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24446) 侠之不敢为 [131]第133章 世事难,孽生痴!游闲使兴真“霸王”,孽生痴来丧“亲爹”!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131]第133章 世事难,孽生痴!游闲使兴真“霸王”,孽生痴来丧“亲爹”!

[131]第133章 世事难,孽生痴!游闲使兴真“霸王”,孽生痴来丧“亲爹”!

既是说起这念师傅门下如此谦恭,更如何的照看着这小本经营的敝门陋户,只见那裹了毡衣的若孙一口间饮进小半碗羊汤,这方是眼神清亮,“待我好了也要去那城里拜师!”只见这老汉虽是止不住的欣慰,饭罢了却在那门槛上蹲坐着抽了整宿的旱烟!

天刚微亮,只见那三子拖着条残腿一步一步地挪行,眼瞅着已趋到门边,临着那二寸高矮的门槛,却已是习以为常的拖过条小凳,就在那临近的地儿自坐了,“父啊!俺觉得娃儿这久惯乌兔的既能这自小立心,当也是祖宗余荫、上苍所眷!正合该举家相供,博他个搅海击天!”

只见这老汉直待得口里旱烟饮尽,方才嘶哑着嗓子声如闷鼓:“说得倒也轻巧!只我这半爿小店,你媳妇儿当初难产的至今也需温筋养血,还有你这膝窝子每逢阴雨雷鸣的都需用那滇南的苗药祛寒散痛,更有你那自幼失恃失怙的孤侄,每月里蒙学里的束脩便是整半钱银子,更遑论还平日里托于先生用得午食!”

“就这般林林总总,又如何彀得肆儿打筋熬骨的炼体养髓?!”只见这汉子平平淡淡,“我这手虽不顶甚大用,但料得也操持得三五亩薄田,自我夫妻这省下的那些许口粮花费,料是前三年的却也尽是够了!”只见这老汉好悬没一口烟杆直欲将肩胛抽碎,“就你英雄?!就你这跛脚残肢的又能料理得多少收成?!更遑论目今托着这店里通衢的要处,每日里修补些钉头耙脑,总也趁得五六斤杂面,不比那土地里刨食的爽利?!”

只见这三子几次张口欲言,却终是化作一声透自肺腑的低吟,“那这肆儿?”“诶!每年逢冬的时日送他去跟学俩月罢!”说着是烟杆子撑在地上,徐徐起身,“也便就,这样了。”

……

整四旬的没有安排,这肆儿浑若无事的每日里堂前堂后、沏茶斟汤,却再是半点也不曾提及;那老汉眼中,仅余怜惜。

不觉得便已是银装素裹,天地苍茫。这整四旬的往或偶然一见的羊油膏脂竟也是半点也不曾见得,只有那若孙每日里晨起尚还能得上一碗羊汤浸润的豆腐白菜——却也是因着年小体单的兼且还受了惊吓秋寒!

送入这念府隔院,只说是跟学俩月,却半点也不提拜师之言;这念汲一转得便已是明白过来,“倒也正好!且先看看筋骨悟性上可也得之几分?”

……

出得城来,这老婆子不由埋怨:“老头子诶!难得遇到如大郎这等整一门派的俱都是侠肝义胆,绝不曾仗武欺人!怎地你个老头子却反倒瞎了心眼?”“嘶!别拧了,疼疼疼!老婆子你听我细说;”值此般这老婆子方才松开手爪,“老婆子,我且问你,这整四十余日的家里面可也曾见半点油腥?”“你个糊涂老汉!已半截身子入了土的还惦念着自个儿那半两烧酒、两口旱烟?!”

只见这老汉似是从肺腑中透出一口浊气,继而却平平淡淡,“老婆子诶!整日价清汤寡水的我那伤了气脉根基、还有那一只脚已然是不听使唤的仨儿仨媳又可能再熬得过三年春分?”看着这老婆子目光怔忪,不由地轻拍肩胛,却仍是说道:“还有这习武的调筋养血,煅脉易筋,若没那些个银两支撑,充其量不过是练成个码头上扛包拉纤的把式,又何谈搅海击天?!”说着声如平镜,听不出半分喜怒哀乐:“店里却还有些积蓄,料也能让若孙一口气学上八月,老婆子,可家里其他人来年的生计又该如何?”

“诶!”叹出这一声这老婆子一脸的祥和安定,只是那眼里却已是久久地失了神采,竟连直从那污淖泥坑上挪过竟也是半点也不曾知觉。

探了探泥淖,觉出只有两鞋底深浅,“到家再喊罢!排解一会儿也是好的。”

……

且说这那日里这老汉足一整盆的虽是只拣选了两块上好的后腿,但细细地和着红枣、当归煨在粥里,倒也是让这院内六人都略补上三分气血。

因着是六人分润,因此上不过整二刻钟的“蕴阳归元”便已是将这浮浪的气血安抚的平顺,散功了因说着些前回见闻,“话说前日里这城中倒着实出了个自砸跟脚的笑话!这王二他那义妹生身的父亲闻说道自家那闺女已然快喜结良缘,急急地就从那临郡和县携叔带舅的赶赴殷洛,正讶异着满殷洛的闻听此事俱都是一派高深莫测,竟无一个指宅带路的,可巧地那心中幼莲闻听得风声携着帮整日价游闲使兴的‘上等良朋’堪堪地要迎出城外,”

“虽是眼见着帮花团锦簇、俊秀招展,眉头已是不觉得皱了,但耳听得那莺莺燕燕、俊秀郎君那山呼海啸般‘阿叔万安金福!’‘怪道我们这阿妹清灵隽秀、慧涌明达,果真是‘虎父无犬女,身教胜万言’!一时间飘飘然忘乎所以,又哪里还记得片刻前皱眉情由!’”

“虽是一热心肠的老汉轻拍了拍他左肩,但他只道得是这老汉身子趔趄的行将不稳,故借他这肩膀只聊作借力,这老汉见此也不好多言!”

“一路上听着自家莲花满口的不离那书生如何情深义重!只为着曾经一句戏言就不远万里地来此间殷洛寻她!再看着女儿那满眼憧憬、满目柔情,不由地喜道;‘所托良人’!”

“第二日眼见着她亲父轻身出门,这街拐角几个游闲的地痞不由露出一副会心的笑意!”

“正思量着这笑容却颇多诡异,却已是到了那杂院的书生下处,‘你觉着那隔院的姑娘如何?’‘不如何!小生我整日价如避疫鬼!又岂敢扯上一丁点干系!’她亲父脸庞一僵,却尤未死心,又旁敲侧击的略试探五六七句,最后仍道;‘听说你此来便是为了寻她?怎地如今…’‘莫听这疯货胡说!我本是冲着这殷洛人杰地灵,思想着略借点六朝余韵,看这诗画上可能得古人遗风!争知一来的就被这素昧平生的疯妇缠上!也不知是拜错了哪座佛堂!’”

“‘素昧平生…素昧平生!’她亲父满脑门回响此间余音,一声惨笑,奔向城门!临到城门时却略恢复几分清明,终还是反身将那几位叔舅唤上!”

“这游闲使兴的‘义妹’,至此无爹。”

本书书友QQ群,群号:1083916920,欢迎进来交流。

各位有出版社联系方式的,也欢迎提供给我。

侠之不敢为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