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53372) 剑灵 [5]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五章 这剑有魔力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5]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五章 这剑有魔力

[5]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五章 这剑有魔力

可一股力量好似从着那生锈的剑中传到我的身上,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我定是在哪里感受过。

“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她说着有时间,却步步紧逼。

不得不说,她刚才的举动,让我十分痛苦,便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直到退到无路可退,本以为命休于此……

不知为何,她越近,我忽然越兴奋,不对,这感觉不是我在兴奋,而是手里的这把剑……

“你别过来,小心这剑会杀了你!”

我不想杀人,因为刚才的感受让我痛苦,所以好心提醒道。

谁知她却并不领我的情份,反而走进我,她在我的剑前伸出了脑袋,又用手指着脖子,嘲笑似的说道:“来来,你用你手里的那把破玩意儿砍下我的脑袋……”

她正说着,我手里的剑竟然跟着挥了出去。

眼看着她的脑袋从着脖子上搬家,事情发生的太快,她连叫一声的时间都没有,接着脑袋骨碌到地上,临了,我还能看到她眼睛眨巴了下,又死死的瞪着,接着便没有了任何表情。

这就是死不瞑目吧。

接着她肥壮的身子也倒了下去,脖子里顺势喷出了鲜血,噗嗤、噗嗤的,向着四处迸发,我丢下手里的剑,忙用手捂住她的脖子,想捂住那不断涌出的鲜血。

可丝毫用处都没有,鲜血顺着我的手指缝,不断的涌出,还散发着热气……

忽然外面响起一阵嘈杂,接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娘子,我一早去市集给你买了些胭脂水粉,你快来看看。”

我听得他回来了,便叫了声夫君,可是我不能松手,若是松手,这血流的更快了,会把我们的新房弄脏的。

便忙是叫道:“夫君,你快进来!”

“哎!”

听得出他十分开心,我也想见见那胭脂水粉是什么,便睁着一双期待的眼睛看了过去。

“这胭脂配你的脸肯定好看……”

他正说着,一脚已迈了进来,可是我却看到他忽然停住,像是静止了一般。

我伸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可他却毫无反应,待是我又叫了一声“夫君”,他这才缓过神来。

可手里的东西却是“啪”的一声掉了下来,我伸手捡了过来,问道:“这是胭脂?”

而后看了看此时满是血色的地面,道:“你还嫌咱家红不够多啊?”

他大步流星的朝我走来,一把将我紧紧抱在怀里,不断的摸着我的头,絮叨的说:“别害怕,别害怕……”

让我整个脸帖在他的胸口,我不明所以,却能感受到他胸口处有一个东西在猛烈的跳动……

明明是他比较害怕,我从着他怀里挣扎出来,指着正捂住周凤娥的脖子处的手道:“为什么害怕?只是我得捂着,不然血会流出来了。”

望着此时四散开来的血,我对夫君道:“哎,原来人的血可以这么多。”

许是我这话有什么不对,他忽然从我身边弹开:“灵儿,你怎么会说出这么冷血的话?”

“啊?”

我不明所以,这是实话啊……

“娘~娘~”

外面是二十的声音,他在外面找着周凤娥呢,我刚想叫,夫君却捂住我的嘴,他对我摇了摇头,面色沉重起来。

他……莫不是在怪我?

那可不对,若不是我动手,哦不,是我手中的剑动手,现在死的可就是我了。

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夫君,他看我的脸色终于没那么可怕了,我长舒一口气。

他拿了些衣服将地上的血迹擦干,又悄无声息的拿了许多的水,一遍遍的擦着,看着房里已经恢复如初,便道:“我把她埋了吧。”

“哦,那我也去。”

“那是必然,你又不会撒谎,万一说漏了怎么办。”

夫君说话声音还是一如往常,若不是看他面色凝重,我还真以为没什么事呢,经这么一看,我可能惹祸了。

不对,是那剑,可它毕竟帮了我,若不是它,我可就死了。

想到这儿,我走到剑旁,将剑捡起,准备收回剑鞘之中,却不知是不是错觉,我隐约看到剑尖处发亮了些。

这真是我的护身符,我得带着它。

看到我将剑配在腰间,夫君只看了眼,便不再说什么。

将周凤娥裹成一团,他便拉着我出了房间。

“哥,你看到娘了吗?”

迎面却碰见异常慌张的二十,他猛然的发现让夫君吓了一跳,拉着我的手似乎有些僵硬。

“没……没有。”

夫君说话竟然有些磕巴起来,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你去邻居家问问吧。”

“娘从来没如此过……”

二十的话里已经隐隐有了哽咽之声。

夫君许是心急,也没安慰二十,而是拉着我紧忙出去了。

我听到背后的二十嘀咕了句:“这俩人今日怎么如此怪。”

夫君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朝着不认识的地方走了好久,又警惕的朝四下打量起来,这才松了手,他罕见的让我帮了忙。

低声嘱咐道:“咱们快点弄,轻点声。”

“我们为什么这样?”

对他这一番举动,我着实是不满的,一来是周凤娥要杀我,我只是防卫,这事儿就算说出来,我也没错;二来就是,这剑帮我杀的人,纵是要找凶手,也跟我没关系。

“你以为别人会相信你所说的剑杀人?”夫君低声道,“这太过荒唐。”

“你信么?”我随口问道。

他竟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信!”

等到一切完成之时,夫君带我走在这无尽黑暗的小路中,他叮嘱我,不要将此事说与任何人,就让这些烂在肚子里。

我照例“哦”了一声,借着手里的火把,他看到我腰间的佩剑,低声道:“不如,我们把它丢了,听你的话说,这剑有些古怪。”

“哪里古怪?”我忙是护住了它,“若不是它,现在你可就找不到我了!”

他忽然一笑:“也是,它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当是快到家时,我们远远的就听到何生和二十的声音,他们扯着嗓子喊着周凤娥,可怎么会有消息呢?

剑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