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172、172

[171]172、172

手机阅读奥尔足足昏睡了三天,期间周允晟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医院里的气氛已经跟原来完全不一样,每一位路过的医生护士,脸上都带着轻松愉悦的笑容,兴高采烈的畅谈着美好的未来。机器人大军已经瘫痪了三天,在女皇操控下的各种军工厂也停止了运作,地面上静悄悄的一片。元帅每隔几小时便派遣部队去侦查,始终没有发现异常。他们已经可以确定,奥尔选择的电脑才是女皇的藏僧处,他不是什么卧底间谍,而是拯救了全星际的英雄!为了及时回馈前线战报,和脑控机甲一样,手控机甲也安装的有实时监控设备,奥尔在信息中心内的一举一动都被摄录下来,上报给军部,同时也在军营里广为流传。他毫不犹豫的截断了卡耐的行动,以最快的速度找出正确的电脑并植入芯片,高效的完成了任务。但这些都不算什么,最令人震撼的是他与卡耐短短两分钟的战斗视频,分明使用的是手控机甲,却能流畅的做出脑控机甲才能做出的做作,只一记侧踢,一个重拳,几次肘击,就把卡耐的机甲彻底损毁,随即把卡耐的驾驶舱扯出来,随手扔到一旁,动作说不出的冷酷,却又帅气十足。原本沉重而又迟缓的手控机甲,在他的操作下异常灵活敏捷,若是换成脑控机甲,不难想象其强大的战斗力。士兵们看完视频后莫不被奥尔将军超一流的战斗水准和战斗意识所折服。军部把视频反复分析了几遍,最后给出结论:卡耐率先向奥尔发起进攻,且目的是为了破坏已经插~入电脑内的芯片,如果奥尔不阻止他,救世行动将失败。因此,奥尔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在这场浩劫中有幸存活的人对这个处理结果表示非常满意,唯独卡耐·塞拉扬气坏了,几次找到军事法庭申诉,都被毫不留情的驳回。卡耐差一点就把芯片植入错误的电脑从而导致任务失败,而且还说了一些愚蠢至极的话,这足以抵消掉他之前取得的荣誉。“在奥尔昏迷的七个月里,是谁在前线战斗,是谁一次又一次的击退机器人大军?是我。就因为一块芯片,他们便无视了我的努力和功勋,反倒去追捧奥尔,这太不公平。”卡耐半靠在病床~上,冷静自持的说道。南青满脸为难,似乎想安慰哥哥,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世人就是这样,他们看不见别人付出的汗水和劳苦,只看得见成功表面的浮华与绚烂。他斟酌了片刻,徐徐说道,“哥哥,你应该换一个角度来看待问题。其实你要感谢奥尔,要不是他及时阻止你,现在你已经变成全帝国的罪人了。”“我还要感谢他?”似乎听见一个天大的笑话,卡耐阴冷的笑了。他不甘心,凭什么从小到大,奥尔总是压在他头上,好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却又被奥尔毁了。他既然知道女皇在哪台电脑内,就应该告诉他,让他去执行任务,而不是硬生生把芯片夺走,说到底,不过是为了争夺军功罢了。敛去心底的戾气,卡耐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算了,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再追究也没有意义。奥尔清醒了吗?”“昨天我去看的时候还昏迷着。等会儿我再去看一次。”南青见哥哥与奥尔冰释前嫌,忍不住松了口气。现在的奥尔是亚萨星际的超级英雄,听说很快就会升职并授勋。他现在是上将,再往上升就是大将,年仅27岁的大将在亚萨星际是绝无仅有的存在,而且他还是特种人,可以活到三百多岁,而其他四位大将包括元帅,都已经垂垂老矣,很快就要从高位上退下。照这么一算,奥尔绝对有机会成为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南青在脑海中略微勾画奥尔光辉灿烂的未来,顿时觉得心脏在狂跳。