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65534) 一人之下里的金庸绝学 [3]第二章 《九阴真经》初显威上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3]第二章 《九阴真经》初显威上

[3]第二章 《九阴真经》初显威上

李四发仰着头看着殿上方挂着“重阳宫”三字的牌匾回忆起了前世王重阳在‘华山论剑’时的风采,心里唏嘘不止;也没在意全真教掌门的到来。

众多全真教弟子见掌门出现就站出来一个弟子快步走到掌门身边在他耳朵边嘀咕了几句。

听过门下弟子汇报后的全真教掌门打量了几眼正在走神的李四发,李四发披头散发,胡须满面;倒也看不清脸长何样,身着褴褛;骨瘦如柴,看不出来哪门哪派;看其皮肤年纪不大,定是隐世在山林修练,如今神功大成前来全真教刷名声的。

全真教掌门怀着对李四发的轻慢之心,面上倒是不动声色地说道:“小友!”

李四发闻言心神回归,打量了几眼说话之人;说话之人倒是与他前世所见的道士不同。四方大脸,浓眉大眼;鼻直口阔,说话似金钟之声;留着羊胡须,身着灰色道袍,手筋粗大;身高一米八左右,黑色头发夹杂着几根银丝;应有五十多岁。

李四发打量过后行着拱手礼说道:“道长贵姓?是何身份?”

“免贵姓马,现任全真教掌门。”马掌门回个拱手礼说道。

李四发请求道:“马掌门!我前来贵派,是想与您切磋一番!”

马掌门摆着架子说着:“我身为全真教掌门,不是能随意与人切磋的。”

李四发闻言倒也不生气回道:“我出门前家师专门嘱托我,只有赢了我的人才可知我师从何人,您可不能让我违抗师命啊!”

被噎了一下的马掌门想起弟子刚才的汇报,机从心来道:“我门下弟子说方才你用一身法突破他们的重重阻拦,不如你用那身法与我来个赌斗如何?”

“这牛鼻子想得倒挺美。”李四发心里吐槽了一句回道:“我赢了如何?”

全真教弟子都是性命双修,练得是内丹之术;与人对敌都是用拳脚,打不过再用阳神;阳神打不过就没法了,跑也跑不脱;如果有那抓也抓不住、拦也拦不住的高明身法岂不是完美,“我真是机智!”马掌门心里臭美了一句。

正在心里美滋滋的马掌门听见“我赢了如何?”这句话又噎了一下。

马掌门甩了甩袖子讽刺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说如何?”

“我赢了,你就陪我切磋三十天如何?”李四发对于马掌门的讽刺不在意,也不过分提要求。

马掌门见李四发没提过分要求心里倒对李四发有所改观“这人倒不贪心!”马掌门左手抚了抚胡须说:“跟我来!”随后走在前面领路。

马掌门走在前面,李四发随后;众全真教弟子跟在最后面。

李四发跟着马掌门来到全真教的练武场地,场地方形;大概几百平方,铺着青石方砖。

双方来到场地中间对立,间隔十步距离;众全真教弟子围着场地外而站。

李四发巡视着众全真教弟子,对着其中一弟子喊道:“这位小兄弟,可否借发绳一用?”

那弟子正是那与李四发对过话的守门弟子,守门弟子也不回话解开束着头发的发绳;也不知是刁难还是何意就凭空扔了过去。

李四发也没在意,五指成爪;爪心对着飘在空中的发绳,随后飘在空中的发绳就被李四发吸到手心。李四发用的是九阴神爪,此爪爪心有强大的吸力;可隔空取物或吸取他人功力,爪指有强大的透劲可隔空伤人。

众全真教弟子对李四发此手段倒是惊讶,马掌门倒是无感;没有点手段就来强闯全真教者就是骄傲自大之辈,这种人在江湖上往往是活不长的。

李四发用发绳把散着的头发束着,露出一双黑色如晶的眼睛;这是《九阴真经》第五层之故,第五层就是练双目的;对敌时可求察分明,观敌破绽;并有摄取敌人神魂之效,有那么点一勾玉写轮眼的意思。

马掌门见李四发把头发收拾好说道:“李小友!这就开始吧?”

