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54565) 珍宝训宠师 [33]第三十三章 遭遇藤蔓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33]第三十三章 遭遇藤蔓

[33]第三十三章 遭遇藤蔓

翌日清晨,温煦的阳光无声地照射在大地上,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崭新的生机与活力。但是即使无私的暖阳,也总是有无法抚慰的伤痛。此刻,在苏云的家中,苏父苏成武就染上了寒疾。

如今是初秋时节,天气尚未转寒,即便是寻常人家也少有生寒疾的人,更何况苏成武自幼崇尚武力,现今乃是赛亚镇上最接近职业者的人——生病这种事,对于以往的他来讲,简直是无稽之谈。

然而就是这样的男人、赛亚镇明面上的最强者,此刻却无力地躺在病榻之上,面色苍白,嗓子干哑得发不出半点声音。即便是普通人得了寒疾也不至于此,苏成武此时的糟糕情况有超过一半的原因是由于担忧爱子、心力憔悴所致。

苏琳和母亲一同守在病床前,眼眶已经泛红,眼角隐隐闪起了泪光。曾经她最值得骄傲的哥哥如今生死未卜,家中最值得依靠的父亲又突然病重,原本平稳温馨的家庭一夜之间变得风雨飘摇。

苏母双手将丈夫的一只大手紧紧握住,用自己的热度去温暖他冰冷的手心,又看了看苏琳,嘴唇抖了几抖,强行压下心中的凄然:“小琳,你先去上学吧,不要迟到了。”

“可是爸爸他。。。”苏琳的目光在父亲惨白憔悴的脸上游弋,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他没事的,只不过是普通的寒疾,一般人都不会有事,更别说是他了。有我在家里照顾呢,你就好好上学去吧,不要影响了学习。”苏母安慰着女儿,忽然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她梗住喉咙,死死地咽回了将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你哥哥已经不知道生死了,你要好好地上学、好好地生活。

苏云睁开惺忪的睡眼,偏过头看向身边的璧人——这妮子大清早就自己醒过来,然后直勾勾地就溜到苏云怀里了。苏云这家伙当时睡得正香,冷不防钻过来一个东西,吓得他一骨碌从地上翻起身,差点没把萧兰一巴掌拍死。。。

虽然中间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小插曲,但是丝毫没有影响这两个人后续没羞没臊的活动。在后来的几个小时里,苏云度过了迄今为止最为“难忘”的一个清晨。

菉:难忘的清晨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好孩子不要想歪!

尼尔:↖( ̄▽ ̄)↗

苏云爬起来,又拍了拍怀中的恋人,示意她也一并起床。萧兰却一翻身搂住了他的腰身,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口,像一只还没有断奶的小猫一样撒起娇来。

然而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多时其他三个人也都陆续地起床了。随着他们一个个醒过来,苏云和萧兰终于感到了不好意思,先后地起床去洗漱。

纳格尔和萧兰几乎同时来到小河边,他满面笑容地看向后者,语气中带着点促狭地问到:“小兰啊,昨天晚上我记得苏兄弟睡下的时候身边没人啊,怎么刚才我不留神看到了有人从他那边走过来了?”

萧兰俏脸一红,慌忙地别过脸去,轻啐了一口:“老不修,谁知道你在说什么呢?”说完,便径自开始洗漱,不再理会纳格尔了。

听到萧兰骂自己老不修,纳格尔倒是没有生气。他了解萧兰的脾气,显然这是被自己逗急了。不过今天早上他起得比较早,刚刚在准备练剑的时候就看到她在苏云的怀里,只不过这个老油条看破不说破,没有过去打扰他们。“小兰这是真的着迷了啊,不过苏兄弟看起来值得托付,我也没必要管他们两个。”他在心里暗自想着。

大家各自在小河边上洗漱完,便开始一起准备早饭。季宁用阵法生起了一团火,又拿出了一包肉干,准备开始烤着吃。纳格尔则是拿出了一袋果干,数着个数分成几份。苏云他们三个把泰坦蟒的蛇皮平整地铺在地上,搭好了一个简易的餐桌。

众人拾柴火焰高,五个人一起忙碌,不消一刻钟,丰盛的早餐就准备完成了。五人席地而坐,高高兴兴地吃了起来,一边还商讨着接下来的路程,中间偶尔还调侃一下苏云和萧兰,惹得佳人面红耳赤。

用过了早餐,他们便再次出发,前往回去的方向。原本季宁打算继续朝南离开幽林,但是由于听从了苏云的建议,他们改变了原定的计划路线,改为向西北方向行进,目标也转换为了苏云的家乡赛亚镇。

“今天的天气倒是清爽,这种天气真是适合赶路。”纳格尔十分放松地扬起双臂,让林间的清风吹拂他的肌肤。

“是啊,要是我们回去的路上,一直都是这样的好天气,那可就太好了。”步诗也跟着附和道。她现在的心情简直是无与伦比的愉悦——自从苏云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她就觉得舒适了许多。不仅是大大增加了安全感,不用再时刻防备着可能存在的危险,而且由于苏云在队伍中极其高的地位和话语权,加上他洒脱随性、不那么严苛的性格,整支队伍的行进速度也减缓了不少。不必再连夜赶路,天知道她这两晚睡得有多爽。

