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3451) 夫君的金手指 [210]第二百一十章 靠岸登陆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10]第二百一十章 靠岸登陆

[210]第二百一十章 靠岸登陆

一道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地下室入口响起:“难得见你这么认真的看资料,在研究什么呢?”

苏木不必回头便认得是林一诺的声音,回道:“剑术。”

林一诺施施然走下楼梯,笑道:“想练箭术找我啊,还用得着看资料吗?”

苏木回头道:“我说的是剑术,独孤九剑的‘剑’,不是弯弓搭箭的‘箭’。”

林一诺语调悠扬地长长“哦”了一声,“独孤九剑不是武侠话本里的吗?”

苏木笑道:“我在飞碟精灵的资料库里找到秘籍,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

林一诺走到他的身后,单手撑着操作台,几乎将他半个人都拢在了怀里,看向眼前的屏幕,若有所思地说道:“看起来倒挺像那么回事。”

苏木不禁欣然道:“本来在武侠话本里面这独孤九剑就是只有精妙的剑招,不需磅礴内力的,特别适合我,你说呢?”

林一诺沉吟道:“要我看来,以你的速度和反应能力,其实已经是无招胜有招了,根本不必追求这种华丽的剑招。”

苏木却道:“我若是掌握了独孤九剑,武力值绝对能更上一层楼。对了,林三,你的那把剑呢?以后就归我用了。”

林一诺随口道:“在库房放着,你若想用剑,只管去取便是。”

苏木想到便做,当即起身道:“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独孤九剑的剑招,现在就去试一试。”

说完“咚咚咚”地跑出了地下室,林一诺望着他消失的背影失笑。

他在操控椅上坐下,继续看眼前的这份剑招,渐渐看入了迷。

苏木从库房找到了宝剑,此剑虽然是谢玉致为了顺应大唐风尚潮流为林一诺定制出来随身携带着做装饰用的,并不是以武力为主,但却也是把难得一见的好剑,是江湖上有名的铸剑师的得意之作。

这就是豪门世家的底蕴和奢靡,哪怕是不常用的东西,也必须是最好的。

等苏木拿着剑在院子里耍完一套剑法,林一诺提着他的刀走了上前,说道:“苏少,我来给你拆招,如何?”

苏木笑道:“再好不过。”

林一诺充满自信地道:“你说的没错,如果你真的学会了独孤九剑,确实无需内力,实力就能提升一大截。我就用我的林氏天刀来会一会你的独孤九剑,取长补短之下,不出半月,我们的实力都可突飞猛进。”

苏木听得心动道:“你说的真动听,我迫不及待想看将这九招融会贯通后的效果了,来吧!让我们拆招拆起来!”

……

……

晨曦微露,天边泛着一丝奶黄。

空间里昼夜越发分明,连日月都显现出来了。

风声响起,苏木跃上了崖沿,靠着林一诺坐下,双脚荡在外面,说不尽的写意风流。

林一诺盘膝坐在崖石上,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他道:“练完了?”

苏木点点头:“嗯,这些日子与你废寝忘食地拆招练招,得益真的不小。不过我觉得你的身手越来越深不可测了,获益的应该比我还要多吧?”

林一诺笑道:“大家彼此彼此。”

苏木抽出剑,将剑尖迎着朝阳,淡淡道:“真是一把好剑,既然你送给我了,那我就给它取个名吧。”

林一诺好奇道:“你打算给它取什么名?”

苏木沉默了片刻,似是想到了什么,抬头道:“就叫它‘忘归’吧。”

林一诺点头道:“‘蛟分承影,雁落忘归’,两招剑法以快速见长,倒也贴切。”

苏木深吸了口气,说道:“马上就该靠岸了,走,我们出去。”

林一诺伸出手,道:“好。”

……

……

亘迦的码头上,众人望着两艘越来越近的海上大船,好奇心大起,这是哪里来的船只?怎地这般雄伟?

