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56603) 文娱从心动开始 [214]第211章 关于两家工作室未来结构这件小事(接上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14]第211章 关于两家工作室未来结构这件小事(接上章)

[214]第211章 关于两家工作室未来结构这件小事(接上章)

关于‘米汤工作室’新品牌的命名,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我有个建议,你应该重新梳理一下工作室未来的结构。”

唐粟建议道:“在创新领域,那肯定是客制化工作室走在前沿,但在盈利方面,则是以‘荣耀科技’为核心,这两边孰轻孰重,应该尽早做好安排,免得以后起冲突。”

“好像是这个道理。”

苏糖想了想,点点头,然后询问:“那您有什么高见呢?”

“咳咳,不用这么客气。”

唐粟受宠若惊的摆摆手,然后说道:“高见是没有的,就是有一点个人的想法,如果让我来做安排的话,我会成立一个新公司,然后用新公司同时收购‘米汤客制化’和‘荣耀科技’,将这两个全部拆解成旗下工作室的存在形式。

也就是说,拿掉他们在很多事情上的决定权,使双方在公司内部的定位和权重都是平等的,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用公司的名义,来随意调配双方的资源,我可以把‘米汤’的部分技术拿给‘荣耀’,也可以把‘荣耀’的盈利转移给‘米汤’。

因为双方都不是单独存在的形式,因为他们都是新公司的一部分,所以,双方就不会存在任何冲突。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那就注定会由一方成为另一方的附属品,按照我对你的理解,你多半会让量产品牌成为客制化品牌的附属品,成为客制化品牌输血的工具……

可这样一来,这个量产品牌就会迅速失去活力,无法凝聚出属于自己的品牌和核心竞争力,也就没有跟量产巨头们争锋的资格。”

“这个嘛……”

苏糖皱起眉头,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摇摇头。

“呃。”

唐粟一怔,以为她不同意这种做法,想了想,就收回自己的建议:“我也就是随便提个不成熟的建议而已,你不用太当真的,工作室是属于你自己的,按照你的方式去经营就好,唔……总之啊,开心最重要。”

也难怪周华宇说唐粟这个人外热内冷呢。

跟那些拼着吵架也要劝朋友的好心人不同,唐粟与任何人相处的时候,原则都只有一个:和气、不吵架。

如果双方有不同意见的话,那他的态度就是:你说的都对。

唐粟不会去跟别人争辩与自己毫无利益相关的事情,他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劝人的前提是对方肯听劝,如果不听劝的话,就千万不要劝,最好是放弃自己的强硬态度,主动去附和对方,表达一种“我就是随便说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你说的好像没毛病,我完全不反对”的态度。

这样一来——

首先,在避免吵架的情况下,能保住双方的友谊。

其次,主动放弃自己的强硬态度,如此一来,在对方失败的时候,自己也可以出面安慰,而不会让对方产生一种‘他在嘲笑我’的极端想法。

这并不是什么很幼稚、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事情。

在生活中,很多人在因为意见不同而产生争执、在朋友执意做某件事最终因为一意孤行而撞的头破血流的时候,在这种时刻,他所做的并不是安慰朋友,而是表达一种‘我之前就说这样不行的,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的态度,自己是爽了,可朋友呢?

本就如受伤的孤狼一样敏感的朋友,这种时候多半不会觉得你是在安慰他,而是会觉得你在嘲笑他,你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没当场撕破脸就已经是很大气了,指望朋友感激?不存在的。

唐粟一直认为,这种做法其实是不太好的,尽管这个劝朋友的人,真的是出于好心。

好心不一定能得到好的回报。

唯有在适当的套路之下,才能见得到真诚。

不得不说,这很现实,也有点讽刺。

唐粟此刻的态度就是——

自己的建议是给出来了,但如果苏糖不听的话,那他也不会再劝说下去,而是会以最快的速度承认自己可能是错的,以此缓和双方因态度不同而产生的碰撞。

至于说,苏糖因为坚持己见、一意孤行而导致出现的错误和损失怎么办?

