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3451) 夫君的金手指 [207]第二百零七章 种田游戏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07]第二百零七章 种田游戏

[207]第二百零七章 种田游戏

夜晚,守夜的林广义对尚未休息的红袖说道:“你有没有发现小公爷和苏爵爷两人每次晚餐都很少进食?早点也吃的不多。”

红袖回道:“嗯,是的,这里的食物太粗糙,郎君不喜欢吧,他向来是最喜欢捣鼓精致好吃的美食的。哎,怪这里条件太简陋,我想给郎君做些小糕点都不方便。”

林广义眼神望着黑暗的深处,轻声道:“不只是这个原因的。”

红袖抬头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林广义心里念头转过数个,最终什么都没说,只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小公爷胃口不好,有点担心,连今晚的炙鹿肉他都没吃几口。”

红袖叹了口气道:“是啊,可是那又能怎么办呢?出门在外总是不比在家的。便是在船上都比这里好多了,船上起码厨舱里各种食材和锅具器皿一应俱全。以往小公爷出门,我们起码要带两大车食衣住行的物资,可这一次,小公爷让轻装从简,可不就是吃苦了。”

林广义看着她道:“你也受苦了,这几天骑马很累吧?”

说着从袖笼里掏出一个罐子递给红袖,说:“给,这金疮药治外伤很有效的。”

红袖低头道:“你自己用就好了。”

林广义把药罐子塞她手里,说道:“我皮糙肉厚的,不怕,何况骑马也骑惯了。不像你,平时都是坐马车的,最近赶路跟着我们一起骑马,肯定很累。”

红袖接过了药罐,轻轻道了声谢。

她这几天大腿内侧确实被马鞍磨得不清,长时间的骑快马赶路特别费腿。她虽然有点武功在身,但到底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皮娇肉嫩,哪里受过这个苦。便是去年从岭南赶往长安,他们都是缓缓骑行的。

……

……

空间里,苏木和林一诺的别墅小院里挂满了宫灯和火把,照得此地如白昼一般通明。

今日这里挤满了人,有十六个埃及女子,二十一个匠人及其家属,还有林念祖等五个人。

洁拉丝·科普兰德等人在下午的时候已经为自己赶出了一身简单的外袍,此时已能情绪稳定地站在人前了。她们现在所穿的这种细麻布衣服,料子可比她们平时自己的衣服好得多,众女心里既疑惑,又感激。

下午的时候,林念祖由莉薇娅做翻译,已经简单向她们讲诉了在乾坤居的规矩。除了两位主子的别墅以及林一诺的实验仓库不能随意进入,其他的地方并没有特别的禁忌。

有了她们的到来,这一片区域的卫生问题就由她们解决了,也解放了林念祖等人不少事。

苏木站在别墅门口的台阶上,对着院子里的众人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此地叫做乾坤居,乃我和林少建的别院,这里所有的土地都被我们占领了。之前林少已经对附近做过规划,往后仍然按此发展。

此地一切都需开拓,所以除林阀的五个人外,其余人单身的就住集体宿舍,拖家带口的则分个单间。

你们中有不少泥瓦匠,我会在前头的山上开一个窑厂,以后就由你们负责烧砖烧瓦。还有木匠工坊和玻璃工坊,也要一一建设起来。你们的家人我会按人头分地、分粮种,田地前三年不收你们田租,三年后按产量收取田租。

至于林念祖等人,你们仍然主要负责牧场,同时封林念祖你为大总管,总领乾坤居所有的事,封陈学文为副总管,协助林念祖一起做事。

每人每个月都有工钱和粮食可领,具体的章程,林少已整理好会张贴出来。”

洁拉丝·科普兰德大着胆子问:“大人,那我们呢?”

