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 取药

[5]第五章 取药

哈哈大笑的陈丽根本没有意识到张辰手中的珠子是真的,撂下这句话后,陈丽拿出了手机:“昨天把你三姐气惨了,结果被我给逮到了,我看你三姐怎么骂你。”

张辰一伸手,想把手机抢过来,可陈丽那么一躲,电话就拨了出去。

“茹茹啊,我找到你的废物弟弟了,你猜他在哪?”陈丽颇为玩味的对着电话那头的林茹茹说道。

“那家伙在哪呢?”虽然没开免提,但电话那头,三姐林茹茹的声音还是穿透了过来。

陈丽哈哈大笑:“他在古玩街呢!你说你弟弟是不是脑子不好啊?昨天把牛皮吹了个震天响,结果来古玩街碰运气来了,现在手里拿了颗假珠子,可笑死我了。”

“把电话给他!”

陈丽伸出手,一脸笑意的将手机递给了张辰。

张辰狠狠的瞪了一眼陈丽,随即接过了电话。

“喂,三姐……”张辰小声说道。

林茹茹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了起来:“我没你这么个弟弟,我告诉你,在你那个人渣老爹没把钱没还清之前,你要是敢跑,我就找人把你四肢打断,扔街上乞讨去。”

“我没想跑……”张辰无奈的解释道。

因为是自己指示老爸卷走了那一个亿,在面对几个姐姐的时候,张辰都没什么底气。

“那你是做什么去了?”

“我不寻思弄点钱吗……”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林茹茹不由得更加愤怒:“就你那个脑子还能发财?张辰,你别痴人说梦了!”

张辰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没法和林茹茹解释。

那头的林茹茹似乎被气了个半死,没有说话,过了老半天,林茹茹才再次开口:“算了,今天奶奶过寿,大姐订的礼物就在古玩街旁边的李记药材铺里,你快点去把大姐的礼物拿回来,听到了没有?要是晚一分钟,我找人收拾你!”

话毕,林茹茹也不等张辰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张辰将手机扔给了陈丽,一脸的不爽。

陈丽笑道:“你看你,被训的跟条狗似的,这辈子你就这样了。”说完之后,陈丽拿出车钥匙,上车之后扬尘而去。

张辰看着尾灯,心中暗道:“等以后你求我的时候。”

不过,盯着自己手里的一张支票,和另外一颗帝王珠,张辰又有点茫然了。

如果帝王珠能出手,加上这张二十万的支票,张辰也算是百万富翁了,可这么点钱对于那一个亿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都不够看的。

罢了,先去把大姐的礼物取出来。

在几个姐姐当中,大姐是最不好惹的。

半个小时后,李记中药铺。

张辰迈步而出,入目的墙壁上满是一些黑色的小格子,里面放着各种药材。

此时,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穿着中山装,此人就是李记药材铺的老板,李明。

他趴在柜台上,一手拿着手机看着直播,另外一只手轻轻敲着柜台,看见张辰后,说道:“要点什么?”

张辰刚想说话,李明就道:“等一下,让我看看……看你形体消瘦,颧红潮热,你是来拿六味地黄丸的吧?”

张辰差点没崩住,上去给他一拳。

你才要吃六味地黄丸呢,你全家都要吃!

“我不是来拿六味地黄丸的。”张辰阴沉着个脸说道。

“哦?那真是奇了怪了。”

“我来拿我大姐的礼物,我大姐叫林决然。”张辰道。

“林决然?”李明念叨了一下,忽然两眼放光。

前阵子他这来了个大客户,花了十几万预订了千年何首乌,那妞长得……啧啧,肤白貌美气质佳,就是人有点冷,不怎么爱说话,现在一想起那个女人,李明都觉得那是天上的仙女。

“她是你大姐?”李明问道。

张辰点了点头,没懂李明的意思,李明摸着下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张辰,心中暗道:“不太像啊,大姐长得那么好看,穿的那么金贵,怎么这小子穿的那么土?”

不过,李明也没有多事,直接将林决然预定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千年何首乌是我废了好大得劲淘换过来的,十七万给你大姐,我太亏了。”李明一边拿一边说道。

张辰看了过去,何首乌长得不算好看,在书中记载,还用丑物来形容。

不过这只何首乌看上去却很是漂亮,整个何首乌形状和模样,都像个人形。

在本草纲目记载中,何首乌真仙草也。五十年者如拳大,一百年者如碗大,二百年者如斗栳大。

而这颗的体积,看上去像有一千年了。

但在张辰的一双眼睛下,李明拿出的何首乌立马现形了……

「2015年的何首乌,价值三百元,(半年后)未来价值四百元。」

张辰眼中的未来价值,都是以半年为周期的。

张辰顿时满脸黑线,对着李明问道:“我大姐花多少预定的?”

“十七万啊,这还是看你大姐漂亮,给你大姐打了折,就这么和你说,整个天水市,只有我这一家店,能拿出这个年份的何首乌来。”李明不免得意的道。

坑爹啊……

三百块钱的何首乌卖十七万,这比抢钱还快啊!

大姐一个生意人,要是这把这个何首乌拿回去,那不是不仅亏成马,还得遭人笑话吗?

不行,不能把这个垃圾何首乌带回去。

利用自己的能力,张辰看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一个宝贝。

那是一条干瘪的人参,看上去是麻麻赖赖干干巴巴的,一点都不圆润,但是他的特殊能力告诉他,这条人参起码有三百年以上的年份,价值小一百万。

那些市面上的千年人参,其实可能连百年都没到,而这颗人参竟然足足有三百年……

摸了摸下巴,张辰道:“这颗千年何首乌长得好不吉利啊。”

“哪里不吉利了?这千年何首乌都快修炼成人形了,你看不到吗?”李明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急切的道。

“黑不溜秋的,就是觉得不吉利,反而是这颗人参,感觉挺吉利的。”张辰指了指他看重的那颗人参。

/.酷A匠C网)正版%首B发t/27s0#5+8a3%R5u

无敌从欠钱开始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