唔,吃一堑长一智吧,多吃点亏,以后就有经验了。

当然——

唐粟之所以表现出这种态度,也并非是因为他太冷漠,眼睁睁看着朋友朝着错误的方向走,而不伸出援手,也不拉对方一把。

还有另一个原因:

唐粟并不确定对方就一定是错的,说不定错的人是自己呢?

天才的路,总是跟普通人有所不同,普通人站在自己的思维角度,永远都无法理解天才。

在天才成功之前,做的所有‘荒唐’的事情,都必然迎来大众的冷嘲热讽,可如果天才成功的话,所有的嘲讽都会消失不见,他所做的所有‘荒唐’的事情,都会变成宛如先知一般的神预言。

人性大致如此。

人们擅长对‘异想天开’的普通人,用居高临下、冷嘲热讽的方式灌输自己的观点,说的头头是道。

可当面对权威大佬时,哪怕那些大佬说话再怎么离谱,人们也总会用很多自圆其说的方式,来赞扬大佬的观点,并因自己与大佬‘想到一块儿去’而感到沾沾自喜。

唐粟可不愿做这样的人——

他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是对的,也没有办法证明对方就一定是错的,所以,他选择让时间来验证这一切。

这并不算冷漠,只能算是冷静思考后所得出的最优解。

至于说如果真失败了会怎么样?

唔,其实也不会怎么样。

一来,苏糖出身于宛如豪门的家庭,对于那种连一千万都能拿出来给孩子玩,因为孩子想当歌手,就投资成为某一线娱乐公司的股东……的家庭而言,苏糖现在做的这些事情,真的就只能是小打小闹,成功和失败,都不值得在战略层面有所看重。

二来,唐粟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对于‘西米工作室’转型制作游戏这件事,他的态度看似有些懒散咸鱼,但事实上,他之所以能这么懒散,完全是因为提前把很多事情都计算清楚,心里有了把握之后才会这样做,并不是说他对工作室不上心,或是他的奋斗态度有问题。

苏糖如果真失败了,那也没什么,无非是两个人一起继续奋斗下去而已。

自己能给她提供更多、更好的键盘设计思路,让她重振旗鼓、再度扬帆起航。

自己如果以后做游戏顺利的话,一定把所有的PC游戏的周边键盘合作都交给她,筹备游戏比赛,一律选择她的键盘作为官方制定,把最大的那块广告位留给她,把冠军的联名款交给她做……

如果她要跟作家圈子合作,而财务自由的知名作家们又没兴趣合作的话,那……自己只能被迫拿起她精心准备的新键盘,然后‘滴答滴答’的写出稿子,震惊文学圈,然后给她代言键盘,一声令下,十万作者大军……咳咳咳,夸张了,夸张了。

至于为什么是‘滴答滴答’而不是‘噼里啪啦’,那是因为他非常喜欢客制化的那种清脆、圆润、饱满的雨滴声。

当然,不是所有的客制化都是如此。

不管是什么小众圈子,都肯定会有一些专门用来坑小白的垃圾玩意儿……

咳咳——

想多了想多了,兴许是昨夜没睡好,总会朝着莫名其妙的方向胡思乱想。

唐粟摇摇头,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对面的小酥糖:“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他没听清,因为他在胡思乱想,他在找理由欺骗自己不要多管闲事儿。

说实话,这有点难。

换做别人的话,他是真的懒得多管闲事儿,甚至连交朋友都充满套路的痕迹(当然,很隐晦)。

但可惜,小酥糖不是别人,她是自己希望一直开心下去的阳光少女,希望她的笑容,能永远这么单纯开朗,永远那么的……不含一丝杂质。

……

“我刚才说,你可能是误会了点什么。”

苏糖迟疑了下,小声说道:“我的意思不是不赞同你的建议,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至少前半段是这样,后面的……说实话,我没听懂,你能再给我讲讲吗?”

