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54565) 珍宝训宠师 [30]第三十章 再获灵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30]第三十章 再获灵宠

[30]第三十章 再获灵宠

影影绰绰的幽林之中,两道人影如同矫健的灵兽一般,穿梭于参天古木之间,正是余诗涵和随行的丹伯。只见余诗涵猛地踏了一脚树枝,高高跃起,在半空之中从腰间掏出一柄短刃,用力向前方掷出,直击一条漆黑细长的怪影。短刃精准地刺在了怪影的中心,后者却丝毫不受影响,仍然快速地向前逃离,而余诗涵却因为身体在空中停滞的一瞬,被怪影拉开了距离,再也追不上。

余诗涵从树上跳下来,狠狠地朝地面跺了一脚,以此来宣泄自己的不满。丹伯也随后落地,望向黑影离去的方向,开口道:“少主不必自责,这头异兽的确有其独到之处。我们用了这么多手段都寻不到它的踪迹,就连寻灵尺都失效了,足以说明此兽非同小可,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才行。”

余诗涵眉头紧蹙,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沉郁和焦虑:“这件事拖不得,你我二人已经在这个森林里搜寻了将近三天,却仍然连这头凶兽的真容都未曾见过。按照这个进展,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抓到它。而且你也说过,此兽现在只是受了重伤在修生养息,展露出来的绝不是它原本的实力。如果再拖下去,等到它伤愈,很可能会再生变故。”

丹伯听完点了点头,正要再说点什么,忽然心有所感,从怀中掏出一张黄褐色的兽皮纸。兽皮纸上印着一道奇特的法阵,此时法阵发出一缕白光,在上方缓缓形成了几个字。丹伯凝神阅读这几个字,随后神色大变,沉声对余诗涵说到:“少主,我们怕是不能再待在这里了。王城那边传来加急密令,我必须立刻回去处理一件要务。”

余诗涵眉头一挑,很是不满道:“什么事让你慌张成这样?王城是没有人了吗,那帮废物是吃干饭的?一定需要你从这么远的地方赶回去处理。”

然而下一秒,她脸上不屑的神色就荡然无存,转而被震惊和忧虑所代替。“北疆出事了。”丹伯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到。

“我父亲。。。”余诗涵慌张地问到,却被丹伯打断:“密令是从北疆直接发过来的,由主上亲随的精神印记。其中并无半句提及主上,想来他不会有什么事情。目前的情况是塔图部落和佘驰部落出现了暴乱,少主也知道,历年与塔图的交涉都是由老朽亲自前往,所以这次依然需要老朽再前去一趟塔图,如此就不能再继续探查这林中凶兽了。”

余诗婉点了点头,语气坚定地说到:“没关系,你安心去和塔图部落交涉吧。但是我就不和你一起回去了,我还要留在这边继续探查,一定要捉到那头凶兽。”

丹伯眉头微皱:“少主不打算和我一同回王都吗?”余诗涵摇了摇头,又昂首看向夜空中的繁星,声音轻柔而决然:“边防的事情我不了解,即便回了王都也帮不上忙。现在找到凶兽,为父亲洗脱污名是我唯一能做的。父亲出征在外,为君坦殚精竭虑,我决不能允许对他的污蔑一直这样在王都肆意传播。”她转过头看向丹伯,双眼如同繁星一般璀璨,“所以丹伯你就不要管我了,况且你不是说过吗,那头畜牲的实力不及全盛,比我强不到哪去。我根据情况随机应变,总不会伤及性命。”末了,她的脸上绽放出少女的纯真笑容,语气俏皮地接了一句:“我可不会死在这里,我还没朝父亲要欠下的生日礼物呢。”

丹伯看着她明媚的笑脸,还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声叹息。他打开手上的储纳戒指,从中取出一道金色的纸符,上面会指着一道法阵,隐隐间有金光流转。“少主将这道符拿好,危机关头取出,可保你性命。”说完,便将纸符递到余诗涵的手中,转身离开了。

在幽林的另一处,苏云正和菉争斗玩闹着,忽然一旁的季宁目光一凛,右手迅速地挥出,在空中凝出一道结界。电光火石之间,一股黑色的液体从不远处喷射过来,打在结界上,瞬间四下飞溅开,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大家小心!”季宁高声喝道,随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三绝龙品结界竟然被腐蚀出一个大洞。“敌人使用的液体有很强的腐蚀性,各位不要碰到。”

季宁的话音未落,从树丛后传出一道尖厉的怪叫声。一只通体深褐色、身上布满黑色不规则斑点的大蜥蜴跳了出来,张着大嘴看向他们。这只蜥蜴体长超过三米,头颈处生有一圈非常显眼的皱皮。

这只蜥蜴和众人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哇”地大叫一声,颈部的皱皮向四周炸开,相一致将欲乘风而起的大鸟一般。

