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53739) 天命神卦 [17]第十七章 早有预谋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17]第十七章 早有预谋

[17]第十七章 早有预谋

我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越想越觉得可能。

爷爷说过,张家以前并不住在上风村,之所以来此定居全是因为这儿适合隐居!

那我张家在没来上风村之前,祖籍又在何处?

为什么我张家会有斩龙刀?

我脑海里一片混乱,似乎联想到了一种可能,但我不敢继续往下想。

锁好木箱,我出了暗门。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

我拿起铁锹,把花花埋在了院子里的桃树下,花花是有灵性的狗,必须给于奖励。

为他做了一口棺材,去隔壁老王家要了几条猪腿骨,老王家是杀猪的,他们昨天也看到了一伙人闯入我家。

是花花拼死镇守,才没有让坏人砸坏我家的大门。

我含着泪,把花花埋葬。

“希望来生,你还来我家!”

离开家的时候,我没有锁门,即使花花不在了,它依然会给我看好家!

我发动汽车,去了后山,沿着村前小河一直往东。

祖坟内葬的是张家在清末时期的先祖,当过把总,算是小有派头。陪葬物品据说有三箱羊皮,二箱棉被。

我来到的时候,坟里的棺材已经露在土壤外,棺盖被人打开一角,随葬的物品全都不见。老村长正与几个老人将坟堆围成一团,严加看守着。

显然,他们一夜没睡。

这是大恩!理当磕头谢过。

“直年叔,葵爷,谢谢你们。”我走到老村长跟前,就要跟他们跪下磕头。

“使不得,使不得!你回来就好!陪葬的东西是没有了,可棺材还在,张祖也未见光照,赶紧动手,免得太阳升起,乱了气运。”老村长连忙将我扶起来,正是他们的坚守,棺材才能原地不动。

要是动了棺材,移了穴位。

张家子孙必受牵连。

我掏出口袋里的一叠红票,“直年叔,劳烦你替我操办一下。村里的人全都要请!”

老村长点头,接过红票。“一魂啊,我从小看着你长大,知道你将来大有作为。但叔还是有些话要跟你说,陈家不是咱们可以惹得起的。他敢挖你祖坟,说明他们有恃无恐。”

我握着老村长的手,感激的说道:“直年叔,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唉!”老村长叹了口气,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开了口。“你爷爷他,怎么这么糊涂,一辈子给人家看阴宅,却在陈家绊了脚!”

我知道老村长话中意思,一定是村里的人嚼舌头根把陈文与他媳妇死的事,归结到了我爷爷身上,认为陈家当场轰走我爷爷,让他丢了面子,他这才使了坏心。

加之爷爷不辞而别,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老村长等人这么想,也是正常。

“直年叔,这事不怪我爷爷。”说完,我将他们搀扶到平地上,一个个的跟他们道谢。

我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莫名感动,昨天多亏了他们拼死守护。

在墓地原址上,我进行了规整,挖开的祖坟是我自己填的,身为风水师,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破坏了祖坟风水对后人的影响有多严重。

但好在我精通此道,在填坟之后,布下了五行迷阵,没有专人指点,是发现不了我家祖坟位置的。

做完了这些,我这才去了陈家。

陈家村。

位于上风村与下风村之间,村里的人大多经商,生活相对比上风村和下风村的村民富裕。在陈武没修马路之前,三个村来往并不密切。

后来陈武继承祖业,自掏腰包为三个村修上了柏油马路,自那以后,村里村外就开始热闹起来。

我把车停在村口,并没有开进去。

来到陈家时,他们家有不少人,其中白林海也在。

似乎早就知道我会出现,一见到我,陈霁就指着我鼻子把我骂了一顿。

我为她的无礼感到可笑。

不等陈武等人说话,真阳之气反冲手掌,将他家的大门砸个稀巴烂。

门口停着的几辆豪车也未能幸免。

陈家人见我挥手之间砸了他家大门,不但不惊讶,反而有些欣喜,这令我疑惑不解。

我生怕他们布下什么陷井,一个健步冲向白林海,上去就是将他一顿暴打。

本以为他会求饶。

然而,预想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白林海倒在血泊中,没有求饶的意思。

我伸手一试,白林海既然断气了。

我暗道不妙,白林海的手段我可是见识过的,不可能被我三两下就打死。

正要冲陈武下手,一个男子鬼魅般出现在我的跟前,一拳将我逼退。

“你擅闯陈家私宅,还在我这杀了人。好大的胆子!”陈武做为陈家基业继承人,在族人中颇为威望,如今更是拍桌暴起。

我有些发蒙,本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断了陈武手脚,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