说着,她想到了什么,又连忙补充道:“其实我很聪明的,真的,我就是没接触过这些东西,所以就显得有点蠢……呸,有点小白,但我学习速度很快的。”

她似乎生怕唐粟会不耐烦,会因为她连这种简单的事情都理解不好,所以失去跟她交流的兴致。

唐粟:“……”

看着对方充满求知欲的眼神,唐粟沉默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傻,就因为小姑娘没听懂摇了摇头,就害的他做了接近两千字的心理描述。

正当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说服自己不要多管闲事、又有点不忍心不多管闲事的时候,小姑娘告诉他:她不是不赞同,只是没听懂。

这就……

果然啊,人就应该像小酥糖一样简单、单纯、纯粹。

天天整那些乱七八糟的套路有啥意思啊。

形成固定思维模式的套路,就像是除了‘装逼打脸水字数’啥也不会的网络小说(某些/套路重复性很高/没什么趣味性的),刚开始还觉得特有意思,但新鲜感一过,就觉得想吐。

“喂,你怎么不说话?”

苏糖皱起眉头,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

“哦,我就是突然觉得自己的一些构想还不太成熟,为了避免给你造成错误的判断,所以就暂时不多说了。”

唐粟回过神来,想了想,正色说道:“如果你需要这方面的知识,我下午找几个比较擅长这方面的朋友一起讨论讨论,然后整理成文档再交给你,到时候你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随时问我。”

“这样可以吗?”

苏糖眼睛一亮,随后有点迟疑:“会影响你的工作吗?”

“不会,只是顺便的事情而已。”

唐粟笑着摇摇头:“其实也不光是为了帮你,我自己的工作室那边,接下来或许也会面临类似的困境,就像是我们之前讨论过的,游戏的几种不同的盈利模式、手游和端游、主机游戏的制作区别……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后,我也肯定要为这些事情多费心思,现在提前了解一下,也很好。”

“唔……总之还是谢谢。”

苏糖真诚道谢,并且还有点感动。

她觉得,唐粟这么说只是想减轻她的顾虑而已,是关心她的表现,所以就有些感动,唔……这种桥段在那些沙雕偶像剧里也经常会出现来着,男主角明明很关心女主,却非要表现的很高冷,明明是花费很大代价做到的事情,却偏偏要表现的很随意,好像自己只是顺手而已,明明心里很在意女主,却不想让女主知道自己在关心她,甚至故意表现的很嫌弃……

咦?

苏糖突然觉得,唐粟好像就是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哎。

明明很关心她,却总是一副很嫌弃的样子,尤其是每次一起逛超市什么的,一边纵容她买好多好吃的,一边又一脸嫌弃的说她真能吃,还有之前感冒……

想想就好开心呢。

成为偶像剧里的女主,一直都是苏糖的梦想,只是她自己都没想到,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实现梦想。

……

没在‘米汤’这边逗留太久,在差不多两点钟的时候,唐粟就开车回到自家工作室了,然后,他一过来,就给张宇宁交代了一个任务。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以后工作室如果同时制作内购制、买断制的游戏,甚至是同时制作手游和端游的话,一定会在资源上起到冲突,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出现,我想,我们应该提前做一下构思,如果‘西米’将来确定要转型成为游戏公司的话,最好是直接确定好公司内部结构的设计方式,你觉得呢?”

唐粟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

张宇宁愣了愣,看向唐粟的目光有些奇怪:“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感觉有点奇奇怪怪。”

他很纳闷,正常情况下,唐粟不应该这么积极才对。

“我可能是被打击到了吧。”

唐粟想了想,故意露出复杂的眼神,感慨道:“我突然觉得,如果我事业未成的话,恐怕很难跟女嘉宾在一起,所以,为了以后的幸福,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好好努力,绝对不当咸鱼了。”

他当然不会告诉张宇宁,自己之所以拉着他商讨这种事情,完全是因为苏糖的‘米汤工作室’很快就会出现这种问题。

如果告诉对方的话,这家伙一定会狠狠的嘲讽他一顿,然后扬长而去,才不会帮他想办法呢。

不是唐粟非要把人心想的这么坏,而是……

他觉得吧,让一个单身狗来帮另一个单身狗摆脱‘贵族’身份,对于这个单身狗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张宇宁可没有舒窈学姐这么大度,这家伙肯定不乐意。

所以——

只要增加一层善意的谎言了。

当然,也不完全算是谎言,因为这种事情,‘西米工作室’也迟早会遇到,只不过自己这边比较慢,而苏糖那边比较快而已。

就当是,提前做个练习了。

嗯,没毛病。

文娱从心动开始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