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21806) 我家师兄总作死 [241]第二百四十章 诡异的梦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41]第二百四十章 诡异的梦

[241]第二百四十章 诡异的梦

涂戈这里忙的连饭都不下去吃了,那头的安禾却忙着要和易宵结婚的事宜,还有半年,就要举行典礼了,前几天他们俩已经将证给领了,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虽然还差一个仪式,但他们早就已经在一起过上了甜甜蜜蜜的小日子了。

这天也是刷到了涂戈在机场被粉丝包围的照片,才知道她回来了。

以往每次下飞机都会先给自己打电话的人,这一次却悄无声息的,安禾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

也不知道是她最近太敏感了还是怎么回事,晚上和易宵购物回来的时候,她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盯着她。

一想到涂戈干的职业,她忍不住后脊背发冷,想给涂戈打电话,可打不通。

不是手机占线,就是关机。

这一下,她更加感觉到不对劲了。

好像是山雨欲来前的宁静。

“阿易,我这心里有点不安,不知道是不是涂戈出事了,咱们明天去看看她吧。”

距离涂戈回来已经三天了,三天没给她打电话发微信,这很不正常。

易宵沉吟一瞬:“也好,正好我也去蒋家拜访一下,我听凌月说,涂涂好像让她把所有的工作全部推掉,说是最近有事,不能工作了,但我这个老板都不知道她是出了什么事,正好你明天看她,我也跟着去看看。”

安禾点点头,翻了个身,搂着易宵再次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睡觉也睡的佷不踏实,她总觉的自己家里进人了,还就站在床头盯着她,肆无忌惮上下打量她。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

安禾不安的又翻了个身,背对着易宵,手无意识的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眼皮颤抖个不停。

就在这时,始终呈拥抱姿势的易宵原本他的手是放在身后的,突然一点一点的将手揽了过来,紧紧地抱着她的腰,嘴巴也凑到了她耳边边上,暧昧的在她耳边哈了一口气。

安禾痒的不行,却又困的睁不开眼睛。

她嘟嘟哝哝的摸索着手,将易宵拦在自己腰上的手拎起来,扔在身后,一边困得迷迷糊糊道:“别闹,我困死了。”

可话音还没落下,刚刚被自己扔在后面的手,又一点一点的伸了过来,这一次更过分的放在了她的胸上,甚至是隔着衣服,她都能感觉到胸上的那只手冷冰冰的,一股冷气直击她的皮肤,让她莫名的不寒而栗。

“睡觉呢,你能不能睡觉了?困死了。”

安禾有点恼怒,最近这段时间,易宵自从自己那一次的主动之后,他就像开荤了一样,无时无刻的不缠着自己,也不管什么时间,白天还是黑夜的,随时随地就把她拉上床。

这男人的精力这么旺盛,旺盛的她是腰酸背疼的。

后来是实在受不了了,她才严令喝止易宵这种要命的行为,还规定了,短期内别想碰她。

虽然易宵很是委屈,可他还是很尊重自己的,也克制了不少。

今天晚上睡觉之前,本来易宵还想摇尾为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乖巧争取一次福利,安禾是无情的打断了他的念想,因为她大姨妈来了。

福利没有了,可箭在弦上,易宵只好自己去冲了个冷水澡,晚上睡觉的时候只是乖乖的抱着她睡觉。

可这才到半夜,就安耐不住了。

安禾忍不住冷笑一声,在心里感叹一声,男人啊。

虽然眼睛困得是睁也睁不开,可她还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点开床头灯,一双美目含羞带怯的怒瞪着转回身看向身后的人。

这一看不要紧,她惊恐的抱着被子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指着床上那个正朝着她皮笑肉不笑摆手的男人,吼道:“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赶紧给我滚啊,我...我报警了。”

身后那个男人长了一张顶斯文的脸,一双眉梢上挑眼,显得异样的魅惑。

可不管这男人长得如何赏心悦目,安禾只觉得自己肝都要吓裂了,她疯了一样缩到墙角,慌乱间从床头柜上将台灯举了起来,一边威胁道:“你赶紧给我走听见没有,我喊人了?!”

说话间,她转头就要张嘴喊叫,却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嗓子里仿佛塞了一团的棉花一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再一看面前那个让她肝胆俱裂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她知道,自己这是碰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可这不干净的东西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连易宵都给整消失不见了。

对了,易宵,易宵去哪了?!

安禾急的都快哭了,就在这时,面前的男人忽然弯下腰,蹲在她面前,一双眼睛里含着她看不懂的情绪,只是轻轻一拽,就将自己手里的台灯拽走了。

静默的望了她好一会儿,安禾突然感觉自己眼前一花,那男人不见了。

紧接着,她就感觉有人在拼命的推她:“安安,安安你没事吧,快醒醒快醒醒,你是不是做噩梦了,我在这里呢,你别害怕,别害怕。”

听见熟悉的声音,安禾猛地睁开了眼睛,一眼看见自己还是躺在床上,易宵在一边焦急的抱着自己,轻轻的拍着她的胳膊,她环顾四周,刚才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不见了,原来她只是做了一场梦,一场恐惧的梦。

安禾‘哇’的一声抱着易宵的胳膊就开始哭了起来。

刚才梦里的场景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让她以为自己家里真的进来人了,易宵不见了,还好只是梦,只是一场梦。

安禾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窗外的天色根本就没亮起来,可她说什么都不睡觉了,那是硬生生的睁眼都天亮,挂着眼底两个大黑眼圈,一迭声的催促着易宵赶紧走,现在就去找涂戈去。

易宵忙不逆的答应着,带着安禾换好衣服俩人就出门了。

就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一个男人缓缓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一双金丝边眼镜折射着冷清清的光,根本就看不清他眼里的神情。

他只是望着汽车小时的地方,默默无语的看了半响,然后才消失在了朦胧的晨曦中。

......

等安禾和易宵到的时候,涂戈还没起床呢,她最近这两天一直在修炼,不分黑天白天的修炼,好不容易等到了蒋子煜上来告诉她,林林已经被安置妥当了,她才急匆匆的补了一个觉。

只是刚睡着没多大会,房门就被敲响了,安禾哭丧着一张脸来了。

read_di();

我家师兄总作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