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53372) 剑灵 [2]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二章 真是个傻瓜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爪机阅读官网
[2]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二章 真是个傻瓜

[2]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二章 真是个傻瓜

身边的何十九却是蹑手蹑脚的出去,我听他出去后,又吵了几声,听着还挺凶的,好像是那女人很讨厌我,她的话全是在说我。

既然是说我,那我就出去看看吧。

抱着这个心态,我穿了衣裳,正欲出去,却看到我那躺在地上剑,一弯腰,将它捡起来配在身上。

怎么也是我身上的东西,丢了好像缺点什么。

一打开门,竟然看到满院子的人。

何十九就站在中间和他们吵得面红耳赤,他手里拿个笨重的东西对他们挥舞着,那些人似乎有些害怕,可嘴上却仍旧不依不饶。

“哥,你快让她走吧,咱们家的吃的都不够。”一个和何十九长相相似,但是白的多的男子说道。

“二十,你和他说这些有用?昨日直接把那女子给睡了,他还真不是个东西!”昨日那个胖女人说道。

而胖女人身边的老翁却是不发一言,只是不断的皱着眉头。

“十九”

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叫道。

也许我的发声是个错误,这么一叫,几个人全都看向我来,那个叫做二十的人竟然跑了过来,他的眼睛有些亮亮的。

“长得还真不错。”他随手摸了摸的脸,手有点凉,我稍微向后躲了躲。

他看我的模样是高兴的,可不知为什么刚才还要赶我走。

既然是夸赞之词,我当然要回句“谢谢”

“滚!”

何十九却跑过来,一把将二十推了出去,他看起来很生气,随着挡在我的面前,将我与他们隔开,我便见不得他们的神情,只能在着身后听着。

“怪不得哥哥要把她留下,要是我,我也留。”二十的话听着好些了,我也松了口气,还以为要被赶出去了,这也算庆幸。

可为什么庆幸我也不知道,我明明不会感到孤独,在着来这以前,我也是一个人,四处的走了好久,若再是推到从前,那便是更久,我好像没有形状,只有些感觉,在着无尽的黑夜里游来荡去,却也不曾有何孤独。

“走!”

何十九拉着我的手,又扛着那笨重的东西离开了这些人前。

“我以后不会让别的男人碰到你!”何十九似乎余怒未消,他又笃定说道,“一根头发丝都不行!”

“为什么?又不会碰坏。”

他热乎乎的手拉着我,倒是格外舒坦。

“你!”

他狠狠的瞪了下我,而后又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哎,真是个傻瓜。”

“你又说我!”

虽然很多事情我不明白,可好歹也懂些。

“算了!以后我好好教你吧!”何十九有些无奈的说道。

对于他这样话说半截的感觉实在是让我难受,也许我想的一切都写在脸上,他竟如猜透的心思一样,笑了笑:“也无妨,以后有我在,也用不着你懂什么。”

“哦。”

就这么大手拉小手的,他带着我走到了一处人很少的地方,到此他才终于松开我。

我可是松了口气。

不得不说,他的手实在是有力气,这一路走来,我的手都被他攥的生疼。

缩回了手忙是揉了揉那发红的手指头。

看着我这举动,他抢过我的手指,问道:“疼了?”

我点了点头。

他跟拿个宝贝似的吹了吹又揉了揉:“下次疼了、不舒服了,你就说,憋在心里,我又不知道。”

“哦。”

我倒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看来我果然是个傻瓜。

看我好些了,他把肩上的东西拿下来,对我笑嘻嘻的道:“娘子你在这儿坐着,夫君我去中田。”

“哦”

“哦什么!”他又恢复了昨晚的模样,在着我的脸上捏了捏道,“要叫夫君。”

“这是稻草,你坐在这儿。”

临了他还不忘将我安排一下,这倒是不错,不用我自己胡乱的走,倒也不用动脑子了。

唔,脑袋大概是这么变笨的吧?

我坐在稻草上也没什么事,照例发起了呆,在着他身后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把外面的长袖衣裳脱了露出个褂子,两边的应该是肌肉吧,倒是看起来别有风味。

风味?应该是这样形容的吧?我不禁舔了舔嘴唇。

当阳光照在他身上时候,他好像出了好多的汗,不过,我也知道,为什么他里面的皮肤白嫩白嫩的,而外面是古铜色的了。

“十九哥哥~”

一个甜甜的女声入了我的耳朵,我警惕的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穿着麻衣却是一脸娇羞的女子,她手里提着个篮子,就往何十九那跑,似乎关系很是不错。

“十九哥哥,你怎么一个人啊?”她说着往何十九身上蹭了蹭。

看来我的夫君还挺受欢迎的,既是人缘好,那我理应为他高兴,虽然我并没太大感觉,可还是学着他的笑容,眯起了一双眼睛。

可是我却看到何十九往我这边看,他似乎是有些抗拒的,可看我这番笑模样之后,脸色忽然一变,接着也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一把揽住女子的腰:“兰花,几日不见,你好像胖了。”

“啊!”兰花有些生气的模样,忙是上下看了自己一番,撅着嘴,“哪里胖了?”

何十九的眼睛停在她的胸前:“这里。”

我听了也不禁往她那看,在看看自己,是有些瘦……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兰花却是高兴的不行,她那身子似乎柔若无骨,一下瘫到夫君怀里,有些肉麻的叫道:“十九,人家心好疼~给我揉揉……”

对于夫君这品质我自然赞许,对人能帮就帮,我脑子一闪,恐怕,昨天他也以为我有危险才救我回来,其实他却不知,我并不怕那风沙,站着也没什么感觉,所以,我深以为,自己恐怕是不同凡人。

想来若是如此,那昨日他跟我呢喃之时的话正好相反,跟着我,才是夫君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他抱着兰花,回头却又看我。

为何又看我?莫非是让我过去?

我接收到他的指令,起了身走了过去,可能我此事做的正合他意,他嘴角分明翘了翘。

“夫君,什么事?”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剑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