随着船靠港后林一诺等人相继下船,众人不由七嘴八舌地喊:“是大唐来的,他们是大唐的人,船上好像没有什么货物。”

等着搬运的力夫见没有活可以做,顿时大失所望,这么大的两艘船,竟然就只装了一些唐人过来?这也太奢靡了。

印度和大唐有着频繁的贸易往来,尤其亘迦又是一个港口城市,这里的人自然对大唐人的长相十分熟悉。

此时的印度只在北方被统一,称作笈多王朝,而苏木和林一诺到达的这个港口,不属于笈多王朝,算是一个独立小势力。

在海上漂了三个多月终于落地了,众人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由于语言不通,大家与码头上的人沟通起来只能比手画脚。他们不会全部进城,还要留下一半的人看管着船只。

现在是白天,被留下来的人就在码头闲逛着,等着晚上再回船。异国他乡,大家也没过分放松,手里均提着刀,走起路来亦是龙行虎步,一身内功使得众人太阳穴鼓胀,一看就不太好惹,码头的众土著并不敢随意上前接触。

而苏木和林一诺则打算进城,跟着他们的人依然是林广义、红袖和青衣等人。

有几个抬着小轿子的力夫点头哈腰地上前,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但只看动作便也知道他们是在揽客。

苏木对林一诺道:“我们坐一坐?”

林一诺洒然道:“好。”

几个人均要了一顶抬轿,由着他们抬进了城里。大唐的铜钱在此地也可以流通,红袖看着他们伸出手指比划的数目给了铜钱。

围观了付钱全程的苏木撞了一下林一诺道:“哎,想不到我们大唐的影响力这么大。”

林一诺道:“你瞧这些建筑,也有着我们唐风。”

苏木环目一扫,笑道:“确实。”

几个人站在路口正看得高兴,忽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大唐话音。

“几位是刚来此地吗?是我们大唐人吗?”

苏木和林一诺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几个身穿胡服的中年汉子在向他们遥遥施礼。

林一诺看了看林广义,林广义上前回了一礼,问道:“你们是来这里行商的唐人?听口音像是岭南的?”

其中一个胡服汉子走上前来笑道:“正是,我们是岭南谢家的人,一周前到的此地,现在生意做完了,过两天就要启程回去了。”

苏木和林一诺对视一眼,苏木小声在他耳边道:“莫不是你外公家的人吧?”

林一诺淡淡道:“又是岭南,又是谢家,十有八九是了。”

林广义一听对方是谢家的人,眼睛也亮了一下,笑道:“那可真是巧了。”

胡服汉子挑眉问:“如何巧?”

林广义不答反问道:“你们可是谢卓谢老前辈一支的人?”

胡服汉子朝着大唐的方向遥施了一礼,正容道:“正是我们退任的家主。在下姓谢名永安,他们都是我的族兄族弟,不知诸位是?”

林广义笑着指了指林一诺道:“我家主人姓林。”

谢永安闻言一瞧林一诺丰神俊朗的模样,纳头便拜,激动道:“可是林小公爷驾临?”

林一诺对着他淡淡点了点头,道:“你们来此做的什么生意?”

谢永安回道:“回小公爷,我们来这里贩卖丝绸、瓷器还有白糖,换些此地的胡椒等物。”

苏木忍不住插话道:“胡椒?这东西我也想要,不知兄台可知道胡椒种子在哪里可以买?”

谢永安看了看苏木,说道:“我知道是知道,但这里的人并不卖种子,且岭南也不好种活。”

苏木道:“这个无妨,我自有办法,只是还需麻烦兄台为我引荐一二。”

谢永安忙不迭道:“岂敢岂敢,能为林小公爷的人效劳是在下的荣幸。”

说着,他看了看周围,又对林一诺抱拳道:“小公爷,此地车水马龙的,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不知是否赏脸去我们住的酒楼坐下来详聊呢?”

