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53372) 剑灵 [18]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八章 欺负鬼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18]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八章 欺负鬼

[18]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八章 欺负鬼

我正是要坐在圆凳上,却是一屁股的坐在地上,痛的我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在我向前一看,可是傻眼了:那些饭菜怎么都没了?

“这些都是我变的自然会消失。”

徐老伯嘿嘿一笑,又变出一桌饭菜,和着才刚竟不差分毫,看着满桌佳肴,我泪流满面:“老伯,这些东西,能看不能吃,有什么用?”

“能吃!”徐老伯用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碗里递给我,“你尝尝。”

这肉一入口,我不禁叫道:“真好吃,这红烧肉真不一般!”

徐老伯摇了摇头:“这可不是红烧肉,这是九转神仙红焖肉,需要……”

我哪有空听他说这些,拉着夫君便是给他夹菜,同时不忘自己嘴里塞的满满的。

不一会儿,我二人便已风卷残云之势,将饭桌打扫个干干净净。

这满桌几十道菜吃下来,自是心满意足,可不知为何我仍是不觉有丝毫饱腹之感。

我看了看夫君,却是发现夫君也看了看我。

竟是不约而同的说道:“怎么不饱?”

“这个,你们主要能尝到这个饭菜的滋味儿就对了,至于别的嘛,都是小事,小事!”徐老伯在一旁眼神飘忽,说话亦是不着边际。

看来这菜也是假的,就是能尝到个味儿,虽是味儿好,可到底还是饿。

夫君不声不响的抱起一堆木柴,来到灶台下生火做饭。

徐老伯在着一旁叫道:“哎呀,你们如此磨成到底何时能完事?”

任是他说再多的话,夫君都是不发一言,看来他真的是有些生气,徐老伯这一早上净是惹事了。

不过,我今儿可是头遭发现夫君的脾气也挺大,平日我竟一点没感受到。

今日不过是住第二日,也没个去市集买些菜的,家里还是只有些鱼,不过已是变成鱼干了,我在着一旁看夫君有些费力要剔除鱼刺,便道:“直接放锅里就好了,这么费劲做什么?”

“这样吃的时候就不怕你再吃鱼到鱼刺了!”

夫君脸上又浮现出笑意,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这一笑,我竟也跟着笑了:“不怕,我有夫君!”

“你啊~”

他刚欲碰我的额头,忽然收回了手,笑道:“手有腥味。”

昨日吃的是烤鱼,今日夫君又做了炸鱼,本是有些腥味的鱼在他手里一顿伺候下,竟是异常鲜美,外皮酥酥的咬在嘴里的脆脆的,里面的鱼肉又是白白嫩嫩放到嘴里直接就化了似的。

这鱼做的太好吃了,竟大半都成了我的腹中之物,夫君格外细心,吃了那么多,竟然一个鱼刺都没有。

徐老伯闻着香,也过来“尝了尝”,他是鬼,直接吸这些炸鱼的香气,不一会儿就听到他打了几个响亮的饱嗝,又是不住的拍了拍肚子:“十九可以啊,以后老朽的吃食可要仰仗二位了。”

“可以,只要你少惹些祸,我夫君自然会做好吃的给你!”

好容易等到吃过饭,徐老伯可急的不行,我自是奇怪,他不是什么都会变,那这房子,他也搭把手盖下多好,可却才知,徐老伯并不会盖房子。

对此,我自然循循善诱,谁也不是一开始就会,自然是一点点学起来,不如让我夫君教,岂不是多了个傍身之技,将来行走江湖,也可免除风餐露宿之苦。

许是我这一番话说动徐老伯,他唉声叹气的跟着夫君开始盖房子。

徐老伯虽然平时能变个这个,拿个那个的,说话又能无理搅三分,可这干活却是脑瓜不灵的很。

别看夫君平日对我温言软语,可徐老伯惹不时弄倒这个又弄毁那个,夫君立马对他吼叫起来,惹得旁人还以为夫君是在吼我。

几经波折之后,夫君便决定放弃这个朽木,不过徐老伯搬运东西倒是一把好手,当夫君发现没沙子、土、石头的嘱咐了徐老伯去后山挖,不出一会儿的功夫,徐老伯便立刻带来。

对此,夫君道:“也算是触类旁通,为师稍感宽慰。”

反正也是给徐老伯住的房子,他也没什么分量,便是来个大风把房子吹塌也砸不到他半分汗毛,夫君便是粗略的盖了间房。

这自是不甚美观,且徐老伯要的前厅、茶室、书房等全都没有,只有一间卧房。

对此徐老伯只能望着手中的图纸老泪纵横,直是不住的说道:“没良心的。”

倒不是我与夫君欺负了他,反正有容身之所便好,若想一日盖完房子,只有这法子,不然徐老伯今晚又会飘到我与夫君房间。

盖完了这房子,徐老伯回到自己房中默默流泪,看他那模样倒是可怜。

不过,我更觉夫君可怜,这一天造的是灰头土脸,晌午饭是徐老伯做的,因着没有别的食材,依旧是做的鱼,可他做的是直接将鱼放到锅里煎,变成了鱼干,没味又腥,最后都没吃好,我还好,只是在着一旁递些铲子类的小东西,可夫君着实是饿了。

可家里没有菜,只有些个鱼,难道还吃?

我琢磨着,不如去找冯嫂子家里借些个粮食蔬菜的,对付好晚饭再说。

正准备出门,却听响起一阵敲门声,我出了院子隔着门缝向外一看,原是李娘子。

我将李娘子迎进院中,她将着手中篮子往我怀里推:“何夫人,这是我自家小院种的菜,没有一点肮脏之物,都是奴家一点点用井水浇灌的。”

肮脏之物?我想了会子,便是明白了,原是用来让粮食产量高些的粪便、或是草木灰之类的。

昨日听冯嫂子说李娘子家原是高门大户,如今落了难了,这才到了彭阳村来,今日一看,果然是讲究的很。

许是看我有些愣神,李娘子以为我是嫌弃了,道:“何夫人,你别看这些蔬菜长得丑陋,可却是格外的好吃,从前我也……”

说到这,她忽是住了嘴,眼中已有也隐约的泪光。

“李娘子这富贵是身外之物,现在不也很好?”我宽慰道。

“没事。”李娘子,立马又恢复了才刚的温柔,向着四周看了看,目光便落在徐老伯的房中。

剑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