他现在打算紧紧抓~住奥尔,而非以前那样若即若离的吊着他。但他首先要弄清楚自称是奥尔恋人的少年究竟是什么身份。他在通讯器里问老元帅的那句话(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个蠢货?)现在已经传遍了全帝国,“蠢货”这个头衔被强制安在哥哥头上,受尽世人嘲讽。因为这句话,哥哥的事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要摆脱它的影响,少说也得花费好几年时间,而且还要付出比常人更多更艰辛的努力。南青越想越愤怒,站起身朝奥尔的病房走去。卡耐盯着弟弟迫不及待的背影,眼眸微眯。他绝不会允许奥尔踩在自己头上,也许曾经制定的那个计划,现在可以实施了——周允晟趴在病床边,用手指撩~开奥尔的眼皮,检查他的瞳孔。战斗视频他反复看了很多次,发现了一个别人没发现的细节,当奥尔握住卡耐手腕时,他的瞳孔改变了,由淡褐色变成了纯正的黑色,其间有银色流光在浮动,由于他当时站在阴影中,仅以侧面入镜,所以不仔细看很难察觉。周允晟可以确定,当时那个人不是奥尔·亚赛,而是自己的爱人。他举着一支小手电筒,反复查验奥尔的瞳孔,恰在这时,奥尔清醒过来,哑声问道,“Joe,你在干什么?”他的眼皮被少年翻转了太多次,明显感觉到一阵刺痛。“我在替你检查。你这次昏迷了三天三夜。”周允晟关掉手电筒,懒懒散散的坐回原位。现在清醒的这个人是奥尔本人,但奇怪的是,他一点也不觉得失望或者沮丧,因为他已经确定爱人就他体内,随时都会清醒过来。他可以一边想办法一边等待,比起以前毫无希望的煎熬要好得多。“我昏迷了三天三夜?”奥尔握拳,感觉体内充满了狂暴的能量,一点也没有长时间昏迷的虚弱。他甚至隐隐觉得自己能够徒手撕碎一架机甲。“你还记得昏迷前发生的事吗?”周允晟打开笔记本,照例写下观察日记。“我跟随卡耐进入信息中心,找到女皇,她很愤怒,却无法驱赶我们。卡耐把芯片插~入主机……”说到这里,奥尔停下来,按~揉疼痛不止的太阳穴,迟疑开口,“之后发生的事我记不清了。我昏迷了是吗?”“对,你昏迷了,但在此之前,你阻止了卡耐的行动,把芯片抢走了。”周允晟一边打字一边漫不经心的叙述。“我抢走了芯片?”奥尔露出震惊的神色。“对,你抢走了芯片,插~入了正确的电脑。谁也不知道,当我切断女皇与外界的联系,并试图将她禁锢在终端系统内时,她在最后一秒挣脱了,并且转移到另一台电脑上。我设定的网络磁场让她无法离开信息中心,但要在三十分钟内从上十万台电脑里找出正确的一台,对先锋军来说无异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恭喜你,你已经完成了。”奥尔越发震惊,呢喃道,“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把卡耐打成了重伤,等会儿军部的人会过来问话。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不想被人怀疑,最好不要说自己失去了记忆。”周允晟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茶金色的瞳孔闪烁出妖异的光芒。他试图用催眠术唤醒爱人,但跟以前一样,还是失败了。奥尔心神恍惚了一瞬,很快就清醒过来,一面道谢一面点头。他知道军部那些人有多疑神疑鬼,如果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异常,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调查和监视。“在他们找你问话之前,最好把这段视频仔细看几遍,记住每一个细节。”周允晟把一块芯片扔过去,站起身信步离开。“谢谢你。”奥尔十分动容,每一次从昏迷中醒来,都是少年陪伴在他身边,还总是替他解决掉一切麻烦。