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65534) 一人之下里的金庸绝学 [4]第三章 《九阴真经》初显威下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4]第三章 《九阴真经》初显威下

[4]第三章 《九阴真经》初显威下

李四发左手变拳为掌攻至马掌门右肩膀处后,右手变拳为爪;爪指覆着黑色真炁攻至马掌门左肩膀处,随后右脚掌点地后退五步站立不动,攻击成功后就后退;有着那种对自己自信和飘逸之感。

再看马掌门,李四发这两手在一息之间完成;丝毫没给马掌门反应时间,马掌门一时不察吃了大亏。

马掌门左肩处有五个窟窿往外冒着血,右肩处外表没什么异样;实则内部筋脉已断。

李四发经过上辈子的熏陶,一心只为练武;心无杂念,自能用周伯通的‘左右互搏术’,左手用的《九阴真经》中的‘摧心掌’,虽名为‘摧心’,实则中者五脏六腑皆被震烂;但骨骼不会烂,打的是‘震劲’。

右手用的是《九阴真经》的‘九阴神爪’,爪指上的‘透劲’连头骨都能透穿;何况肩膀。

马掌门看着受伤挺重,左肩有五个血窟窿;右肩筋脉已断,实则没什么大碍,李四发下手极有分寸;‘九阴神爪’用的恰到好处,只洞穿了肩处的肌肉组织部分;没伤其根本,右肩李四发只打了一掌;只会震断筋脉而已,修养百日就好了;有好的外伤药的话连疤都不会留。

不远处阁楼上的师兄弟,其中师弟评价道:“左右两手一掌法一爪法,好一个一心两用之法!小马已显败势。”

师兄回道:“说这话早了,还有一回合呢;小马的出阳魂会让那小子吃亏,那小子如没应对之法;输只是迟早的事。”

两名老者的评价不一。场地中马掌门忍着左右肩膀处的疼痛吸气不止。

众全真教弟子见马掌门的伤势,齐跑到马掌门身旁围着;有人慰问着马掌门的伤势,有人喊着“李四发在切磋中下手太狠,枉为江湖人士”;有人准备让李四发吃不了兜着走,场地中顿时变得喧闹。

离马掌门最近的弟子把道袍撕下一布条把马掌门的左肩处包扎好,又连点穴道把血止住。

马掌门处理好伤势让众全真教弟子静声,又让他们离开场地。

等场中安静下来,马掌门左手扶着右手勉强行了个拱手礼说道:“多谢小友手下留情!”

李四发回了个拱手礼回道:“道长客气了,切磋而已;下手自有分寸。”

马掌门:“小友能否告知那一心二用之法的名字?”

李四发:“左右互搏,祖师爷无聊下的产物;不值一提!”

马掌门对李四发的装比没什么反应,倒是吹捧了起来:“左右互搏!好术法!好名字!名字简单,听了就知其意;更能想象到令祖师创这左右互搏之景。”

“不!你绝对想象不到这‘左右互搏’是周伯通被人所困无聊中所创!”李四发听了在心中吐槽。

李四发心里吐槽了一句回道:“道长缪赞了,在家中家师对贵派的内丹性命双修之法可谓是称赞至极。”

马掌门笑容满面地摆了摆手说道:“哪里哪里!不值一提啊!不值一提!”

众全真教弟子:“………………”本以为接下来掌门会用阳神把李四发打的满地逃窜,没想到这俩人开始互吹了起来。

不远处阁楼,其中师弟无语道:“这就到互吹的阶段了。”

师兄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道:“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罢了!”

…………………………………

场中商业互吹了几波后,李四发语风一转说道:“道长是否言败?”

马掌门摇了摇头说道:“老道还有一招为用,是为出阳神法;是攻击灵魂之法,接下来小友可要小心了!”马掌门回应之前李四发手下留情之举,提醒了李四发几句。

话落,马掌门闭着双眼运炁,随后有着透明的马掌门从马掌门身上脱离。

而在李四发眼中,马掌门的上丹田运出一股炁流;然后沿着特殊的经脉运转,李四发想着运气到双目看能不能更好的看出马掌门的出阳神的破绽;没想到能看到运炁之法,那岂不是能…………。

分着神的李四发察觉到马掌门的阳神已至身前就横跨一步准备躲过,没想到阳神直接跟过来;李四发心里暗叹:“这出阳神倒是灵活无比!”

李四发心里想着脚下倒不停顿,运起《九阴真经》里的‘螺旋九影’。

‘螺旋九影’为武林上乘轻功,集身法、步法、罡气于一体。可平地拔起数丈,亦可平空飞行万里;身体周围有一层自然罡气,可攻击外敌。练之上乘可幻化出九个身影,于佛门无上神功“莲台九现”有相同的功效。

李四发脚下运着‘螺旋九影’躲避着阳神马掌门的攻击,李四发的身法之快与阳神马掌门的速度不相上下;而阳神马掌门的速度可谓是疾如雷电,李四发身法之快可想而知。

阳神马掌门攻击着李四发心里暗道:“小友有如此身法还与我比拼拳脚,就凭这身法速度就能把我打的晕头转向。”

李四发运着‘螺旋九影’躲避着阳神马掌门的攻击。阳神马掌门攻来李四法就左转躲避,跟来就右转;阳神马掌门攻击李四发下盘,李四发就平地拔起数丈躲避。

阳神马掌门想着你跑到空中那不是任凭我任意拿捏,没想到李四发在空中亦是行动如常;偶尔还幻化出九个身影,让阳神马掌门烦不胜烦。

李四发运着‘螺旋九影’带着阳神马掌门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马掌门这只猫如何施展本事就是捉不到李四发这只小老鼠。

马掌门见攻击不到李四发吧,心里也不着急陪着李四发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心想早晚你都有失误或力竭之时;我的阳神出窍可是无消耗的。

众全真教弟子看着场中的追逐站,虽然速度快的看不清身影;倒也知道自家掌门是追者,顿时欢呼声不断。

不远处阁楼那两名老者,其中师弟评价道:“这小子的身法倒是一绝,不知是何其门派?”

