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97325) 赘婿小国医 [4]第4章 怒从心头起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4]第4章 怒从心头起

[4]第4章 怒从心头起

不行,还是赶紧进去说服她,让她马上打消这个念头。

想到这里,徐婉芳便快步走进家门。

刚换上拖鞋,她便看到自己的母亲怒指着林轩的鼻子,大声责骂:“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这副德行,要啥没啥,也不知道当初我们徐家是怎么瞎了眼把你招进来的,现在我们徐家把你养肥了,你还真赖在这儿了不成?”

“哎呀,妈,再怎么说他是你的女婿,你怎么这么说他?”

徐婉芳过来劝解。

“呦,我说婉芳啊,妈是在替你考虑你知道不?就咱家这条件,就你这人才,要啥样的女婿没有,自从这个窝囊废来到咱家以来,我去别人家串门都觉得矮半头。”

徐母说完这话,在看向林轩的刹那,语气竟然意外地缓和了几分,“好了,林轩,我也懒得跟你说,咱也干脆点,你说到底怎样,你能滚出这个家?”

“妈你……”

徐婉芳一句话还没说完,便听林轩的声音淡定地传了过来:“你只需要给我十万块,我就滚出这个家门。”

短短的一句话说得风轻云淡,传到徐婉芳的耳朵里时,她却有种惊心之感。

“什么,林轩你……”

“老婆,你不必劝我,也不必劝咱妈,我心意已定。”

“我这哪里是劝你?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区区十万块就把你给打发了,你真令我失望透顶!”

徐婉芳对于这么一个无药可救的男人真是无语了。

但林轩心里思考的非常清楚,反正已经辞职,他一心想要去外面开家药馆济世救人,那不如趁此离开徐家。眼下即便徐母不给自己十万块钱,他都要离开徐家。她给,自己拿着钱从药馆购些医疗设备那是再好不过。

“哈哈……”

徐母听到林轩竟然大模大样地开口要钱后,便看向女儿,带着嘲讽道:“婉芳,听到了吗?这就是你曾经在我跟前说的好丈夫?为了十万块钱,竟然这么轻易地愿意离开你?也好,省得我再唠叨。”

“妈,我真不知该怎么说他。”

徐婉芳的心里十分十分失望。

“好了,林轩,你要的十万块钱,我马上转你,希望你说话算话。”

徐母说着,便将十万块通过手机支付的方式立马转到了林轩的账户上。

“叮咚。”

林轩掏出手机看着短信的提醒,说道:“谢了,我现在就离开徐家。”说着,便简单收拾了下,提着行李毅然离开屋子。

他一边向前走,一边在心里暗暗发誓﹕你们母女给我等着,我林轩一定在外面混出名堂!

一周后。

A市,在一个人口还算集中的郊区附近,一家“轩民医馆”悄悄地开张了。

医馆并不大,里面的设备却很齐全。

更为独特的是医馆治病主要以中药为主,且医管的主人有自已的一套独特治疗方法。这很快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

本以为借着独树一帜的行医风格,会让自己迅速火起来,但没想到的是开业几天后,生意却又出奇的冷淡。

刚开始,是有不少人来这里简单咨询,可之后人就越来越少了。原因很简单,除了他的行医手法另类,其纯粹的中药治疗让患者有些不适应。

这让林轩的心情有些不佳。

想之前,他拿到十万块离开徐家门,发誓要闯出一片天地,而今却变得举步维艰,顿时有种苦涩难言之感,让本设想好的前景也化为泡影。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林轩突然跟打了鸡血似的,蹭的一声从椅子上起来了。

看来上天对自己是眷顾的啊,终于又有人光顾自己的小医馆了。

可当他看清来人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怔住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想要带自己老婆去参加什么狗屁舞会的富二代张豪,一个不速之客。

论家庭条件,张豪的确比他要强许多。

但此人是正宗的花花公子一个,也正因为这样,他曾经多次向徐婉芳求爱,均遭到了拒绝。

与此同时,张豪也纳闷着呢,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哪一点不比这林轩强?林轩窝囊废一个,可就能让徐婉芳对他始终保持不离不弃的感情,而自己每次求爱都输的跟个狗似的。

那天,就在林轩离开徐家的晚上,徐婉芳接到过张豪的电话,邀请她陪自己参加舞会,但她却称自己心情不好,不愿出门为由拒绝了他。

后来,张豪才知道原来她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因为林轩。

他又打听到在林轩离开徐家还带着十万块钱之后,猜想了一下,觉得这小子这么愿意主动走人,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他又特意打听了一番,才知道林轩原来跑到这里开了医馆。

别看这小子看着老实巴交,原来还是个有理想的青年啊。

张豪向周边看了看,居高临下地对林轩道:“你竟然跑到这里来了?是觉得在徐家混不小去,还是觉得这儿比较滋润?”

林轩懒得跟他说。

“你要是想要看病,我可以忘掉以前的私人恩怨给你好好看病,但你要是为了别的事情,还请你哪里凉快去哪里歇着。”

“呦,拿了十万块开个小药馆就硬气起来了哈?”

张豪痞里痞气地冲着林轩,不管林轩同不同意,一屁股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看上去非常休闲自在。

“好了,你直接跟我说,你来是什么目的。”

“没什么要紧事,说白了,我也就是想要看看你在这里过得咋样,仅此而已。”

就在张豪说出这些话时,林轩下意识地觉得,这家伙来者不善,说话总有种挑衅的意味。这显然是想挨揍呀。

赘婿小国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