也许真像元帅说得那样,少年是喜欢自己的,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奥尔刚看完视频,军部的人就来了,反复询问他为什么能找到女皇藏身的电脑。他一概用“直觉”来解释自己莫名其妙的行为。直觉对精神力数值极高的特种人而言是一项非常可靠的判断依据,并非难以取信于人的伪科学。很多特种人就是凭借直觉屡屡躲过死亡的威胁,并立下赫赫战功。在军队里,士兵们更喜欢把直觉称为战斗意识。军部的调查官接受了他的解释,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就推门离开。奥尔松了口气,正想倒杯水润嗓子,却见南青一脸激动的站在门口。“奥尔哥哥你醒了!”他快速走进病房,四下里看了看,状似迟疑的问道,“Joe呢?他怎么不在?”“他有事要处理,先走了。菲比,过来坐吧,要不要吃水果?”奥尔把一个鲜红的苹果递过去。机器智能暴动以后,人类像蛇鼠虫蚁一般,被女皇驱赶到地下苟延残喘,连吃饭都成问题,更何况吃水果。这是帝国英雄才能享受的待遇。南青瞥了一眼奥尔微微泛红的耳根,心里非常满意。他坐到床沿,一面削苹果一面抱怨,“奥尔,你是不是背着我交男朋友了?我们不是早就约定过吗?无论谁找到另一半,都必须带给彼此看一看。”“我没有男朋友。”奥尔慌忙否认。“那为什么Joe说你是他的爱人?”南青最介怀的就是这句话。“怎么可能,我喜欢的人是……”奥尔急得面红耳赤,正打算鼓起勇气向心爱的人告白,太阳穴却猛烈抽~搐了一下,一股极其尖锐的刺痛感从脑仁深处扩散至全身。他垂头捂脸,拼命压抑住堵在齿间的呻~吟。南青还以为他害羞了,装模作样的追问,“你喜欢的人是谁?”“我喜欢的人除了Joe还能有谁?”奥尔抬头,眼瞳渐次变成漆黑的墨色,其间点缀着冰寒刺骨的银色流光,明明还是那张刚毅俊美的面孔,却因为上挑的眉峰和微弯的唇角,竟透出十足的邪肆。这就是奥尔至死也忘不了的心上人?嗤,什么眼光?“你,你刚才不是说不喜欢他吗?”南青脸色骤变。“我的确不喜欢他。”奥尔脱掉病服,换上军装,徐徐说道,“我对他的感情怎么能用‘喜欢’这两个字来形容?太肤浅了。我爱他,用我的整个灵魂和生命在爱他。”“这不可能!你喜欢的人明明是我!”南青再也忍不住了,大声捅破了隔在两人之间的窗户纸。他想奥尔一定是为了刺激自己才会那样说。好吧,他如愿了。“我喜欢你?”奥尔的表情非常诡异,似嘲讽又似怜悯。他走到穿衣镜前,把军装的每一道褶皱都一一抚平,又把略微凌~乱的发丝梳理整齐,这才转回头面对南青,一字一句开口,“你有哪一点值得奥尔喜欢?漂亮的脸蛋?性~感的**?除了这两样你还有什么?一个精神力和体质都为F级的废物,竟妄想掌控S级的强者,我不得不承认你很有勇气。但是抱歉,你那些玩弄人的手段在我身上不起作用,因为我已经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爱人,再也看不上别人,尤其是你这样的垃圾。”“我该走了,Joe还在等我,你请自便。”他略微颔首,表现的那样彬彬有礼,说出口的话却极度伤人。南青倒退几步,摇摇欲坠。他的精神力和体质的确是F级,但这是塞拉扬家族的秘密,绝不会被外界知道。现在父母已经带着这个秘密长眠于地下,哥哥为了家族声誉着想也不会向外人透露,尤其是奥尔。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知道了没关系,他为什么要借此羞辱自己?废物、垃圾,原来自己在他心里是如此不堪的存在,他那些脸红心跳默默守护,全都是假的吗?南青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背抵墙壁,用哀伤的目光看着俊美邪气的男人,希望他告诉自己刚才只是一个玩笑。奥尔走到门口,似想起什么又转回来,对着镜子左照又照,把上衣最顶端的两颗纽扣解开,露出少许古铜色的肌肤和锁骨,这才满意了,路过眼里呛着热泪的南青时微笑询问,“你觉得我看着怎么样?