师兄闻言回道:“隐世门派大多数人少,有的因门派武功绝学极其难学;传承得需要找天赋卓越者,普及性不高;索性就找到合适的传人隐世于山林中修行。”

“再有之就是想隐世静心修行;这样的虽然功法不是顶级的,门下弟子因隐世山林多数怀着赤子之心,赤子之心是最符合大部分功法要求的。”

师弟闻言点点头说道:“这小子应是前者!”

场中李四发躲避马掌门攻击途中,多次想靠近马掌门的身体都被阻拦住。

李四发想着这样一直躲避也不是办法,得找个机会靠近马掌门的身体。

马掌门也不想其他的就是一个字‘莽’,一察觉李四发的走位靠近自己的身体;就预判阻拦。

李四发看着马掌门再次莽了过来,就索性躺在地上翻滚躲避;阳神马掌门见了就覆在地表、隐去身形阴一手李四发。

而李四发虽是躺在地上,但灵动异常;每一次都恰好地躲避过马掌门的攻击,就这样在李四发的带动下又玩起了打地鼠的游戏。

李四发现在施展的是《九阴真经》中的‘蛇行狸翻’,在地上翻滚虽然有点丢人;但行动灵动异常,也不用炁;就需分点心神察觉攻击的到来提前翻滚躲避就行,虽丢人但性价比高。

场外众全真教弟子看着李四发被自己掌门追击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只能躺在地上狼狈躲避;就嘘声不止。

不远处阁楼的两个老者可不是这样以为,以他俩的眼光岂看不出此举的好处?

其中师弟说:“师兄,此法倒是可行;简单易学,躲避中只需分点心神就可以了。”

师兄点点头说:“吩咐下去,让门下弟子练习,等切磋过去后去请教那小子练习此法的要点;想必这简单之法他愿意告知。”

师弟犹豫道:“师兄!即使那小子愿意告知,想必咱们门下弟子是不会……放下身段去学的!”

师兄不容置疑的道:“强制学就行了,那来那么多事!”

师弟闻言没回话,心里幸灾乐祸“以师兄的强势,调皮捣蛋的弟子要倒霉了”

场中李四发连连翻滚躲避,被马掌门逼到了一根柱子处;此柱子位于场中东南角处,又挨着场地旁边的殿墙;李四发位于柱子与墙壁形成的夹角处,马掌门攻来李四发就没地方翻滚。

李四发知道马掌门攻来自己就没地方翻滚,就赶紧起身运起身法准备跑路;马掌门见这机会岂会错过,再说马掌门就在李四发一步远的距离;此距离凭马掌门的速度李四发没有时间站起来的。

凭马掌门的阳神强度,穿过李四发的身体;对李四发的灵魂造成的伤害定会让李四发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然后反复穿过直至李四发灵魂损伤晕过去。

墙角处还在躺着的李四发看着攻来的马掌门,被胡须挡着的嘴巴无声的笑了一下。

马掌门转瞬而至,而躺在地上李四发身浮出来一个透明色的李四发;正是李四发的阳神。

刚出来的阳神李四发一个头锥就撞向了阳神马掌门,可谓是撞了个正着;撞的马掌门的阳神蜷着身就滚到了半空中。

因李四发练的《九阴真经》和辅修的《先天功》都是道家的养神之法,李四发的阳神也是极强的。

李四发的阳神没有被马掌门的阳神撞的散掉,倒是因受力方向直接回归本体。

回归本体的李四发一个鲤鱼打滚站起身来,随后运起‘瞬息千里’身法;一瞬间就来到了马掌门的本体身旁。

‘瞬息千里’是白驼山庄的家传绝学,也是上乘轻功身法;陡然间就到了敌人身旁。

马掌门虽然被突然出现的阳神李四发吓了一跳,心里惊疑李四发怎么会出阳神;但也知此时不是想着的时候,就向着本体冲了过去;他知道李四发定会趁此机会的。

果不其然,自己还离本体一步远时;李四发就突然间来到自己本体身旁,左手五指成爪;爪指上带着黑色真炁按上了自己本体的左胸处;还是极有分寸地隔了半寸,爪指上的透劲离着半寸就把衣服戳破了;但不伤其皮肤。

自己连耍赖也是没机会的,这个距离肯定是自己的心脏先被掏出来。

马掌门在这一瞬间想了许多,但还是停在半空中以阳神行了个拱手礼说道:“小友!是老道输了!”

李四发闻言散掉手上的真炁,回个拱手礼说道:“道长!承让了!”

一人之下里的金庸绝学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