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53739) 天命神卦 [2]第二章 爷爷的债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第二章 爷爷的债

[2]第二章 爷爷的债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不是我高中时候暗恋的校花,陈霁?“啊?我......”一激动,我有些不知所措。”

“爸,我就说张家的人是骗子,你还不信。”陈霁鄙夷的目光,从我身上飘过,长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嫌弃。

“你是张果老吧?”陈武五十出头,一经开口,身上那股商人的气质,一览无余。他上下打量我爷爷,语气中带着些许冷淡。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正是。”爷爷见惯了势力狗,并不当一回事。

“那就太好了,我正要跟文子说,我已经从县城里请了一位风水大师,就不麻烦张老爷子了。”陈武说着,从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当然,我们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这里面是陈家的一点心意。”

说着,就把信封递到我爷爷面前。

我以为爷爷会很生气,结果却是出乎我的预料。

“那就谢谢了。”爷爷接过之后,收起信封,转身就要离开。刚一转身,正好撞到一位穿着长衫的白胡子先生。

直觉告诉爷爷,此人就是陈武从县城里请来的所谓大师。

“张先生,别来无恙。我可是听说你是云岭县数一数二的大师父,怎么?事情没做完,就要拿着钱走人?”白胡子嗡声讽刺。

我的视线还在陈霁身上打转,刚才她说的话,我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对女神生气,受伤的还是自己。

就在这时,陈老太的小儿子陈文走了出来。“先生,你这是干嘛去?”

爷爷不想理睬白胡子,但人家说的对,没干活,就不该带走那三千块钱。

“哦,家里母猪要生了,得赶回去。这钱,先还给你。”爷爷有些笨拙的大手,哆哆嗦嗦的将口袋里的三千块钱掏了出来。

我感觉爷爷是有意哆嗦,他的手可是拿过罗盘的。

陈文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在看到他大哥陈武的眼神后,只好接过。他大哥的话,陈文不敢不听。

爷爷什么也没说,抓着我的手,就往回拽。

“等一下。”突然开口说话的,不是我,正是陈霁。

“好久不见。”我以为陈霁是在叫我,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

陈霁厌恶的瞅了我一眼,然后走向我爷爷。

“啪。”

一记耳光,重重的煽在我爷爷脸上。

“陈霁,你干什么?”我的花痴梦突然惊醒,她既然敢打我爷爷。

“白大师说的对,你们什么也不干,凭什么拿走我家的钱。我陈家难道欠你们的不成,你们脚下的路都是我爸花钱修的,村里的学校也是我爸捐款修建的,就连你们上风村的自来水管道也是我爸请人铺设的,你把我们陈家当什么了?慈善机构?过来露个脸,跑一趟就给钱?”

我从来没想过,梦中的女神,既然如此的牙尖嘴利,她不但摧毁了在我心中的形象,还摧毁了陈家基业。

我发誓,要让陈家付出惨重代价。

信封被我爷爷拽在手里,我能感受到我爷爷的怒火,指尖掐到了肉里,血溢了出来,但爷爷依然没有开口。

我有些不理解,陈家那样对他,他为何还能容忍。

趁众人不注意,我撩起路边的棍子,就要砸向陈家人。

却被爷爷夺下,给了我一巴掌。

我捂着脸,心里好生憋屈。

半响之后,爷爷把信封交给了我。“我欠陈家的债,今日算是还清了。”

说完,拉着我下了山去。

而我将拽在手里的信封,狠狠的砸在陈霁脸上。

那一刻,我暗恋了多年的女神,彻底从我心里抹去。

她不配我张魂一喜欢!

回到家里,爷爷倒头就睡,一句话也没说。

七天后,陈老太头七那天,陈文的媳妇在屋里收拾东西,突然发疯跑到了马路上,被一辆驶来的货车压得稀巴烂。

此事一传开,村里村外如炸了锅的蚂蚁,瞬间传播开来。

村里的妇女都在谈论此事,有的说是陈文的媳妇害死了陈老太,是陈老太头的阴魂回来索命了。

也有人说陈文懦弱,管不住她媳妇,陈老太舍不得小儿子受欺负,所以才在头七当天除掉她,好让陈文再娶个好的。

爷爷也听说了陈文媳妇的事,但他并不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类似的事情,连问都没问一句。

我忍不住,想问爷爷陈家情况。

爷爷只道:“才刚刚开始。”

爷爷的话再次应验,半个月后,陈文走在路上,突然被飞来的石头砸中,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村里的老人私下里议论,这个麻烦大了,一定是陈家的祖坟被人给破坏了,这才导致陈文和他媳妇的死亡。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很快,有关陈家风水被人破坏一事,传到了下风村村长儿子耳朵里。

下风村位于上风村南边,古人有南下北上一说,因两个村出自同一条祖脉,故而北面的村称之为上风村,而位于南边的村则叫下风村。

下风村村长的儿子叫李才旺,与我是高中同学,小时候仗着家里有钱,没少欺负我。后来上了大学以后,便没了联系,听说他家走了关系,混的不错,年纪轻轻就开上了法拉利。

最近几日,我有些心神不宁。

爷爷似乎也察觉到了,问我有没有再去陈家村。

我当然否认。

其实在事发的第二天晚上,我就背着爷爷去了陈家村,把那个白大师狠狠的揍了一顿。此时,我的右手还疼着呢!

