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3451) 夫君的金手指 [211]第二百十一章 路见不平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11]第二百十一章 路见不平

[211]第二百十一章 路见不平

苏木拖着林一诺来到聚集的人群外,后者对凑热闹并不感兴趣,且不喜欢这种摩肩接踵的场合。苏木也不勉强他,自己推开人群挤了进去。

人群的中央是一个被绑在木桩上的狼狈的天竺少女,瞧着最多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还带着浓浓的稚气。围观的人,情绪都很激动,嘴里嗷嗷叫着,有些人手里还拿着土疙瘩,一副下一秒就会向女孩丢去的模样。

苏木环目一扫,微微皱了皱眉。

不过他听不懂此地的话语,也不知道那天竺少女是犯了什么事,自然不会随便多管闲事,只是围观的心思淡了许多。

正要挤出人群,耳朵里忽然传来鄮县话。他精神一震,四处寻了下,最后在围观人群的东北角看到了两个穿胡服的唐人。

异国他乡遇到真正的老乡啊,苏木不由有些激动!

他正要朝着那两人走过去,忽然又停了下来。想到林一诺之前说的话,他猜测这几个人可能是林阀二房的人。

于是他索性站定了,凝神去听那两人的对话。

只听留着山羊胡的那人道:“不是说要脱衣鞭打吗?这衣服还穿得好好的啊。”

另一个略微低沉的男声道:“文博兄,莫急,再过会开始行刑了,你就能看到你想看的。”

林文博不耐烦地说道:“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去?这里的人做事真是磨叽。”

顿了顿又猥琐地笑了起来,用胳膊撞了一把身边的人,说道:“哎,子明兄,这女的犯了什么罪?要被公开行这种刑?”

“听说是回家的路上被暴徒强了,未婚夫家退婚了,娘家因此赔了不少礼金,所以现在要惩罚她。”

林文博顿时咋舌道:“娘家人下这种处罚?不怕没脸吗?”

“谁让天竺人就是这般蛮化。”

此时场中央少女的外衫被一中年男子一把扯下,露出大片细腻的蜜棕色的肌肤。随即中年男子一鞭子甩了下来,围观的人也纷纷扔出了自己手中的土疙瘩,少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吟。

她紧紧闭着眼睛,侧着头,可见羞辱的眼泪顺着眼角滚滚落下,混入黄泥地中,溅起一片尘埃。

围观人群顿时爆发出震天的叫好声,苏木已经从两个鄮县老乡的对话中听明白了原委,早就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窍了。

他正要出手时,却不想有人比他更快。

一件丝绸男装从天而降,遮住了少女的身体。似乎感受到了身上的异样,少女睁开了眼睛,望向了从天而降的男子。

所有人均大吃了一惊,因为谁都没有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

整个营救的过程是空白的,只有被松绑了的少女、断成数段的鞭子、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的中年汉子是实实在在的。

这一切都在向围观的人无声诉说着刚才霎那间发生的事情。

林文博和杨子明倒抽了一口冷气,异口同声地喊:“是他!?”

“嘶!是三郎君!”

“他他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木向着两人看了一眼,已经确认了那两人的身份。他不由暗想这地儿可真是小,刚刚还说起林阀大房的人呢,这就遇到了。

抢在苏木前头拔刀相助的人,不是林一诺又是谁?

林一诺其实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如果这个少女是被砍头、或者直接鞭打,他只会无动于衷地站在一旁,并不会上前。

但场中央的一幕超出了他的底线,他不能接受在他眼前上演污浊的一幕。说起来,这都不算是为了救人,只是因为自己不爽而已。

围观的人张着嘴叽里哇啦不断地吐着话,更有一个中年妇女满脸狰狞地冲了出来,向着林一诺扑了上去。

林一诺微皱了眉,伸手提着少女,足尖一点,人就飞了出去,踏着人群飞到了最外围。

中年妇女扑了个空,一下子没收住力,摔了个狗啃屎。她嘴里骂骂咧咧不停,狼狈地爬起来还想追,猛然发现在她摔倒之地的旁边,有一枚金币在太阳下闪着光。

她一把捡起来塞进鼓胀的胸前,在围观的人都没反应过来前,就拖着倒地的中年汉子往外走。

苏木快速跟上了林一诺,一把拉住他低声道:“跟我来。”