“是岩鬃烈蜥,大家要小心它的爪子和尾巴,这东西的力量特别大,能一爪切开精钢。”季宁再次凝起两道法阵,同时指挥着队员们。“纳格尔和萧兰不要妄动,等我的指令。步诗和我一起远距离攻击它,注意保持距离,这东西速度不。。。”

季宁的瞳孔骤然放大,神色惊恐地看向敌人:这只岩鬃烈蜥竟然在转瞬之间就冲到了自己面前。“怎么可能?”疑虑的念头在季宁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后立即被他压了下去——在这种危急时刻,多年积累的经验提供给了他强大的作战本能,他猛地双脚踩地,忍着岩鬃烈蜥的一记横扫,向后跳至了一边。在他脱离蜥蜴攻击范围的一瞬间,刚刚聚起的两道法阵轰然破碎,脆弱得如同水面的幻影。

不等季宁喘息片刻,蜥蜴钢鞭般的长尾呼啸而至。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如此近距离的迅猛攻势,已经避无可避了。

就在锋利的尾鞭即将抽打在季宁的身上时,他突然被从左侧猛地撞开,整个人被撞飞了出去,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才停了下来。季宁迅速地爬起身,只见苏云一只手擒住了那条夺命的尾镰,另一只手正死死抵住岩鬃烈蜥的下颚,用自己的身体牢牢地锁住了这头暴烈的凶兽!

苏云的虎口崩裂,鲜血顺着手臂成股地流下,但是他怡然不惧,死死地咬紧了牙关,拼尽全力抓住了这头灵蜥。

这一人一兽僵持了片刻后,伴随着岩鬃烈蜥的愤怒嘶鸣,苏云还是被其掀翻。正当这头暴怒的灵兽即将用利爪撕扯苏云的胸膛之时,却蓦地身体一僵,停滞在了原地。在这珍贵的短短几秒内,菉和尼尔的攻击纷至沓来,接连不断地打在岩鬃烈蜥修长的身躯上。它发出悲惨的哀鸣,转头就要逃回丛林之中。

苏云此时刚好稳住身形抬头看向岩鬃烈蜥,发现了它逃跑的意图,心中顿时感到一阵不悦——你这货打伤了我就想开溜?他的胸口仿佛燃起了一团烈火,双瞳逐渐转变为暗金色。“休走!”他大喝一声,从地上暴起,抓住了蜥蜴的长尾。蜥蜴发现行动受阻,回转过身刚要发动攻击,却看见了一双愤怒发金瞳!

岩鬃烈蜥的身体在瞬间犹如被冰冻一般,不能动弹分毫。仔细看去,它坚硬的鳞甲和皮肤竟然由于惊惧而微微颤抖。

见苏云抓到了这头蜥蜴,菉和尼尔纷纷使出各式的攻击,对着蜥蜴三米多的庞大身躯就是一顿招呼,打得它发出阵阵哀嚎。

岩鬃烈蜥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苏云,心中满是屈辱和悔恨——他喵的,自己怎么就想不开要来招惹这群人呢?然后,在它的眼神再次与苏云交汇之时,它再次悲催地动弹不得。岩鬃烈蜥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慌乱地转动着眼珠,却没有任何办法。

苏云松开手,走到蜥蜴面前,睥睨着这头不长眼的灵兽。此时其他四人也纷纷靠了过来,步诗刚走到这边,便被吓了一跳。“哇!苏小哥你的眼睛是怎么了?”

苏云缓缓转过头看向她,后者顿时感到身体被一股沉重的力量压着,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连忙叫到:“你别、你别把这个手段用在我身上啊,我不问了不问了。”

苏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异常,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四个人,几人都感到心脏像是被重击了一下,身体受到了巨大的压迫。“苏兄弟你快收了这个招式吧。”季宁强忍着无边的压抑请求到,此时他面对着这个一向平易近人的少年,竟然生出了一种跪拜的冲动。

苏云这才从那种特殊的状态中脱离,瞳孔转为正常的黑色。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招式掌握的不熟练,抱歉抱歉。”

苏云不知道这种莫名的状态是怎么回事,便借着季宁的坡撒了个谎。

四人这才长出一口气,身上的压抑感瞬间消失,都感到了一阵轻松。纳格尔看向在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岩鬃烈蜥,问到:“这东西怎么处理?”

几个人都看向苏云——毕竟这是他制服的灵兽。他看着这头伤痕累累、惊恐不已的灵兽,想了想,试探着问到:“喂,我不杀你,当我的灵宠如何?”

岩鬃烈蜥神色一振,连忙用力地点了点头。开玩笑,当着这个恐怖家伙的面,难道自己还能不答应吗?这头灵蜥显然有着非凡的灵智,对于局面分析得十分透彻。而且,虽然它有着野生灵兽的骄傲,但是如果是跟随这样的强者,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苏云非常满意地笑了笑,又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那么,就叫你玛蛇吧。”岩鬃烈蜥听完猛地一哆嗦:这个主人好可怕,自己不听话就要被做成药材。。。read_di();

珍宝训宠师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