爷爷瞄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魂啊,有些事不要太计较,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爷爷为何不还手。”

我望着爷爷,在这一刻,他的形象在我心里更加的伟岸,爷爷是个高人,奶奶再世时说过,他会法术。

但我从未见爷爷做过法,只知道他有个桃木箱子,上面贴了封条,从来没打开过,据说箱子里封藏的是祖师爷杨公的赶山鞭。

“爷爷,咱家是哪一年搬来的上风村?”我给爷爷倒满酒,想听他唠嗑,小时候他就是这样哄我睡觉的。

爷爷喝了口酒,陷入了沉思。

“清兵入关那年,咱们张家为了躲灾,不得已来到这山野之地,这儿风水一般,龙口拴针,泄气无福,贵气难聚。但此地位于巽位,风藏太灵,气走坤坎,正适合隐居。”

说到这儿,爷爷看了我一眼,指着我手腕上的那颗黑痣说道:“这是夺命黑煞,只有陈家有土方化解。”

我听了心里发毛,赶紧追问。“那化解了没有?”

爷爷点了点头。“十二年前,我曾救过陈老太一命,土方是她亲自给我的。”

我松了口气,问道:“土方是什么东西?”

爷爷说道:“陈祖香灰。”

“陈祖香灰是什么?”我给爷爷夹了颗花生米,催问道。

“就是陈家祖坟上长的七魄草。”爷爷嚼着我夹给他的花生米,沉寂在回忆中。

“这东西是不是会影响陈家子孙的气运?”我隐约中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陈老太提出,在她死后,借你的阳气为她穿次寿鞋。”爷爷没有解释,而是说出了他当年与陈老太之间的交易。

爷爷没接我的话,我自然不会放过他,在夺走了他手中的酒杯后,逼问道:“七魄草究竟是什么东西?”我盯着他的眼睛,想知道答案。

酒香很浓,爷爷放下筷子,走到窗前,抬起他那有些红润的老脸,注视着夜空中闪动的繁星,过了好大一会,爷爷才开口。“七魄草又名寻阳草,只有位列三公的祖坟上才长。若是被外人得去,十二年内必出孤寡。”

我心中一惊。“既然如此,为何陈老太还要将七魄草给你。”

爷爷却是转身笑道。“因为我的孙子不是一般人。”

爷爷笑的很大声,我听了却无比郁闷。“老东西,你到底说不说。”我有些生气。

见我上了脾气,爷爷只好解释:“没有哪家的风水可以一直旺下去,陈老太是聪明人,她是在赌命。”

我听了之后,有些云里雾里,但大概意思算是明白了。

陈老态肯定也是个信风水的人,她知道陈家祖坟迟早有一天会被人破坏,所以借爷爷救她的机会,搭上张家这层关系。

“陈老太和谁赌命?”我问。

“天机不可泄露。你只要知道,我们已经不欠陈家,就行了。其他的事,等你以后,会慢慢知晓。爷爷的那一巴掌,没有白挨。严格来说,从那天开始,是他们陈家开始欠我们张家的日子。”

爷爷继续说道。“几时讨债,你自己看着办!”

“既然你答应陈老太让我给她穿寿鞋,就说明你已经还了债,兑现了承诺,怎么一下子,陈家又开始欠张家的了?”我实在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好了,废话别那么多。来,陪爷爷喝一杯。”

我脑壳生疼,这老东西,当真有做神棍的潜质。

酒后三巡。

我问了爷爷有关人体三魂的事。

爷爷告诉我,三魂分别指天魂、地魂、人魂。古时又称,胎光、爽灵、幽精,也有人称之为主魂、觉魂、生魂,或元神、阳神、阴神。

天魂归天道,人这一生中只回来一趟。

地魂随着环境不同,有些留守墓穴,有些消散无形。

随着时间推移,大多沉寂地下,依附于尸骨泥石之中,直到人魂转世,才会与其一同前往,合二为一。所以地魂又被叫作爽灵,地魂强大,人就聪慧,祖上基业也就雄厚。

人魂是祖脉所化,祖脉强大,人魂掌控的资源便广,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容易成事,赚大钱,有些人即使努力一生,也无人赏识的原因。

根据爷爷讲说,人魂在离开身体之后,并不会立马进入地府,而会在人世间逗留七日,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头七。

我问爷爷为什么人死之后,要在阳世逗留七天才肯离开。read_di();

天命神卦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