三个人瞬间提速,甩开了这片人群,来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苏木二话不说将两人都带进了空间。

因为之前就已经被林一诺的轻功带着转得晕头转向了,此时乍然出现在空间竹林里,天竺少女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所处的地方已经是另一个空间了,她还以为他们只是逃进了一片陌生的竹林里。

虽然她从来没有在城里见过这片竹林,但这不重要,她去过的地方本就不多。

一进空间,林一诺就松开了天竺少女。少女慌忙跪了下来,向林一诺和苏木行了一个大礼。

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眼睛里满是激动,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但很可惜林、苏二人听不懂她说的话。

苏木耸了耸肩道:“我们是东土大唐的人,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林一诺以刀鞘一提天竺少女的胳膊,她就被迫站了起来,再也跪不下去了。

只听他对苏木道:“我们走吧。”

苏木低声在林一诺的耳旁道:“林少,想不到你也会管这种闲事,怎么,看上人家姑娘了?”

林一诺没好气道:“我只是不想看到这种事情而已。”

两人径自走在前面,也不招呼那天竺少女。少女虽然听不懂两人说的话,但见他们走了,自然是紧紧跟上。

她已经被之前的事吓破了胆,再也不想回那毫无温度的家了。她不知道该去往哪里,只好跟着两个好心人。

苏木用余光瞥到了她的身影,对林一诺小声道:“看来她是不想着要回家了在,既然是她自己跟上来的,我就留她在空间里了,你说呢?”

林一诺淡淡道:“才把她从狗窝救了出来,自然没想过让她回去。你放心,她的卖身钱我已给了。”

苏木撇嘴道:“我看到了,你可真大方,对这种人都舍得抛一枚金币。你知道这女孩为什么被打吗?打她的人又是谁吗?”

林一诺看着他道:“看来苏少是知道了?”

苏木点头道:“我刚刚看到了你们林阀大房的人,他们聊天时我听到的。”

林一诺“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苏木挑眉:“你怎么不问问我?”

林一诺洒然道:“反正不问你也会说,不是吗?”

苏木忍着笑道:“不错,你果然很了解我。”说完就将刚刚怎么发现的两人身份,又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了什么消息都告知了林一诺。

林一诺听完后皱眉道:“真是个野蛮之地。”

苏木赞同道:“谁说不是呢!生活在这里的女人真可怜,不仅要被外人欺负,还要被亲人羞辱。”

站在竹林阵出口,林一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我要先一步回房换衣了,安顿这天竺少女的事就交给你了。”

苏木伸出手想拦,林一诺已经运起轻功飘远了。

苏木望着他消失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他站定在原处,向着跟在后面的天竺少女招了招手:“过来,带你去个地方。”

少女虽然听不懂苏木的话,但这个手势的意思还是很明白的。她在原地犹豫了一下,就拉紧了身上的衣袍朝着苏木走来。

苏木也不跟她多说什么,反正说了也是白说,只带着她笔直往纺织厂走去。

偌大的厂房里,摆了有几十台黄道婆织布机,大部分都空着,十六个埃及女子一人一台,正在里面忙着织棉布。

看到苏木出现在门口,众女不由惊讶地叫了一声,纷纷打起了招呼,只是手中的活却不停。

苏木带着天竺少女来到洁拉丝·科普兰德的跟前,说道:“这位姑娘以后也跟着你们一起学织布,以后就由你负责安排她。哦,对了,她既不会说我们汉语也不会你们的拉丁语,一开始你们的沟通可能会比较困难,你要辛苦些了。我会给你涨工钱。”

洁拉丝·科普兰德忙停下手中的活计站了起来,探头看了看苏木身后披着一件林一诺外袍的少女,心里十分好奇,问道:“她叫什么名字?她不是埃及人吗?”