林一诺看了一眼苏木,后者对他点了点头,便说道:“好,有劳带路。”

一行人遂跟着谢永安他们四个人朝着一家三层的酒楼走了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就走到了目的地。

谢永安转身道:“就是这里了。”

苏木笑着道:“我不会说此地的语言,还望兄台照顾一二了。”

谢永安忙道:“应该的,应该的。”

说着便弯腰引着林一诺等人进入酒楼,然后转身对着前台的掌柜一通叽里咕噜,接着又对林一诺及苏木道:“这几日我一直包着楼上的雅座,小公爷请随我来。”

林一诺便与苏木并肩走在那人身后,一起进了二楼的雅间。

此处乃是一个靠窗的地儿,望出去可见下面一条河流经过,河对岸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十分热闹。

谢永安和他的族兄族弟在异国他乡遇到林一诺十分地开心,不断地在跟他介绍着此地的风土人情。

而苏木较为关心的就是胡椒了,这可是他心心念念的好东西。

谢永安已经瞧出来了,这位姓苏的郎君可不是林阀的下人,很明显是林一诺的好朋友一类的人物,他面对起来自然也是十分殷勤周到。

因为得知众人并没有订下酒楼,便大包大揽地要帮他们安排。

红袖笑着道:“我看呀,就把这个酒楼包下来便可以了,郎君你说呢?”

林一诺同意道:“你尽管安排。”

红袖和青衣便跟着谢永安走了出去,青衣跟他一起去楼下找店老板,而红袖则准备先挑好房间,然后回码头给林一诺和苏木取日常用品。

她可不愿意让林一诺和苏木用这里粗糙的东西。

……

……

安顿下来后,苏木和林一诺便打算出去逛逛这座城市。

走在街上,苏木对林一诺道:“真是太巧了,异国他乡也能遇到你外公的人在此地经商,我们的语言沟通问题算是解决了。”

林一诺淡淡道:“其实也不算巧,林阀和谢阀本来就一直有海外的贸易往来,此地亦是站点之一,遇上了也正常。”

苏木好奇道:“那这城里会不会到时候还能遇上你们林阀的人啊?”

林一诺道:“难说。”

苏木又道:“是你们大房的人,还是你二叔的人?”

林一诺道:“这条线是二叔的人在运营,并非我大房。”

苏木叹了口气道:“那就没什么意思了,他们不来害我们就谢天谢地了,还指望能派上用场吗?”

林一诺笑道:“他们有这个能耐害我们吗?未免太瞧得起他们了。”

苏木耸肩道:“林三,你别掉以轻心啊,这里对我们来说毕竟是异国他乡,可是人生地不熟的很,连语言都难以沟通。而他们常年在此地行商,跟脚肯定有一些的。”

林一诺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道:“任他们是多厉害的地头蛇,我们也是过江的猛龙。连我二叔手底下的小喽啰我都要忌惮的话,我也不必与他争了,趁早把林阀全部让出去了事。”

苏木笑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林一诺哈哈一笑道:“我自然明白你的意思。”

苏木又转了话题道:“既然遇到谢阀的人,我们正好多在这里呆些日子吧,我想多看看这个世界,你看如何?”

林一诺欣然道:“敢不从命?”

苏木一把搭在他的肩头,笑道:“好兄弟,就知道你什么都随我。”

林一诺看了他一眼:“那苏少,你现在想去哪里呢?我自然都听你的指挥。”

苏木随手一指道:“我们就去前面看看,那里这么热闹,是在做什么呢?真好奇,我们也去凑个热闹,看一看究竟。”

林一诺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说道:“好像有什么人在争执。”

苏木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这些热闹还是不能错过的。”

林一诺失笑道:“吃瓜群众?你从哪里学来的话?”

苏木耸肩道:“飞碟精灵里面的话本里啊。我跟你说,最近我天天跟你对招拆招,都没有时间看看话本,等忙过这阵,我就要恶补一下我的精神食粮。”

林一诺忍不住笑出声来:“还精神食粮,苏少,你好大的追求啊!”

苏木厚着脸皮道:“那是自然啊,哈哈。”

九天神皇

夫君的金手指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