还好吗?”现在的奥尔再不复之前的严肃刻板,他浓眉斜飞,鼻梁高~挺,狭长的眼眸闪烁着冷酷的光芒,嘴角却又挂着玩味的微笑,浑身上下散发出乖僻却又强势的气息,看上去非常迷人。南青被蛊惑了,不自觉点头。奥尔这才迈开大步朝工作室走去,他越走越快,看见背对着自己,正弯腰组装仪器的少年,眼里翻涌~出狂喜的情绪。他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身边,灼热的目光在他高高撅起的,挺翘的臀~部上打转。“宝贝儿,猜猜我是谁?”他一手掐住少年细瘦的腰,一手肆意揉~弄他臀~肉,嘴唇贴合在他玉白的耳廓上反复舔~舐亲吻。低沉的调笑声传入耳膜,股间更挤入一根滚烫的巨物,周允晟瞬间僵住了。这色气满满的语调,这欠揍的举动,不是那牲口又能是谁?他想暴打对方一顿,让他了解自己这些日子所承受的煎熬和痛苦,却在转身的时候改变主意,将他推倒在办公桌上疯狂允吻。“宝贝儿,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热情!”奥尔紧紧扣住少年后脑勺,连换气的时间都不想给他。“你要是像我一样憋屈了好几个月,现在也会恨不得吃了我。”周允晟的眼珠已经被情~欲烧红了。“我只憋一天就会受不了。宝贝儿,我真的很抱歉……”奥尔正想解释,就感觉浑身的肌肉开始僵硬,血液也慢慢凝固。他低咒一声,正想交代些什么便彻底失去了意识。奥尔·亚赛感觉到有人在亲吻自己,动作还很激烈,睁眼一看发现是Joe,立即想推开他,酸~软的手脚却连抬都抬不起来,像是徒步穿越了整个帝都星一般疲惫。“Joe,请你不要这样。”趁少年换气的间隙,他尴尬开口。周允晟浑身一僵,这才睁眼打量被压在桌上的男人。彬彬有礼、严肃刻板的奥尔·亚赛又回来了,真他~妈~的恶心!他立即放开男人,连吐了几口唾沫,然后用消毒纸巾不停擦嘴,厌恶的情绪毫不遮掩。奥尔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想不明白少年怎能如此善变,明明上一秒还热情似火的吻着他,下一秒却仿佛自己吻了一只癞~蛤~蟆。他甚至走到水槽边,做了个干呕的动作。奥尔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看什么看?我想吻的人不是你。”周允晟洗了把脸,指着半敞的房门下令,“奥尔·亚赛,请你离开,我还要工作。”他要把女皇篡改过的星网系统恢复正常,工作量非常大。他原本想专心研究唤醒爱人的方法,但为了确保那些异度空间不被军方的技术专家格式化,不得不接手这份工作。他把它们存储在一个隐藏板块内,设下一重又一重防御,确保空间里的数据能自主运行下去,永远不受外界的打扰和操控。奥尔这才发现自己并不在病房里。他有许多话想问,见少年冷着脸,态度十分不耐,只得保持沉默。他拖着酸~软的腿脚回到病房,猜想自己可能又梦游了,再跟Joe相处下去没准儿会发生更尴尬的事,于是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女皇已经消失,机器人大军全部被运回军工厂销毁,连不具备攻击能力的家用机器人都受到了人类的冷待。现在他们宁愿自己做家务,出门绝不用能连接到星网的自动悬浮车,而是手动悬浮车,电脑还在用,与星网相连的个人终端却被取缔。经历过这场浩劫后,人类对高速发展的科技产生了怀疑和恐惧,并开始进行反思。这是一种社会倒退现象,但从人文层面来说,却又是一种进步。每天都有数万亿生灵登陆星网进行活动,几乎囊括了亚萨星际的所有种族,由此可以推算出战争过后的伤亡是多么惨重。许多家族因此消亡,幸运一点的也只存活了少部分成员,人口骤减,社会秩序混乱,要真正摆脱战争的阴影至少需要几十年时间。但值得欣慰的是,被女皇驱赶到地下的生灵终于可以回到地面生活。奥尔获得医生的准许后驾驶悬浮车回到亚赛家族的老宅。他的亲生~母亲很早以前就去世了,父亲也在二婚后没几年死在战场上,所幸继母对他很好,将他和杰拉姆拉扯长大,还保住了亚赛家族的产业。