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你也不要害怕。只要你配合,回答我们几个问题。白林海的死就与你无关。”男子三十多岁,左耳缺了一块,鹰鼻兔嘴。

我通过此人话语,立刻对他的面相进行推衍。

但结果让我失望,此人居然看不透。

“听说你张家有一口箱子,里面封藏了一件法器,可有此事?”他见我不作声,以为我同意了他的要求。

对于此人的身份我虽然看不透,却从白林海的死分析出一点,他们早有准备。是特意把我引来陈家,至于白林海很可能与陈二狗一样,都被人给控制了。

也就是说,白林海在我没来之前,就已经死了。

我立刻回想起宋思齐带我去黔山偷听白林海与陈霁的谈话,如今看来,这是一个陷井。

宋思齐并不知道他们是特意走漏了风声,让她调查出陈霁与白林海在黔山墓地密谈一事。

我早该想到,陈霁大晚上的跑到墓地与白林海密谈,难道她不害怕吗?唯一的解释是,当时在场的并不只她一个人,很可能还有其他人。

如此说来,宋思齐的失踪当与这个兔唇男子有关。

我心神感知,昨晚震杀陈二狗时,拍出了一道追魂符,如今追魂符所在的位置正是黔山墓地。

兔唇男子并不知道,我在一瞬间想了这么多。

只当我在犹豫。

“我先祖的坟是你们挖的?”我突然问道。

兔唇男子微微皱眉,嘴角微挑。“是白林海自作主张,与我们无关。”

我冷笑道:“无关?”

“怎么?你认为我要对付你,需要做这种卑劣之举?”他依然不承认。

我没有理会,而是看向陈霁,她的脸上明显有惧意,因为这个主意是她出的。“陈文夫妻的死,与我爷爷无关。你们自断手脚,我可以网开一面,不然陈家再无后人。”

“你敢。”陈武暴怒。

我冷哼一声,趁兔唇男子不备,右手劈出,斩下了他的左边臂膀。

兔唇男子惊愕大叫,他没想到我会动手,更没想到我手里还藏着刀,在他鬼哭狼嚎时,又被我反手斩去了右手。

如此歹毒之人,我必须严惩不怠。

陈武见我居然斩下他家客人的左膀右臂,心中震惊无比。

“你好大的胆子。”

不用他吩咐,门外便冲进来一群人举起棍棒就朝我砸来。

我扬手便将这些人拍飞,真阳之气灌于掌心,加上任督二脉已经打通,我此时的状态耳清目明。

“他,他有特异功能。”陈霁没想到我既然是隐藏的高手。

陈武冷着脸,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左手。“陈家的七魄草很可能被张果老炼成了激发人体潜能的灵丹妙药。”

“看来,事情越来越棘手了。”神秘人脸上带着面具,身形消瘦,但还是能看出她是个女子。

我正在辗狗般,摧残着冲进来的又一波人,并没有仔细听陈武与她的对话,但我还是听到了七魄草三个字。

七魄草又名寻阳草,爷爷说只有位列三公的祖坟上才长,听陈武的话中之意,他已经知道七魄草被陈老太送给了我爷爷。

我在踢晕最后一个莽汉后,直视陈武。

“他们是什么人?”我指着倒在血泊中,依然呻.吟的兔唇男子。

陈武知道,如果他不说,我一定会要了他半条命,很可能也会斩了他的手脚。

“我对他们也一知半解,你张家的祖坟并不是我们陈家挖的,是白林海所为,你也看到了,他现在已经死了。”陈武底气很足,但他明显心虚。

我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看向他身旁戴着面具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身段极好,似乎有些眼熟。

面具女人见我看她,开口道:“白林海生前曾经加入过一个神秘组织,陈七是他的引介人,你可以问问他。”

她说的陈七,就是被我斩去双手的兔唇男子。

在我打算逼问之时,已经死去的白林海突然尸变。

我扭头之际,陈七陡然暴起,失去的双手在瞬间重生,我只觉身体一沉,就看到一个这辈子都我挥之不去的身影。

陈老太居然活了。read_di();

天命神卦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