成功!绑定角色,洛冰河之师,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武器,修雅剑。原始B格:100。】

“靠靠靠你什么玩意儿?怎么像是直接在我脑子里说话?这样抄袭《狂傲仙魔途》的设定向天打飞机他知道吗?!”

沈垣当然没说出来,可那个声音很快做出了回应。

【贵方触动系统执行指令,已与账号‘沈清秋’绑定。】

【随着剧情的展开,将有多项指数逐渐开启,请保证每一项指数不可低于0。否则系统将自动给予惩罚。】

打住。够了。沈垣确定了。中奖了,他重生了!

重生到一本自己刚读完还嫌弃过的暗黑系种马小说,而且自带一个什么鬼系统。作为新世纪终点文学网一名VIP老读者,常年经历各路读档重来或夺舍重生YY文的洗礼,沈清秋本来可以愉快地迅速接受这个事实的。但好死不死,他借的壳子是男主那位人渣反派师尊沈清秋。这就……呃,情况有点复杂了。

旁边这位看上去很好说话的仁兄,就是苍穹山派的现任掌门,沈清秋他师兄“玄肃剑”岳清源。卧槽。

沈垣专门针对岳清源卧槽了一下,是有重大原因的——原作中,岳清源可是被他的好师弟沈清秋害死的好吗!

死的不要太惨啊。

万箭穿身尸骨无存!

而此刻,这张被害人的脸正对着他这个“凶手”嘘寒问暖,压力好大。

不过现在看,剧情显然没有进展到那一步。岳清源还好端端的,说明这时沈清秋还没被扒下伪君子的皮,也没身败名裂。

岳清源就是个老好人,没啥可怕的。虽然苦逼了点,但沈垣看书时还挺喜欢这个角色。他稍稍放心的同时,一行文字诡异地浮上脑海。

【……黑黝黝的房间里,从房梁上垂下来一根铁索。铁索的末端吊着一个圆环。圆环扣着一个人的腰。如果那还能算是‘人’的话。这个‘人’蓬头垢面,犹如疯子。最可怕的是,他的四肢全都被切断了。肩膀和大腿,只有四个光秃秃的肉球。碰一碰,他就会发出喑哑的‘啊啊’声。他的舌头也被人生生拔去,所以说不出完整的词句。】

↑《狂傲仙魔途》精选段落之沈清秋结局。

沈垣,啊不,沈清秋低头扶额。

他哪里还有那个资格感慨别人死得惨,死得最惨的就是他好么!

万万不可铸成大错!

要在错误发生之前就掐灭苗头√

从现在开始起狂抱男主大腿√

要做一个殷殷切切温柔教导的良师益友,对他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刚冒出这个念头,沈清秋脑海里突兀地炸起一长串警报音,仿佛一百辆警车载着一百头神兽尖鸣着呼啸而过,吵得他浑身一震,痛苦地捂住了脑袋。

岳清源担忧道:“师弟,你还头疼?”

沈清秋咬牙不答。系统尖锐地提醒:【警告。贵方刚才的意图十分危险。属于违规行为,请不要尝试,否则系统会自动给予惩罚。】

“违规在哪里?”

【贵方现在处于初始等级,OOC功能冻结。需要完成初级阶段任务之后才能够解冻。在解冻之前,做出任何违反原‘沈清秋’角色设定的举动,都会扣掉一定的B格。】

作为一个半宅人士,沈清秋以前偶尔会看一些同人本子,你懂的,他当然知道OOC什么意思。

outofcharacter的全文缩写,字面意思,指角色崩坏,不符合原作人物性格。

“……就是说,在那什么功能解冻之前,我的行为举止,都不能超出‘沈清秋’会做的范畴?”

【正确理解。】

这都直接让他重生顶替沈清秋的壳子上了,还在乎什么OOC这种细节啊?

沈清秋又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指数不能低于0,如果低于0的话会怎么样?”

【贵方将被自动遣送回原来的世界。】

原来的世界?可是在原来的世界,沈垣的肉身已经死了啊。

也就是说,如果那什么B格被扣光,等待着他的,就是:死亡。

那我对男主不理不睬,不作为,总可以了吧?

他抬起头来,扫了一圈,并没在侍奉一旁的弟子里看到符合洛冰河形象的人。他佯装漫不经心道:“洛冰河在哪儿?”

岳清源顿了一顿,目光怪异地看着他。

沈清秋不动声色,却窃喜不已。难道时间不对头,男主还没拜师入苍穹山门下?

岳清源说:“师弟你不要生气了。”

沈清秋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岳清源叹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他。可那孩子已经足够努力,也并没有犯什么大错,你就别再则罚他了吧。”

沈清秋听得嘴唇发干,舔了舔,道:“……你直说吧,他在哪儿?”

岳清源默然片刻,说:“你吊着打完他之后,不是一向都关到柴房去的吗?”

沈清秋两眼一黑。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