这次机器智能暴动,继母恰好在外面度假,逃过一劫,最近才在军队的护送下安全回到帝都星。看见风尘仆仆的继子,亚赛夫人非常高兴,奔上前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欢迎回来我的大英雄!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帮你做。”“妈妈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不用刻意给我准备,做简单的家常菜就好。杰拉姆在家吗?”奥尔微笑询问。“他还在军营,一会儿就回来。你先去洗澡吧。”亚赛夫人推他上楼。奥尔回到房间,终于支撑不住的昏睡过去,足过了三个小时才清醒。他习惯性的拿起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四维成像仪,拧开按键,南青的身影缓缓浮现,用温柔悦耳的嗓音唱着一首情歌。那是他在新年晚宴上的压轴表演,奥尔偷偷录下来并做成立体影像,每当思念难耐的时候就打开来看一看。这是他的宝贝,每次出任务都不忘随身携带。然而他看着看着,表情竟从痴迷变成了厌恶,淡褐色的瞳仁渐次晕染成墨色。“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他冷笑,徒手捏扁由钛合金打造的四维成像仪,又把屋内所有有关于南青的物品全都扔进一个金属箱子,拿到楼下用垃圾处理器碾碎。“你在干什么?”杰拉姆站在门口,用不敢置信的语气询问。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奥尔毁掉的全都是与南青有关的物品,这些可都是他的宝贝。“处理垃圾。”奥尔知道自己必须动作快点,今天连续两次使用了这具身体,负荷太大,恐怕等会儿又要死机。“可是这些都是菲比送给你的礼物,很有纪念意义。”杰拉姆用怜悯的目光朝站在自己身后的南青看去。原来他说得都是真的,哥哥竟然真的移情别恋了。奥尔嗤笑一声,举步离开,刚走出去不远就忽然陷入昏迷。杰拉姆踢了他几脚,见他毫无反应,这才把他扛进客厅,随便扔在地板上。南青正准备给医生打电话,却被亚赛夫人阻止,“打给你哥哥。”“可是我哥哥又不会医术。奥尔总是莫名其妙的晕倒,肯定是身体出了问题。”“打给你哥哥,告诉他把人带过来。”亚赛夫人语气异常冷酷。南青犹疑不定的打电话,并未发现杰拉姆和亚赛夫人交换了一个阴毒的眼神。好吧,刀片都寄过来了,我还是解释一句。老攻的灵魂是软件,奥尔的身体是硬件,软件太高级,硬件配置跟不上,一启动就会死机。所以现在老攻在慢慢给硬件升级。S级的体质太弱了,跟他强大的灵魂不能兼容,就是这样。不会虐,不会虐,不会虐!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朋友,爱你们!阿赏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0818款急用CVIP扔了一个地雷、紫幽雪扔了一个手榴弹、千岁扔了一个地雷、木木家的萌包子扔了一个地雷、四眼呆布扔了一个地雷、四眼呆布扔了一个地雷、别爆我的无敌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深水鱼雷、demeter扔了一个手榴弹、爱吃肉的(≧^.