季宁一边看着指引方向的阵法,一边插话到:“不要这样放松,时刻保持警惕。不要忘记我们在哪里,这里是幽林,随时可能出现致命的危险,大家要保持高度的紧张感。”

步诗撅了噘嘴,在心中暗暗想道:老顽固,脑袋里长石头,略略略。

五个人就这样在林间行进了整整一个上午,临近中午的时候,日光变得格外的燥热,即便有茂密的树荫遮蔽,洒落下来的余晖也足以将地面烤得发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的燥热气味,刚刚舒适的风也停止了,整个世界仿佛要陷入炽热的窒息中。

“不要走了吧,我要累死了。”步诗叫苦连天,心想自己可真是个乌鸦嘴,刚刚说希望这样的天气持续下去,这还没过半天就又变得让人痛苦了。

季宁看向这样的步诗,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他盯着步诗,用尽可能平缓的语气问到:“小诗啊,这样你就不能忍受了的话,你想想过段时间的梦星考核,那个可是比现在还要困难的事情。你仔细想想,一开始来加入我们一起探险的最初目的,不就是为了那次考核锻炼自己吗?”

步诗耷拉着小脑袋,有气无力地说到:“队长,我真的走不动了。再继续前进,我别说去参加考核了,怕是累得走不出这里了。而且我觉得我已经得到足够多的锻炼了,之前参加了那么多的战斗,连生死都经历了,这已经远远超出我的预期了。”把话说完,她摇晃起身子,表示再也不肯走了。

季宁十分无奈地看着她,只能叹口气摇了摇头,又把目光投向苏云,语气中充满了无力:“苏兄弟,你看咱们就休息一下?”

苏云倒是无所谓,离毕业大比还有十几天,他才不在乎这一天半天的时间。他的性格向来如此,以前曾经为了想一句好诗、尝一壶好酒,花费整整几天的时间,他也丝毫不觉得心疼。

苏云没有意见,季宁也松了一口气,时间上来说,他倒是也同样不差这一会儿的功夫,毕竟由于苏云的原因,他们的日程已经大大地提前了。

这两个人同意,纳格尔和萧兰自然不会有意见,大家就一起待在这块空地上休息起来,有人靠在树上,有人直接席地而坐,步诗则是直接四脚朝天躺在了地上。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享受着短暂的休息和宁静。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惨叫声,声音无比的凄厉,仿佛在经受着极大的痛苦。

“好像是赤鹿的叫声。”纳格尔利落地翻身而起,竖起耳朵听了听,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其他四人也都纷纷站起身,召唤出自己的灵宠灵宝,警惕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紧接着,在五个人惊惧的目光中,一头浑身染血的“赤鹿”跌跌撞撞地向他们奔跑过来——这头“赤鹿”已经几乎看不清原本的模样,只能通过大致的轮廓和刚刚的惨叫声判断出它的种类——这头赤鹿的皮已经被整块地剥掉,身上露出红白相间的血肉!

赤鹿一边发出哀鸣,一边跑向他们。忽然从它的身后飞射出一条藤蔓形状的东西,死死地缠住了它,在赤鹿无力的挣扎中,藤蔓拖着它飞入了幽林的中央。

“那是什么鬼东西!”纳格尔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颈背上已经渗出丝丝冷汗——这个身经百战、悍不畏死的中年汉子,在这个恐怖未知的怪物面前,竟然被吓成了这样。

“看起来像是一种藤蔓,力量之大简直闻所未闻,虽然赤鹿不属于强横的灵兽,但是成年的赤鹿好歹也算得上三级灵兽,就这么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卷走了,这个藤蔓的力量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苏云倒是几人里最平静的,毕竟他实力摆在那里,并不是十分畏惧这东西。

“不光是力量大,这个东西看起来很邪门,我甚至怀疑它是不是真的藤蔓。”季宁沉声道,“刚才这头赤鹿,身上的皮被完整地剥了去,我这么多年到过许多地方,也见过许多藤蔓,从未听说过藤蔓吃活物要先剥皮的。而且就算是因为赤鹿用力挣脱导致的皮毛脱离,这也说不过去,因为藤蔓的捕猎方法是缠绕,并不会锁住灵兽的皮毛。”

季宁他们一通分析完,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透着一股诡异和不详的气息。

“好了好了快别说了,”步诗瑟瑟发抖道,“我没被藤蔓吃掉,就要被你们吓死了。”

苏云笑了笑,很轻松地说到:“也不用这么慌张嘛,反正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这东西不管是什么,都跟我们无关了。”

其他人也赞同他的观点,便一致决定继续赶路。步诗显然是被吓坏了,难得地催促起大家赶路。read_di();

珍宝训宠师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