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21806) 我家师兄总作死 [242]第二百四十一章 居然是师傅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42]第二百四十一章 居然是师傅

[242]第二百四十一章 居然是师傅

涂戈连忙扯过一边的外套下地去开门,门才刚一打开,安禾哭丧着一张脸就扑了进来,往她怀里一扎,抱着就不撒手了。

“你这是怎么了?”

涂戈这两天也没来得及跟安禾叙旧,一直在忙自己的事,原本是想着等自己忙完了林林再去找她的,毕竟安禾可是除了他们家亲戚以外,跟她走得最近的人。

“涂涂,我做了个噩梦,吓死我了,我半宿没睡着觉,天才刚亮我就找你来了。”

安禾现在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做的梦,那种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感觉,让她浑身上下都不自在的很,尤其是那个男人默无声息的躺在自己床上,还抱着她,那种触感让她牙齿打颤。

“做噩梦了?做什么噩梦了,把你吓成这样?”

涂戈连忙拽着安禾,将房门关上,让她把外套脱了,跟她上床上躺着。

有涂戈在身边,安禾这颗不安的心也就稍稍放下了一些,她躺在涂戈温暖的被窝里,吓得有些神经质的大脑也放松了下来。

“你都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我老是感觉有人盯着我,不管是黑天白天的盯着我,我去找吧,又找不到人,这种感觉都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被人盯着?”

涂戈皱了皱眉头,心中‘咯噔’一下,忍不住就往下沉,到底还是来了,看来自己身边的人真的没有办法幸免于难了。

她忍不住有些暴躁,真不知道师傅要干什么,那个人,心比海底针,根本就猜不出来。

这头安禾还在絮絮叨叨的,涂戈那边却已经左耳朵听右耳朵冒,根本就没走心。

“涂涂,你在没在听啊。”

安禾不满的拍了拍正走神的涂戈,涂戈立马回过神看着她道:“除了感觉被人盯着,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当然有啊,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不敢睡觉来找你的。”

安禾委屈的抽了抽鼻子,将昨天晚上的事仔仔细细的讲了出来。

听着安禾描述那个斯文败类的长相,涂戈的心都快要掉进冰窟里了,冷的浑身都打颤,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她师傅,涂生。

可为什么涂生会亲自去找安禾?

难道还嫌他做的不够多吗?!

亲自去找安禾是要干什么?还进入别人的梦里面!

涂戈现在脑子里面已经乱的不行了,根本就猜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有一点她是明白了,安禾现在也不安全了,回家也怕再出什么问题,那不如先让她在自己家住着。

最近这段时间自己肯定是不会出门了,有自己看着,也能好过一点。

想到这里,涂戈也没犹豫,让安禾直接在自己这里住下,若是有什么事,自己也能赶到不是。

安禾琢磨了一下,距离她和易宵结婚也就不剩半年的时间了,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那结婚之前再腻歪在一起也不大好,毕竟小别胜新婚吗,距离拉开一下,等新婚的时候才有热闹嘛。

想着她也就答应了。

涂戈看了一眼时间,自己该去林林家了,坐起身子,让她先睡一觉,昨天晚上没睡好觉,等到她醒了,自己也就回来了。

安禾还有点不敢让涂戈走,可一想到自己已经睡到了涂戈家里,那应该没什么事,索性,她挥了挥手,让涂戈快去快回,她先补个觉。

涂戈下了床,找衣服,洗漱一番,这才出了房间,一下楼,就看见易宵和蒋子煜坐在沙发里正有一搭没一嗒的聊着天。

看见涂戈下来,易宵连忙往涂戈身后看了一眼,见没看着安禾,忍不住奇怪的问道:“涂涂,安安呢,她怎么没跟你下来?”

“她最近这段时间在我这里住下了。”

涂戈回道。

易宵顿时有点不开心了,自己媳妇不回家睡觉,在别人家睡觉那成何体统,传出去还以为他俩吵架了呢。

“那怎么能行呢?让她在你家睡觉不是太麻烦了,还给你们添麻烦不是?”

“添什么麻烦。”

涂戈摇了摇头,“最近有点特殊,她想睡就睡吧,至于你,你也小心一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不对劲的地方?

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出什么事了。

听到涂戈说的这话模棱两可的易宵忍不住微微一愣,很是奇怪的拧了拧眉头,不知道她这话从何说起。

涂戈也解释不清楚,只好含含糊糊的扯了扯嘴角:“你也别问了,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反正你只要记得,感觉有不对劲的,就一定要说,听见了吗?!”

这语气实在是疾言厉色了,介于易宵对涂戈的淫威,虽然还是不满安禾说不回家就不回家的事,可他还是知趣的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几个人一起出的门,出了大门就分道扬镳了。

蒋子煜和涂戈去了林林家,而易宵则是回了公司上班。

开车在路上的时候,易宵还是在那琢磨涂戈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却又觉得她特别的严肃,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想到有事发生,易宵心中忽然一突,他连忙一脚刹车立在了路上,与此同时,一个男人忽然从旁边甩了出来,摔在他的车前面,半天都没有动静。

易宵心里那股违和感越来越重了,他忍不住烦躁的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就看见一个男人头破血流的倒在他车前面,人事不知的样子。

可明明,自己是刹了车之后,这个男人才撞上来的,怎么就头破血流了?

难道是碰瓷的?!

这年头虽然还是有碰瓷的,可这么明目张胆的却是太少了。

易宵心里裹着一股气,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又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天眼,他深吸一口气,啧了一声,还是回转过身,从车里将手机掏了出来,先是打了110又打了120,再给自己的助理打了电话,一翻动作下来,这才走到那个男人身边,蹲下身,先探手看看,还有没有气。

还好,气还是有的。

虽说碰到这种事情很倒霉,但是易宵也有把握能处理好,只不过麻烦一些吧。

在等待警察的过程中,已经有路人围观上来了,指着俩人是窃窃私语的。

易宵也并不在意,本来这件事就不是他的错,那个人就是个碰瓷的,也敢碰到他头上,胆子也挺大的。

啧啧两声,没一会儿,警察就来了,为首的是岳旭兵,之前和易宵也算是打过交道,俩人一见面,易宵连忙上前握握手,叫了一声:“岳叔。”

read_di();

我家师兄总作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