^≦)喵~扔了一个地雷、何必敷衍扔了一个地雷、小暖妈妈扔了一个地雷、下一个你扔了一个地雷、Sama扔了一个地雷、十里紅妝扔了一个地雷、月影风随扔了一个地雷、菊香弥漫扔了一个地雷、月影风随扔了一个地雷、月影风随扔了一个地雷、透明酱油不太黑扔了一个手榴弹、chelsea扔了一个地雷、金家九公子扔了一个地雷、诗箴扔了一个地雷、暖゜扔了一个地雷、凤栖梧扔了一个地雷、败败扔了一个手榴弹、女王~大人的小皮鞭扔了一个地雷、xshyunyin扔了一个地雷、千里扔了一个地雷、张妖妖扔了一个地雷、暮色青女扔了一个地雷、暮色青女扔了一个地雷、暮色青女扔了一个地雷、月华倾城扔了一个地雷、栗子不是例子扔了一个地雷、GaIn扔了一个手榴弹、゛姽婳扔了一个地雷、大和扔了一个地雷、栗子不是例子扔了一个地雷、WingQ扔了一个地雷、打酱油扔了一个地雷、18056313扔了一个手榴弹、蝶舞翩翩扔了一个地雷、大爱病娇扔了一个地雷、千萤-soloist扔了一个地雷、marten扔了一个地雷、Cheery扔了一个地雷、Kenny03268扔了一个地雷、polin沛沛扔了一个地雷、18094808扔了一个地雷、夜歌扔了一个地雷、對你微笑純屬禮貌扔了一个地雷、洛洛妮可丶扔了一个地雷、洛洛妮可丶扔了一个地雷、aliceji扔了一个地雷、洛洛妮可丶扔了一个地雷、洛洛妮可丶扔了一个地雷、洛洛妮可丶扔了一个地雷、喵不思叔扔了一个地雷、洛洛妮可丶扔了一个地雷、童遥扔了一个地雷、洛洛妮可丶扔了一个地雷、洛洛妮可丶扔了一个地雷、莉莉扔了一个地雷、15359457扔了一个地雷、爷不是傲娇扔了一个地雷、翎羽扔了一个地雷、胖胖熊扔了一个地雷、小二狠毒扔了一个地雷、胖胖熊扔了一个地雷、胖胖熊扔了一个地雷、胖胖熊扔了一个地雷、smilemomo扔了一个地雷、メ婳卿扔了一个地雷、小L扔了一个地雷、宋安起扔了一个地雷、鱼摆摆扔了一个地雷、sanfen扔了一个地雷、17573765扔了一个地雷、17066654扔了一个地雷、安逸熙扔了一个火箭炮、朱雀陵光扔了一个地雷、xici扔了一个地雷、跃然扔了一个地雷、果妈扔了一个手榴弹、大爱病娇扔了一个地雷、rare扔了一个地雷、贰白扔了一个地雷、粼粼水袖扔了一个地雷、粼粼水袖扔了一个地雷、想吃肉的羊扔了一个地雷、会飞的泡泡扔了一个地雷、求文无限长!扔了一个地雷、mafuyun扔了一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思緒゛淩亂了、扔了一个地雷、大叔好受扔了一个地雷、叶子兔子扔了一个地雷、大叔好受扔了一个地雷、乐正汐扔了一个地雷、乐正汐扔了一个地雷、乐正汐扔了一个地雷、草果果扔了一个地雷、陌上花开扔了一个地雷、雪袶扔了一个地雷、烤肉饼扔了一个地雷、遥溪扔了一个地雷、终于登陆了扔了一个地雷、冰雪扔了一个地雷、17659681扔了一个地雷、大爱萧五扔了一个地雷、二呆先森_扔了一个地雷、17677686扔了一个地雷、子不语扔了一个地雷、子不语扔了一个地雷、Tintin扔了一个地雷、谁说不爱你扔了一个地雷、叫我阿暖吧,扔了一个地雷、秋色扔了一个地雷、爱之雪琴扔了一个手榴弹、爱之雪琴扔了一个地雷、宅婶扔了一个地雷、懒尘扔了一个地雷、18210893扔了一个地雷、轻云悠扔了一个地雷、玻璃心扔了一个手榴弹、小笼包呢扔了一个地雷、灰灰灰的L扔了一个地雷、把所有男神都掰弯的奇扔了一个地雷、把所有男神都掰弯的奇扔了一个地雷、鱼儿扔了一个地雷、阿达扔了一个地雷、18192602扔了一个地雷、知更扔了一个地雷、释魂司扔了一个地雷、菩提扔了一个地雷、ningmeng檬扔了一个地雷、紫修月扔了一个火箭炮、紫修月扔了一个火箭炮、码头扔了一个地雷、红叶扔了一个地雷、兜兜里有星星扔了一个地雷、孤独之旅扔了一个地雷、孤独之旅扔了一个地雷、梵猫i扔了一个地雷、蔬菜嫌疑犯扔了一个地雷、墨羽轻尘扔了一个地雷、临川不羡鱼扔了一个地雷、书呆总受被我压倒扔了一个地雷、漫迷扔了一个地雷、梵猫i扔了一个地雷、梵猫i扔了一个地雷、梵猫i扔了一个地雷、梵猫i扔了一个地雷、刘楚玉扔了一个地雷、梵猫i扔了一个地雷、飯糰貓扔了一个地雷、dannatopus扔了一个火箭炮、凤兮风兮扔了一个地雷、芈浅沫扔了一个地雷、百千灯黎扔了一个地雷、油条冰淇淋糍粑扔了一个地雷、囡囝囚团扔了一个地雷、囡囝囚团扔了一个地雷、周捏捏扔了一个地雷、rosaliewz扔了一个地雷读首发,无广告,去品书网

快穿之打脸狂魔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