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炮灰挡道

[3]炮灰挡道

沈清秋是一个很能随遇而安的人。

既然户口已经迁移到《狂傲仙魔途》里,而且原来的世界里的他已经翘辫子了,不如就在这里得过且过着吧。

来到一个修真的世界,平白得了一身还算不赖的功法和剑术,又是出身名门正派。他想出风头就能随时出风头,想缩头就能缩在苍穹山派清静峰上缩着头不问世事。有什么不好的。

无非就是找妹子稍微有点困难。

这种YY种马小说,但凡一个妹子,长得不磕碜,必然是男主的囊中之物。大家都懂的。

不过沈清秋要求真的不高,在这边混吃等死,颐养天年,他就心满意足了。反正跟他前生过的日子也没啥差别。

但是,只要有洛冰河在,他别说出风头了,只要他还留在这片原作者构造出的大陆上,就算隐居到再世外桃源的地方,洛冰河称霸以后,也有本事把他揪出来削成人棍。

“我不是不想抱男主大腿,可是谁让这男主他妈的是暗黑系。有仇必报千倍奉还的类型啊!”

日常地喷了一通向天打飞机菊苣后,沈清秋迅速定下了目标:总之,先熟悉环境,尽量多跟系统打交道,勤恳提升业绩,B格创收,尽快解冻OOC系统。如果见势不好,势必得另寻出路。

苍穹十二峰,如同十二把天地锻造的巨剑,险峻雄奇,直冲云霄。

沈清秋的根据地清静峰不算最高,却是最清幽,绿浓荫雅,处处修竹。再加上沈清秋的弟子基本上每个人都要学点琴棋书画之类的东西,时不时就能飘来朗朗书声,幽咽琴音,实乃古代文艺青年的上佳去处,完美地符合原著沈清秋这个装B份子的需求。

路遇几个弟子恭恭敬敬地向沈清秋问好,他琢磨着原装货的那个劲儿,一脸高冷,微微颔首,只管负手前行,倒也应付过去了,只在心里头疼今后该怎么把书中名字和这些晃来晃去的人脸对上号。

不过这不是沈清秋要解决的当务之急。他要自保,首先就要把原装货那一身功力和剑法都拾掇回来。

如果没记错,在洛冰河黑化之前,苍穹山派还会经历几次大的事变,什么魔族分子挑衅啦仙盟大会啦,都少不得要他周旋。若他只穿了个壳子,没有修为傍身,不要说走剧情,用不着主角出马,随便来个小妖小怪都能把他搞死!

沈清秋独自步入林中深处,确认四周无人,才把腰悬的佩剑取下,左手握剑鞘,右手持剑柄,缓缓拔出。

修雅剑是沈清秋年少成名时就佩在身边的,也算赫赫有名。剑光雪白清亮而不刺眼,绝对的上上之品。往武器中灌入自身灵气,剑身就会微微发光。沈清秋正在想“灌入灵气”到底是个怎么的操作方式,就见手中长剑白莹莹的闪了起来。

看来,原主的修为和武技也会一并继承。不需要刻意记忆,就自觉融会贯通了。沈清秋想看看威力如何,随手一划。

谁知道这一划可吓死人,剑光炫目,仿佛瞬间一道闪电从他掌中释放,闪得他闭目保护钛合金狗眼,再睁开时,就看见地面也跟雷劈了似的被砍出一条深沟。

“卧槽……!!!”

沈清秋面无表情,心中却爽度爆表。

霸气侧漏!不愧为独占一峰的宗师级人物。有了这一身修为,他再勤修苦炼二十年,说不定到日后万不得已、非要和挂逼洛冰河对峙之时,也能混个落荒而逃!

是的。但求能落荒而逃就好!

他还想再练练手,却听到一阵细微的踏碎枯枝的声音。

其实那声音离得很远,可他现在五感清敏,想不觉察都难。沈清秋看了看地上那道深沟,把剑噌的收入鞘中,将身形隐入绿叶掩映的更深处。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来人不止一个。果然,片刻之后,首先出现的是洛冰河那张仿佛自带柔光加高亮的脸,而率先响起来的却是一个清脆娇嫩的少女声音。

“阿洛阿洛,你看,这里地上好大一条沟!”

