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53372) 剑灵 [20]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二十章 鬼也是有脾气的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0]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二十章 鬼也是有脾气的

[20]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二十章 鬼也是有脾气的

“这谁家盖的仓房!给老娘出来!”

这声一听就是王寡妇的,昨日她刚来吵完,今日怎么又来?

我与夫君皆是带着一股怨念来从房中出来,这一打眼就从栅栏处望见对面的王寡妇,此时她正在院子外跳着脚的骂呢。

真是无事生非,我从着地上随便拾起一颗石子直接扔了向王寡妇扔了过去,骂道:“你个泼妇,这大清早的作什么?”

那石子正中王寡妇的脑门,一下砸出一个红点,连着皮也没破,可她一看打中了她,便更是叫道:“你这刻薄的母王八!”

说着从地上拾起一把子的石子朝我扔过来,王寡妇这彪悍的战斗能力使我顷刻间自愧不如,面对如暴风雨般砸过来的石子,我忙是向后躲去。

夫君一把将我拉在身后,无数的石子便立刻砸到他的身上。

敢打到我夫君?我的脾气立马就上来了,不甘示弱的从着地上抓起两把尘土,朝着她扬了过去。

见我发了狠,王寡妇立刻边跑边喊道:“杀人啦,何家娘子杀人了!”

夫君将我拦下,眉毛一挑:“这泼妇不治不行,娘子你躲远点。”

说着夫君便气势汹汹的推开院门,走到王寡妇跟前。

王寡妇见夫君唬着一张脸,又瞪圆了一双眼睛,顿时怂了起来,可输人不输阵,她虽是步步后退,可嘴上却硬的很:“怎么?何十九你还想打女人?”

“你是女人?”

夫君说着,揪住王寡妇的衣领,别看王寡妇身宽体胖,可夫君毕竟是男子,有着一把子力气,硬生生的将她拖了回去,让王寡妇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这一下子,王寡妇浑身上下蹭的都是土,那身看起来用新布料做的衣裳也被地下的石子磨破了。

看王寡妇那样,心疼龇牙咧嘴,眼见着夫君转身走了,她忙是关上院门,回到了自己的地上,王寡妇在着自家的院落里开始叫道:“何十九你个兔崽子,还会打女人!”

边说边是指着徐老伯那新盖的房子道:“这仓房盖这儿可是挡我家阳光,你们得给我拆了!不然我光脚的可不怕穿鞋的!”

“王寡妇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房子挡什么阳光?挡夕阳晒进你家?”

我气不过也是喊了两嗓子,这恶人不骂她,她还得寸进尺。

纵然打起来,我与夫君也绝不会落了下风,这王寡妇还想用撒泼这招真是可笑,当真以为我们不敢打她?以怨报怨,是你先招惹我的!

“缩在自个儿家里骂算什么?不如出来!”我便上前猛敲王寡妇的院门道,“你不出来,我可当你是乌龟,吓得缩在壳里不敢出来!”

自这些日子来,我也发现自己这性格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属那顺毛驴,谁要是跟我出言不逊,我自是忍不了的。

想也是夫君这些年惯得我这毛病了,他对我从来都是好言好语,也未受了什么气,如今遇上这事,我自然忍不下来,做不了什么的温柔妇人。

王寡妇大吵大闹的又招来了不少的人,自然是看热闹的,这些日子我也听说了,王寡妇撒泼的功夫可是这彭阳村第一,从前可都是横着走,战斗力自是彪悍。

可昨日却灭了火儿,料想她会再生事端,可却没想到她连歇都不歇,今儿又找了麻烦来。

今日之事,大家看在眼里,这房子如何也挡不了她家的阳光,可谁也没劝,毕竟田二牛的脸还没消肿,左半边脸比右半边高出一大截子。、

可他见状偏生又是忍不住道:“王寡妇,你还敢惹人家,昨儿还是没出够丑~”

田二牛说完忙是躲了人群后,生怕王寡妇又甩过来一只鞋,他人到虽是长得人高马大,可到底是怂的很,还偏生得一个爱传话的嘴。

既然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我也不想跟这种人费口舌了,多说无益,她就是来找茬的。

我卷了卷袖子,打算给她来几拳,虽然她人高马大,可我有夫君在身边,总也是吃不了亏的。

正欲冲上去,我却被突如其来的徐老伯拦下,只见他一双眼睛红红的,看样子还是难过的很,道:“小灵儿啊,这女人太过分,说是仓房又说老朽的房子挡了她阳光,这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

我提醒道:“她眼里本来就没有你,因为看不见你。”

徐老伯飘到王寡妇身边,一只手便掐住了王寡妇的脖子,只见王寡妇立马双手伸到脖子处,似乎是想掰开那脖子上的东西,可却是碰不到徐老伯,反而在旁人眼里,她是抓着自己的脖子狠狠的挠着。

我与夫君看得见,自然是见怪不怪,可是旁人却是看不见,只能看见王寡妇忽然发了疯似的挠自己的脖子,此时众人忽地没了声音。

“王寡妇,你这是做什么,快松手!”冯嫂子再一旁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可是王寡妇根本就听不见这些话,徐老伯正狠狠的扼住她的喉咙,王寡妇喉咙里发出“咳咳”的声音,眼球也开始凸出来,五官甚至扭曲到一起。

田二牛忽地说道:“王寡妇这样不是中邪了吧?”

众人一听不好,忙是上前将王寡妇的手硬生生的掰了下来,这才让大家送了口气。

可王寡妇那模样并没有半点好转,毕竟徐老伯的手还掐在王寡妇的脖子上,她能好才怪呢~

冯嫂子上前摸了摸王寡妇的额头,道:“怎么冒出这么多的汗?”

忙是叫道:“快送进屋里吧!”

不待有人将王寡妇抬进房中,便是看到她身体忽然软了下来,连着挣扎的力气也小了很多,再看那模样,好似是有出气没进气。

不知谁“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周围人忙是躲开来,这才见到王寡妇的脖子凹陷出五个手指印,就像有人正扼住她的脖子。

“这是招上鬼了吧?”

心直口快的兰七指着那还在持续凹陷的手指印说道,说话间,她的额头上也冒出汗来。

我眼见徐老伯那双眼睛忽然变得黑了起来,这样下去可不得了。

剑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