苏木道:“别急,就要说你们了。你们都是女子,以后就以纺织为主,仓库里收藏了不少棉花,先把这些都织成棉布。关于织布机则由你们几个木匠和铁匠联合打造。”

有个木匠弱弱地道:“大人,我……我不会做织布机。”

苏木说道:“没事,我们有图纸,你们按图纸给我造就行。”

吩咐完了事,苏木就挥手让大家都散开了。

等人都散得差不多后,林念祖和陈学文对视了一眼,前者走上了别墅的台阶。他向苏木和林一诺施礼后问道:“两位郎君,我们以后要一直留在这里了吗?”

林一诺淡淡道:“此地与鄮县隔海相望,等造出船来,大家就能回去。”

林念祖不由脱口而出道:“隔海相望?可我们一直是向西航行的啊,大唐在东边……”

林一诺道:“因为大地是圆的,一直向西就会回到原地。”

林念祖还欲说什么,林一诺已经挥手让他下去了:“有一天有船出海了,你们就会明白,下去吧。”

林念祖只好压下了话,低头作揖道:“是。”

说完便退了出去,外面等着他的陈学文等人迎了上来,连声问他小公爷怎么说。

林念祖把刚才的对话复述了一遍,陈学文道:“既然小公爷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安心做事便是。”

林小五说道:“大家不觉得很奇怪吗?我们是在跟里斯本领主亲兵的打斗中忽然来到此地的,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两位爷都只有晚上才会出现在这里,那么他们白天在哪呢?”

林小六道:“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我们的命都是小公爷的,他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便是,要我说,根本是多余问的。”

林小五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便不再提出别的问题了。

其他人亦没有再多说,转身去了旁边的马厩,牵马回牧场。现在的他们,更喜欢住在牧场。

……

……

晚上苏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敲响了隔壁林一诺的房门。

“进来。”里面响起了林一诺的声音。

苏木推开移门,走进房里,抱着枕头上了林一诺的床,说道:“睡不着,我们聊聊吧。”

林一诺给他让了一些位置出来,问道:“怎么了?”

苏木枕着手臂仰躺着望着房顶,说道:“这里空间这么大,想发展,还是得多弄一些人口进来。”

林一诺道:“那你是想着收了这些难民呢,还是以后去大唐买些仆人?”

苏木说道:“收了这些难民可以让他们有个安居乐业的地方,可是我又怕仅林念祖五个人压不住他们,万一被他们反客为主,就不太美妙,你说怎么样为好?”

林一诺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自然倾向于在大唐境内买仆人,或者直接捉一些恶人进去充当劳动力。难民的不稳定因素太多了,尤其还是异国难民。从习俗到信仰乃至于语言,都跟我们不相同。”

苏木沉吟了片刻后说道:“你说的有理,我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

……

翌日苏木等人收拾好营帐,准备离开时,后头跟了好多难民,大家都想着能跟他们同行。

这伙人既有强悍的武力又有天使的心肠,跟着他们有肉吃。

但苏木等人显然不可能带上众人一起,他们每个人都骑着马,而难民中牛、马、驴各种交通工具都有,更有甚者直接是靠两条腿走的,哪里能跟上?

何况他们是往北走,而难民则都是往南逃,方向也不一致。

在跟着苏木等人跑了一段发现方向不对后,难民们渐渐地不跟着了。他们用依依不舍的目光目送着苏木、林一诺等一伙人远去,转身继续往南逃。

……

……

就快要到亚历山大港了,以众人现在骑马的速度,最晚午时,他们肯定能到海边。

安东尼·帕特里西奥的队伍中自昨天起就有两个亲兵各带着两匹马昼夜赶路,他们要提前给留在港口的众人报信。同时,他们还带着安东尼·帕特里西奥的秘密命令。

快接近港口时,林一诺忽然道:“那个西獠在搞小动作,他派出去的亲兵肯定带了人堵在前方。”

苏木不以为然道:“反正我们也一样派了人,怕什么。现在他手头没有了威胁我的陨石,我才不在乎他。”

林一诺笑道:“苏少信心很强嘛,既然你心里有准备就好。”

苏木道:“其实我也不太想跟他打,打起来无论输赢总是会伤亡。何况打赢了我们也没什么好处,打输了更是糟糕。”

林一诺耸肩道:“打赢了就把他们全部掳进空间做奴隶。”

苏木苦笑道:“算了吧,安东尼那西獠可不是好惹的。”

林一诺道:“怕什么,在空间里,你就是王啊,不是能随意调取空间之力吗?”