听到这个称呼,沈清秋躲在暗处,差点没脚底打个趔趄。

系统简介道:【沈清秋最小的女弟子,宁婴婴。】

沈清秋:“您这介绍有用吗?谁不知道,会这么叫洛冰河的不就那一个!”

跟在洛冰河身后的俏丽少女身影转了出来,看上去比洛冰河还要小一点儿,玉雪可爱,橙色缎带扎着一束一束的辫子,一跑一跳,一派天真烂漫。正是标准的每本修真小说里都要有的一个可爱小师妹形象。

而这个小师妹,让沈清秋有点情绪复杂。

这是因为他对宁婴婴图谋不轨。啊不,应该是原作的沈清秋对宁婴婴图谋不轨。

沈清秋设定是暗搓搓的伪君子。既然表面上清心寡欲洁身自爱,那么内心就一定要淫邪无耻下流卑鄙。身为师长,却对乖巧活泼的小徒儿怀着龌龊的心思。三番两次意图下手,还差点得手。

敢染指主角的女人,结果可想而知!

沈清秋当初看书的时候还有点奇怪,洛冰河怎么没顺便把他给阉了?这完全不符合冰哥的邪魅作风!于是他到读者评论区,跟着大部队刷了一栋“求阉沈清秋!不阉弃文!”的高楼。如今忆来,细思恐极。当初要是呼吁成功了……他现在就一定得剁了当初顶贴刷楼的那只手!

洛冰河看了一眼,只是可有可无地笑了笑。宁婴婴却想缠着他,没话找话:“阿洛,你说,是哪位师兄在此修炼剑芒呢?”

洛冰河倒提一柄斧头,开始砍一棵树,答道:“清静峰上有此修为的,恐怕只有师尊。”

他只说了一句,再没理她,自顾自手起斧落,老老实实砍树。

这些树并不细弱,斧头却半锈不锈的,这时的洛冰河毕竟只有十四岁,砍起来十分吃力,不一会儿就出了一头汗。宁婴婴坐在一棵横地的老树干上,托腮看他,一会儿又无聊了,撒娇道:“阿洛阿洛,你陪我玩嘛!”

洛冰河连汗都顾不上擦,继续抡斧头,道:“不行。师兄交待,今日的柴火砍完之后还要去挑水。快些砍完,还能腾一些打坐时间。”

宁婴婴嘟嘴道:“师兄他们真不好!总是支使你干这干那的,我看就是故意欺负你。哼,我回头跟师尊说去,保准让他们再也不敢这样。”

沈清秋本来当自己在狂傲仙魔途的真人版拍摄现场打酱油,欣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节,一听登时大惊失色。

不不不你可千万别来跟我说啊!我该怎么办啊!我不能OOC的,到底教训哪边才好啊!

这时候的小洛冰河饱尝人间疾苦,却还有着一颗白莲花般的心。他对宁婴婴摇头道:“千万不要。我不想让师尊为这些小事为难。师兄他们也并无恶意,只是看我年纪小,想多给我一些历练机会。”

刹那间,沈清秋仿佛看到了他身后的万丈光芒,忍不住倒退三步——根本无法直视境界如此之高、觉悟如此之深的男主!

在宁婴婴的叽叽喳喳中,洛冰河砍到了足够数目的柴枝,把斧子放好,随便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盘足闭目开始打坐。

沈清秋心内长叹一声。

其实,主角的挂逼属性在前期的苦情戏部分里就有苗头了。明帆给他的修行入门心法是假的。越是照着修习,应该越是狗屁不通。可洛冰河仗着自己绝世的天资和潜伏在体内的一半魔族血统,硬是歪打正着,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路子……简直太不科学!

唏嘘间,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沈清秋一听就知道不好,要坏事了。

明帆带领几个低级的弟子转了出来,一见宁婴婴,喜气洋洋就要上来拉她的手:“小师妹!小师妹我可找着你了。你怎么一声不响跑到这么个地方来。后山这么大,万一蹦出猛兽毒蛇怎么办。师兄有好玩儿的东西给你看。”

他自然看到了默默打坐的洛冰河,直接当成空气无视掉了。洛冰河却很懂礼貌,睁眼叫了一声师兄。

宁婴婴咯咯笑道:“我才不怕毒蛇猛兽呢。再说了这不有阿洛陪着我吗?”

明帆斜眼一扫洛冰河,哼了一声。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