李四发:“开始吧”

开始过后双方都站立未动观察对方的破绽,这因是比武切磋;要是江湖厮杀可没观察敌人破绽的时间,都是急着打先手呢。

良久未动,众全真教弟子倒是有着窃窃私语声;可谓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双方在一阵风飘过时齐向对方冲去,众全真教弟子在一声‘动了’之后就静音观看。

李四发与马掌门拳对拳、掌对掌、踢对踢、膝对膝,双方是各拆其招;在大部分众全真教弟子眼中有势均力敌之势,眼尖者眼中是李四发压着马掌门;李四发与马掌门每对一招,马掌门就要后退一步。

《龙象般若功》李四发练至第五层,原著中金轮法王十层练成;练至十一层;每一拳都有近千斤力道,1000除于十乘于四;李四发每拳近四百斤的力道可是不好吃的。

双方对战一刻钟后,双方齐各退了几步;了解的都知刚才是热身赛,就是了解对方根底的。

停手后马掌门揉了揉自己的波棱盖,刚才对战中中了李四发一脚,可是有点酸呢。

马掌门看着就衣服比刚才破烂一点的李四发说道:“小友好神力呀!”马掌门看李四发瘦弱如柴潜意识得以为是个术士呢,大意之下吃了点小亏。

李四发没回话运起了《九阴真经》护体的先天真气;刚才对战时感觉下身漏点了,《九阴真经》主阴;先天真气是黑色的,倒是可以遮遮。

马掌门见李四发浑身冒出黑色的炁覆盖全身,眼睛能看见的地方没一薄弱之处。

马掌门:“小友真是好功力啊!”马掌门收起了对于李四发的轻慢之心,此等功力;今日弄不好就败了。

众全真教弟子见李四发的变化,纷纷收起了大派弟子对于山野修士的俯视之心。

李四发感觉臀部没了凉气,安心的说道:“马掌门!过奖了!咱们开始吧!”

马掌门闻言手做‘请’势说:“小友先!”

李四发见马掌门没有先手的意思,就上身前倾;左腿弯曲,脚掌点地两下;身如箭矢一般冲了过去。

马掌门双手护在胸前挡住李四发先手的一拳,李四发见马掌门持守势就双拳连发。

马掌门一一挡住,甚至有心情闲聊:“小友这拳法刚猛无比,招式神妙无方;是何拳法?”

李四发边攻边回话:“大伏魔拳。”

“哦!佛家拳法?”

“不是,道家拳法。”大伏魔拳,《九阴真经》所记;道家武功,刚猛无比;《神雕侠侣》中周伯通用此拳法与杨过的‘黯然销魂掌’对拆。

“老道所在门派也是道家的,倒没听过此拳法。”

“祖师爷从道藏所悟,是实实在在的道家拳法。”

众全真教弟子见场地中掌门面对李四发的攻势只持防势纷纷面露忧色。

不远处一个二楼过道上面有两个满头银发、佝偻着腰的老者看着场地,其中一个说道:“师弟!你看那小子能攻破小马的内丹防势吗?”

另一个老者回道:“那小子的拳法虽然刚猛无比,但不会攻破小马的内丹防势的。”

初问的老者点点头表示赞同,随后说道:“那小子要变招了。”

场地中李四发早已发现马掌门的奇怪之处,自己的每一拳打到马掌门的身上;马掌门的炁会以被打之处为原点形成一个圆弧把自己的劲道散到空中。

李四发攻了那么久就是想多了解了解。知道‘大伏魔拳’攻不破马掌门的防御,正在出拳的左拳在空中变拳为掌攻至马掌门右肩膀处。

马掌门见其也没在意,继续防御。

一人之下里的金庸绝学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