苏木叹道:“可是万一对他没效呢?别忘了他也是跟你一样经过陨石改造的人类,在空间里,我的空间之力对你就无效。”

林一诺想了想道:“也有一定的可能。”

苏木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说起来,或许我根本就无法把他拉进空间里。”

林一诺奇怪道:“这是怎么说?”

苏木道:“你还记不记得一开始你随身佩戴的那块陨石是直接排斥我的空间的吧?每次拉你进空间,你都要先摘下陨石。”

林一诺恍然道:“哦,确实。”

苏木猜测道:“你们随身带着的那种陨石,肯定跟我们吸收能量用的那些有区别的。”

林一诺赞同道:“是这样没错。”

苏木说道:“这事情也很容易验证,一会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去找安东尼那獠讲话,然后趁机试试能不能把他收入空间就明白了。他现在手上一直带着陨石戒指呢。”

林一诺蹙眉道:“那我和你一起去。”

苏木摇头道:“你要是一起去,他肯定不会单独跟我走的,他一个人打不过我们两个,马上就要到码头的当口,我猜他不会冒险。这家伙,别看长得跟巨塔一样粗鲁,实际上谨慎的很。”

林一诺淡淡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试的,就算他收不进空间,把他手下都收走了,他一个人也只有任我们宰割的份。”

苏木转头看了看身后围绕着安东尼的众亲卫,长叹一声道:“但这些气血很强的亲卫可不像是女子和没有武力的工匠们那么好对付,空间之力也不是无限大的。”

……

……

太阳高悬正中央,大家都被晒得有些人乏马疲了,于是找了个阴暗处休息进食。

苏木拔了水囊的盖子“咕嘟咕嘟”喝饱了水后,擦擦嘴,向着安东尼·帕特里西奥走去。

见到他走过来,安东尼·帕特里西奥还挺高兴,立时露出一个笑容,迎了上来道:“苏,你来找我,我很开心。”

苏木露出嫌弃的神色,对他招了招手,道:“你过来,我有事想单独与你说。”

安东尼·帕特里西奥神情一怔,他明知道苏木找他肯定是挖了坑等他跳,但仍然忍不住迈出脚步跟着去了,他的亲卫长忙跟了过来。

苏木道:“你们别跟着。”

安东尼·帕特里西奥于是挥了挥手,让手下原地等着。

埃及的地貌虽多以沙漠为主,但众人一直是沿着尼罗河在赶路,河的周边还是有一些树木绿化的。

安东尼·帕特里西奥跟在苏木的身后走进了一棵巨大的古树后,苏木观察了一下,外面的人应该不容易看到他们俩了。于是他骤然运起空间之力,尝试着把安东尼·帕特里西奥往空间收,但对方却毫无动静,且还向他投来疑惑不解的眼神。

苏木不死心,伸手搭在安东尼·帕特里西奥的肩膀上,再次运力,仍然没有成功。他看了对方手上戴着的陨石戒指一眼,暗想自己猜的果然没错。

正要松手,安东尼·帕特里西奥却一把将他拦腰抱住,说道:“怎么,就要分开了舍不得我吗?”

“我靠!放开!”苏木气得劈手就打了过去,两人顿时打做一团。

都是力量型的选手,斗起来动静很大,众人一看两人打了起来,纷纷跑了过来。

林一诺运起绝顶的轻功第一时间赶到,二打一,安东尼·帕特里西奥很快败下阵来,挨了林一诺恶狠狠的一掌后,他乘势退出了这块地,直接退回跑过来帮忙的亲卫中间。

九天神皇

夫君的金手指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