苏木道:“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反正跟你不是来自一个地方。”

又交待了几句,他便退出了纺织厂,而本来要跟上来的天竺少女则被洁拉丝·科普兰德拉住了。

天竺少女看看远去的苏木,又看看洁拉丝·科普兰德和正在忙碌中的其他众女,一直绷着的心松了下来。

这里,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地方呢,只瞧这些女人身上华丽的衣裳和油光水滑的头发便知了。她能留在这里吗?只要能给她一口饭吃,她就不想再回那个恐怖的家庭了。

……

……

苏木和换好衣服的林一诺重新汇合后,一起出了空间。

苏木道:“我们去喊个谢家的人来当翻译吧,要不然走在路上跟聋子似的。”

林一诺也不反对:“也行。”

两人往酒楼走时,忽然瞧见一旁的路边有两片白白的肉和一坨土黄的东西……哎呀,画面太美不敢看。

林一诺大皱着眉头飞开三丈远,一脸晦气。

苏木亦是大为感叹道:“真的服了天竺人,这是没有更衣室吗?大街旁就随地拉了起来。”

林一诺忍不住道:“快别提了。”

苏木撇嘴道:“真是可怕的卫生习惯。”

林一诺科普道:“如果历史的进程不变的话,千年后,天竺都仍然是一个只有露天更衣室的国度。”

苏木不可想象道:“千年后都还是露天的?”

林一诺耸了耸肩,一副你太大惊小怪的模样。

“哎。”苏木叹了口气,回想了下这一路从大唐到美洲再到欧洲和非洲,路过的所有地方,似乎就没有讲卫生的。比起异国的这些骚操作,他们大唐只不过是驴马粪多一些,似乎也不算什么事了。

很快,两人回到酒楼,说明了想去采购的意思,谢永安闻言自告奋勇道:“那我来给小公爷和苏爵爷引路吧。”

两人当然没有什么不同意的,这次出门,青衣和其他几位林阀刀客也跟了上来,说道:“郎君,此间租房已经办妥,我们一起跟着你们吧。”

“好。”

出门带一群跟班,这是豪门郎君的标配,林一诺自然也不会排斥。他将自己的玉箫和刀扔给青衣,后者恭敬地捧着。

有一位刀客也想上前替苏木拿剑,被他拒绝了。他又不像林一诺一般爱享受,拿着剑走路多有豪侠气啊。

……

……

这次有了谢永安的带路,众人很快来到一处集市,里面卖的商品琳琅满目。

谢永安走上一个摊位,买了一串黄色的弯条形果实过来,掰下两根分别递给苏木和林一诺道:“两位爷尝尝看,这是当地的甘蕉,软烂如绿柿,味似蒲萄,甜而脆,比我们岭南种出来的甘蕉要美味许多。”

林一诺拨开手里的甘蕉咬了一口道:“唔,确实不错。”

苏木还是第一次吃到这种水果,一时很是新奇,说道:“我上次去岭南并没有吃到这种果子啊。”

林一诺道:“甘蕉是前朝汉军占领安南后带回来的奇花异草中的一种,因气候不合适,现在的长安城内外基本见不到这种水果,只在岭南有少部分种植,但也不受欢迎。”

苏木道:“不受欢迎的大概率原因是因为没好好研究种植方法吧,这里的甘蕉味道就很不错啊。”

吃完甘蕉,苏木对谢永安道:“刚刚这水果我挺感兴趣的,你带我去买一些树种回来,我要带回去。”

谢永安忙不迭地答应了,带着苏木去一通采购。几天下来,不仅买了甘蕉树,还买了苏木心心念念的胡椒种子。

胡椒种子可不好买,市面上多数都是晒干后的黑胡椒,根本没有种子可卖,更别提胡椒苗。这东西可是当地人重要的经济来源,怎么可能轻易卖给外人?还是谢永安动用了当地人的关系,辗转在一个农户家里偷摸买了一些。

九天神皇

夫君的金手指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