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53372) 剑灵 [3]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三章 我可没有醋坛子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3]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三章 我可没有醋坛子

[3]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三章 我可没有醋坛子

“夫君?”兰花一听从何十九的怀里的钻了出来,她看我的眼睛好像带着怒火。

“成亲还出来勾三搭四的,真不要脸!”兰花一巴掌甩在夫君的脸上。

“我就是不成亲,你也不会跟我。”夫君浑不在意的说道,“你们都是这样,我也奉陪,反正我不吃亏。”

说着他有露出他招牌的笑容,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我突然觉得他的笑容有点贱。

看来夫君让我过来是让我看个好戏,我挑了个能看清楚的地方坐了下来,看着二人你来我往的一番唇枪舌剑,不得不说,夫君还挺能说的,一点也没落了下风。

兰花似乎说不过了,用手指着夫君道:“你!”

夫君也不客气,对她甩了个鬼脸,这倒是好笑,我不禁笑出了声。

可能是我笑的不是时候,兰花竟然气鼓鼓的走了,边哭好像还边抹着眼泪。

“你看戏倒是舒服!”夫君似乎有些累了,他也坐在地上。

“倒是蛮有意思的。”我赞赏道。

他不断的打量着我,似乎想在我脸上找到什么,我却是不明白。

他说着,手开始摸了过去,和刚才摸兰花一般,又露出特有的贱笑:“以后还得给你补充点营养。”

又凑了过来,神神秘秘似的说道:“我刚才和她那样,你的心不难受?”

“难受是何物?”

我从着人脸上看得出开心、不开心、生气、愤怒的都有,可难受却是没看到,遂是摇了摇头。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心!”

夫君明显是不高兴了,嘴里嘟囔着,可还是被我听到:“还真是没心没肺活得不累。”

看他这么说,好像也真是如此,我从未感觉到累,可能从前是我一个人的缘故,也从未感受到喜怒哀乐。

“这点,你还真要和兰花学着点~”

夫君撅了噘嘴:“一点也不知冷不知热的。”

“哦。”

我见他这模样有些失落,学兰花?那谁不会?我脸上大多的表情都是和人学的,对于无师自通这点,我还是有点小骄傲。

我现学现卖的倒入夫君的怀里,也学着那肉麻的声音叫道:“十九~人家心好疼~给我揉揉~”

“哈哈哈!”

对面的夫君却是一点也不接着倒在他怀里的我,任由我的脸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而他自己却捂着肚子笑了半天,到后来,还能明显听得出他的声音有些嘶哑。

到最后,他笑累了,这才想起我来,看着我又是几声笑,似乎带着几分褒奖:“灵儿,学的还挺快。”

说罢还弹了我的额头下。

等到田边被夕阳染得火红火红的时候,夫君这才停了手里的活,朝着我跑来。

这次,他握我的手时候,松了不少,似乎是格外留心的,另一只手拿着一些菜,肩上还抗扛着个锄头,连同他早上长衫。

不累吗?我看着他手里这么多东西,顺手从他手里要拿那些个菜。

谁知,他的手却麻利的让开,轻巧的夺过我的手:“别碰,你这手可不是碰这些的。”

跟着他走,这一路好像特别近,感觉比我从前的日子有意思多了。

从前,总觉得路也远,山也高,日子也长,我也不知去往何处;如今,这日子好像变短了,也知道去哪儿了。

可却不知,得来的这一切到底是好是坏?

一路上,我们似乎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都说祝福我和何十九早生贵子。

还有些人似乎说话没那么客气,还有问我是不是被拐来的,竟然会嫁给这么个流氓。

对于这些我自然不在意,何十九仍是露出他那贱笑的模样:“怎么样?小爷可是有福之人。”

回到家,还是要面对今早要见的那一帮人。

果不其然,正如夫君所说,他们看到我们依旧没个好脸子。

不过,正如夫君所说,我当真是个没心没肺之人,竟不觉得什么,你们不喜欢我,那我就不说话好了。

二十倒是笑嘻嘻的,打着我们一进门就窜到我身边。

夫君恶狠狠的瞪他一眼,他立马不敢说些什么。

忽然一个东西甩到我面前:“拿着木盆把这些菜给我洗了!家里可不养吃白饭的!”

说话的正是那个胖女人。

虽然这些话我敢断不是什么好话,可我觉得也没什么,捡起已经掉落在地上的木盆,环视了四周一下,眼睛定在夫君手里那一大把菜上。

可是他说过我不能碰这些东西,那我是碰还是不碰?我有些纠结。

夫君手里的菜一点没有递给我的意思,反而双目圆睁,看着眼前三人,反唇相讥道:“闲饭?咱们一家子可只我一人下地干活,你们谁伸手了?”

胖女人自知理亏,声音也没了刚才的仗义,可仍是一副没理嚼三分的模样:“你爹身子不便,你是知道的,你弟弟不得去学堂嘛,你娘我不是每天干活儿吗?洗洗涮涮的还不都是我?”

“那你就继续干!”

夫君将我手里的木盆夺过,一把仍在胖女人眼前。

而后拉着我的手进了房间。

身后便开始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喊叫声:“造反了,这是要造反了!”

“这样好么?”

我问道:“这不是娘么?”

夫君却是没了之前的笑脸,冷冷的说:“我可没有这样的娘,那是我后娘。”

接着他便跟我将起来从前的事,我知道他一定是第一次和别人说,不然……他不会讲这么久……

不过,我才知道,他的竟然这么可怜,平时可是一点看不出来。

何十九的娘生病而离世,爹爹何生再续弦,娶个母老虎叫周凤娥,生了个弟弟对他更加不好,他被赶在这牛棚改造成的房间生活,二十有书读,他只能下田,从前他不计较,可自从昨日捡了我回来,一切都变了。

听到他说到这,我反而有了兴趣,怪不得周凤娥喊着造反了。

可是当他说到这,竟然看了下我,接着又笑得眯起了眼睛:“我当时确实想占你的便宜。”

我看了看浑身上下,只有腰间这把剑,便再没别东西。

剑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