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53372) 剑灵 [17]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七章 撒泼打滚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17]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七章 撒泼打滚

[17]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七章 撒泼打滚

却是未料到,我这话一出,王寡妇的脸变得比天儿还快,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似的叫道:“你们这一家,真是欺负人到家了!欺负我身边没一个男人,偷了我的东西不说,还凶成这样!”

硬来还好,可她这软刀子杀人,立刻使我与夫君陷入众矢之的。

周围的人见王寡妇家里的东西确实都在的我家,虽是王寡妇平日不招人待见,可我与夫君是刚来这彭阳村,是个地地道道的外人,且又是“人赃并获”,确实没个理。

“一大早就偷东西,当我们彭阳村里没人?”

“抓去见官吧!”

“先打一顿,再扔走!”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我自是气不过,此事与我夫妇二人并无关系,都是那该死的徐老伯!

我道:“这一大早的我们连这门都未出,你怎么能说是我们偷的!”

在着地上撒泼的王寡妇叫道:“不是你家偷的,那这些东西都张腿自己跑来的?”

“那谁知!”夫君道,“若是我们偷得,这些东西这么多,要费大把子的力气,我们才起来可没这功夫!”

“谁知道真假!”

夫君指着满桌的美味佳肴道:“这些东西可是我们一早就做的,总不至于,去你家偷完东西,又赶快来做饭,我是有多大力气!”

这话一说,周围的乡里乡亲开始嘀咕起来,看着满桌的美味,起码要好一两个时辰才能做完。

“那你们天没亮做朝饭不是更可疑!”王寡妇开始煽动四邻,叫道,“指不定又去谁家摸这个顺那个了!”

“你倒是来给我找找这些东西!”

夫君在着一旁将菜往地上一倒,给我这个心疼啊,不过好在徐老伯还能给我们变。

王寡妇一看这菜是没见过的东西,不过看那模样,就是吃不起的东西,便是道:“别扯东扯西的,偷了东西死不认账!”

“我们买得起这些东西,就算真想用,也不至于偷!”

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我的耳边依稀听到四邻再说,没想到夫君是极有银子的富户,看来是有钱人来这儿过隐居的生活了。

王寡妇一听此时处境对她不利,便是在地上又是打滚,又是嚎叫起来:“我家那死鬼,你真不是东西,早早就走了,留我一个寡妇在这儿受气,出了事都没个人帮忙!”

她边说边开始啜泣,看那样子应是看要哭了,可左等右等也不见她的双眼落下泪来,就是干打雷不下雨。

这一套表演,街坊邻居的应是熟悉的很,竟是无一人替她出头,看来大家已是相信我夫君所言。

一个穿着粗布短打的糙汉子道:“我说王寡妇,你还不嫌丢人,快走吧!”

众人一听随声附和道:“走吧,人家能图你那点东西?”

王寡妇冲汉子一啐,骂道:“田二牛你在那瞎说什么,我这些东西跑这来,总得有个说法吧!”

她声音有些嘶哑,似乎是喊累了,肥胖的身子从着地上起来,对着夫君一伸手道:“两钱银子!这些归你了!”

“两钱?王寡妇你的心够黑的!”

田二牛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说道:“这铁锹都上锈了,那砖瓦都是十来年前你家的盖房子剩下的,这些沙子、土啥的,咱村后院挖的,前儿还听你说这些破烂害事儿……”

“闭上你那破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王寡妇撒起泼来,从着脚上脱下鞋子直是甩到田二牛脸上,她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骂道:“有你啥事!”

田二牛一听,也不看热闹了,拿着王寡妇的鞋扔出去好远,便是捂着脸,头也不回的走了。

夫君从着怀里摸出一钱银子扔到王寡妇手里:“这些都多了,可不过看你一个女人的,让你拿走也不容易。”

王寡妇一看银子,脸上立刻露出喜色:“行了,就这样吧,算我卖给你的。”

说着便是一颠一颠的去检被田二牛丢的鞋子,对着围观的邻居道:“行了,就散了!”

周围人打趣道:“王嫂子,你不说人家偷你东西了?”

怀揣着银子的王寡妇心情似乎格外的好,竟然没有破口大骂,而是回了家,此时我才发现,王寡妇就住在我家对门,看来是对门的邻居。

夫君可算是一战成名,没落了别人把柄,这小偷的名号若是落了,那以后村里人的吐沫星子都蒙淹死人!

待是乡里乡亲的走后,夫君的脸色阴沉下来,叫道:“徐老头子你给我出来!”

徐老伯慢慢的飘到我们眼前:“这个是老朽考虑不周,哎,人老了,不中用了!”

“躲什么?”我道,“若不是夫君急中生智,我们可就待不下去了。”

徐老伯飘到夫君面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以后,村里的人可就高看你们一眼了,毕竟你们现在可是深藏不露的有钱人!”

见过无耻,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我与夫君可算是一穷二白,这谎话说的可是有些大了,以后可不知如何圆场!

我冲到徐老伯面前扒拉着手指算道:“这话说的倒是轻巧,以后用银子的地方可少不了,到时候你让我们如何打肿脸充胖子!”

“这不有我?”

徐老伯随手一变,变出了十两银子,我不禁目瞪口呆:“这……这?”

家里有了个聚宝盆?

可随着他一吹,又什么都没有了,徐老伯笑道:“这能糊弄一会儿,要是久了可就露馅了。”

“那有什么用?”我失望起来,原是白高兴了。

徐老伯连连摇头:“非也,若是去那些个勾栏妓院,那些嫖客随手就是这些银子,你就是拿出来,过后也没人发现是你!”

什么是勾栏妓院?我有些纳闷,不过我有什么不懂,问夫君便好,夫君定会告诉我的,可今日竟然不同,当我问向夫君,夫君却是连连摇头。

“别听这老不休的瞎说。”

我的肚子适时的“咕咕”叫了起来,抬头一看,原是天已大亮。

“快吃吧,我都饿死了!”

剑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