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54565) 珍宝训宠师 [5]第五章 苏云的惊诧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5]第五章 苏云的惊诧

[5]第五章 苏云的惊诧

森林的某处,一棵参天古树轰然倒下,在地上扬起大量的灰尘。一大一小两个黑影纠缠在一起,肉体间的猛烈冲撞产生了强风,竟然刮得四周的树枝沙沙作响。

菉手心的绿光已经变得十分昏暗,身上多处负伤,流淌出深绿色的血。它的双眼死死盯住面前的泰坦蟒,眼中饱含着凌厉的杀气。泰坦蟒庞大的身躯同样是伤痕累累——在与菉的交战中,它硕大的身材反而成了一种累赘,多次被菉凭借灵活的动作躲过自己的致命一击,然后反过来被后者重创。

泰坦巨蟒在这片森林中已经生活了数十年,目前处于灵智初开的阶段。稍许的理性告诉它:眼前的对手绝非善类,不该与之继续交锋。但是更古老而熟悉的野性最终占据了上风,泰坦蟒因为身体的疼痛逐渐发狂,丧失了仅存的一点理智。它的嘴里发出嘶哑的轰鸣声,张开两米多宽的血盆大口,向菉冲将过来。菉冷笑一声,爆发出仅存的一点魔力,手中的光芒再次强盛,正面接下了巨蟒的攻击。

在森林的另一处,一队探险者正在徐徐前进。为首的男子双手伸在体前,手心向上,手掌上方漂浮着一个圆形的法阵,法阵上呈现出一个三角形,四周浮饰着几个人影。法阵发出一道明亮的光芒,将他们前进的方向照得宛如白昼。

“好累啊,队长,我们就不能休息一下吗?都走了一天了。”队伍中的一名马尾辫少女拖着长长的尾音问到,从声音中能听出她是真的累了。

“当初是谁哭着喊着要加入我们,说自己不怕苦不怕累,保证服从安排。”队伍中另外一名女性冷着脸问到,她用纤细的玉手理了理微乱的长发,瞟了一眼马尾辫:“从刚才开始喊累,一直喊到现在。”

马尾辫嘟了嘟嘴巴:“这也不能怪我呀,有哪支探险队会大晚上赶路。我们白天都走那么久了,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呢,就又要出发。”

“步诗,这正是我们这个队伍的优势啊。季宁大哥是阵法师,全仰仗他,我们才能够在夜间也能行动自如。”一个身材壮硕,身负一把长剑的男子安慰她,“路程一共就那么多,早些赶完,我们就能早些返程了。这古林中可有不少灵兽,危险得很。”

步诗还想说什么,为首的季宁突然停下脚步,凝神沉喝到:“别动,前面有情况。”队伍中的其余两人显然经验老到,壮硕男子身体一沉,伸手拔出背后的长剑,动作一气呵成,不过吐息之间;而披发女子则是玉指一捏,嘴中吐出一段咒语,便有两柄环形飞镰从她的腰间飞出,悬浮在身侧。比起其他三人,步诗则表现得有些慌乱,在磕磕巴巴念错了两次咒语后,终于勉强定住了心神,召唤出一只通体雪白,尾尖乌黑的灵猫。

这是一支四名职业者组成的探险队,其实力不容小觑!

几人在季宁的带领下向目标缓缓靠近,只见在季宁所指的方向,一个不明物体横在那里,周围发出刺目的红光。

季宁右手一挥,几人心领神会地四散开来,形成了一个合围之势,缓缓包向不明物体。

正要来到不明物体边上时,步诗的灵宠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吼叫,四人也是目光一凝——只见那红光突然闪动,而后从披发女子的怀中飞出一只玉瓶,被那阵红光吸了过来,渐渐没入其中。

“萧兰,你怎么样?”季宁见状大惊失色,急忙向她喊话。萧兰都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我的‘青玉蔓露’被抢走了。”季宁听完松了一口气,把目光转向那个不明物体,心中的沉重又多了一分:能够如此轻易地抢夺萧兰的重宝,这神秘之物必然不凡,不知自己一行人能否搞得定这东西。

在“吸收”了萧兰的青玉蔓露后,那诡异的红光渐渐变暗,然后再四人的注视下消失,露出了一个人形。

萧兰眉头一皱,玉手一挥两柄飞镰如流光般飞向那个人,直击其面部,力求一击必杀。那人缓缓站起,正要说什么,迎面已经飞来了两柄散发着寒芒的飞镰。

飞镰瞬间击穿了那个人的脸颊,从另一侧横飞了出来,带出了大片的血液飞出。然而在几人震惊的目光中,那个人伸出两只手,一把抓住了还在空中盘旋的飞镰。然后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生长,眨眼间就恢复如初。

苏云看向眼前的四人,脑海中的意识逐渐清晰。自己和菉遭遇了一头巨蟒,情急之下菉让自己先逃,它留下来断后。再之后,苏云只记得体内突然出现一股暖流,沿着经脉在周身流动,自己也随之醒来,此时身上的伤势已全然恢复,精神也备觉舒畅。

正在思索之时,手中的飞镰猛烈震动,随后挣脱了苏云的掌握,飞向了那个长发女子。苏云心念一动:此人是一名御器师,又转头看了看其余三人。“四名职业者啊,好豪华的组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拼实力,自己定然打不赢这四人,而且县中菉生死未卜,要先去找它。想到这,苏云轻轻吸一口气,主动尝试和面前的人交谈:“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我?”

萧兰脸色一沉,正要说话,被季宁示意停下。季宁上前一步,不答反问:“你是什么人?无端地在这里装神弄鬼,还抢我们的灵宝?”

苏云:(⊙o⊙)???

我重伤昏迷,一觉醒来你们用飞刀打我,还说我抢你们东西?职业者了不起啊,可以这么讹人?

苏云咽了一口唾沫,用尽可能强硬的语气回应到:“你说我抢了你们东西,可有证据?我一直在这里,不曾碰过你,怎么能抢东西呢?”

萧兰听完这话,觉得苏云就是在讥讽自己,炫耀他躺在那不动就能抢走自己的宝物,一张俏脸气得通红,当下运转两把飞镰杀向苏云,嘴中娇喝道:“无耻之徒,吃我一镰!”

苏云可没想过对方会这么“不讲理”,连忙闪躲。他向右横跳出一大步,身体在空中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翻转。落地的时候,苏云惊呆了。“这是我的身体吗?怎么会这么轻盈?”来不及多想,两柄飞镰再次杀来,苏云连忙闪躲。

几次攻击不中后,萧兰的愤怒已经上升到了极点,朝其他几人喊道:“还不快来帮忙!”

三名同伴见状,也加入了战局。步诗轻念咒语,灵猫的身上泛起幽紫色的光芒,探出尖利的抓子直扑苏云。紧随其后的是一道冰冷的剑气和一条金色的闪电。

苏云心中大骇,连忙躲闪,却仍是被闪电击中,胸口上出现了一片焦黑。

“啊!”苏云大叫一声,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圈,勉强稳住身形,低下头查看伤势,却发现伤口已经愈合了。

“啊嘞?这是怎么回事?从刚才醒过来,身体好像就变成了另一个人的,究竟发生了什么?”read_di();

珍宝训宠师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