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第268章 我能不能少吃点……

[270]第268章 我能不能少吃点……

中央祭坛,魔法阵内。

此刻,伍德挥舞着手臂,唾沫横飞,正在专心与众人讲些什么……

而海琳的情绪早已平复下来,默默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艾克担忧地看了一眼海琳,心中困惑不已。

先前海琳前辈好端端的,突然像神经质一般,一会笑,一会哭。

甚至忘了被困于此地,激动地跑到魔法阵的光幕旁,似乎是打算到祭坛外去看看。

还好被众人及时发现,一把拉住了,否则直接一头就撞到光幕上,那就危险了!

之后众人安慰了一顿海琳,并询问原因。

海琳慢慢平复了激动情绪,却又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头坐在那,沉默不语。

有精明者,隐约看出了海琳的异常,似乎与之前突然出现的一场雨有关。

又联想起伍德大长老之前的异状,便开始向伍德询问。

起初,伍德还支支吾吾不肯说,但众人,特别是圣域联盟的人,都深知其脾气。

“伍德大长老最近精气神真好,看着又年轻了十几岁,真是老当益壮啊!”

“伍德大长老乃我们圣域联盟的顶梁之柱,我辈高人,遇事从来都是波澜不惊,气定神闲,这世上能让大长老惊讶的事,必然是天大的事……”

“大长老见多识广,学富五车,必然认识这雨,您老就说出来给我们长长见识吧!”

“大长老,之前您教我的那招‘一点寒芒先至,随后枪出如龙’十分好用,用了以后,我夫人直呼舒服,夸我厉害,大长老真乃神人啊!”

“伍德大长老金枪不倒……”

在一箩筐好话加马屁下,伍德眯起眼睛弯着眉毛,嘴角都快合不拢了。

于是乎~

才有了现在伍德唾沫横飞的样子。

艾克本来是有些担心海琳的,但奈何伍德的故事太吸引人了。

很快,他便被伍德讲述的故事所吸引。

“话说三百年前,大陆横空出世了一名万年难遇的天才,但因行事作风随心所欲,不守规矩,又被人称为‘狂徒’,相信在坐的诸位也都听过。”

“狂徒?”

“啊,这个我有印象,好像是叫拉克西,这人是三百年前突然冒出来的,之前一直都是默默无闻。”

“啊,我想起来了,是三百年前那个“天空圆顶三日火雨”事件吧!

那个传闻以一人之力,差点攻破了银色城邦十万法师加固的守城大阵,差点毁了天空圆顶的狂徒……”

“嘘,小声点,海琳还在这呢!”

“啊,为什么?”

“三百年前银色城邦的环首便是海琳!”

“……”

众人一时炸开了锅,显然他们也是听过这件事的。

没办法,三日火雨事件实在太出名了,别说大陆上了,就连圣域联盟的人,几乎都没有不知道的。

毕竟,那可是一人力敌十万法师,虽然十万之数是个夸张的手法。

实际可能只有一万精英以上的法师,剩余的都是学徒级别的法师,且这些法师只是用魔力在加固大阵。

但这也不简单了,至少在场的除了伍德大长老勉强可以办到外,其他人都不行。

圣域虽然强大,却并非无敌,十几个九阶强者,或是百来个八阶强者,便可逼退圣域初阶。

类似一方势力中,会组合技,组合魔法阵一类的冠军军团,便是一般的圣域高阶遇上了也要绕道。

换言之,这个狂徒,一出道,便做到了大部分圣域都无法做到的事。

一旁的艾克,听的那叫一个心驰神往啊!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接下来,伍德又讲了一些有关拉克西的事迹,用一句话来概括,此人十分神秘,过往不详,但会不少逆天的手段。

其中,之前那场怪异的雨,便是他的逆天手段之一,似乎是一种感知手段。

众人这才了然点了点头,感知类魔法,确实是以水系居多,这没什么问题,只是……

“大长老,也就是说,之前是那个狂徒在窥探这里?他也来到神之遗迹了?”

“多半是……”伍德点了点头。

“那狂徒应该发现我们被恶魔困住了,会不会来救我们?”

“那狂徒也是大陆上的人,应该不会见死不救。”

伍德却是摇了摇头,无奈一叹:“不好说,你们想想,他都三百年没出现了,不问世事多年,突然出现在这神之遗迹,肯定有其他什么目的,何况他的为人……”

“对,大长老说的对,这狂徒做事想来随心所欲,火雨围困天空圆顶的事都做得出来,看着就不像是助人为乐的好人。”

“就是就是……”

众人一时议论不觉,大部分都是在说某人的坏话。

这让一旁的海琳面色一变,当即忍不住了。

“胡说,不许你们说他的坏话,也不许你们一口一个狂徒的喊他,他有名字的……”

众人:“”

海琳:“⊙▽⊙”

海琳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说漏嘴了,急忙闭嘴了。

这下可好,众人看海琳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透着一股原来如此的玩味模样。

不过,看到海琳有坐回去了,众人也识趣没问。

这时,有人发现了一个盲点。

“对了,大长老,你怎么会对这个狂……咳,拉克西这么了解,你们以前认识吗?”

这话一出,众人注意力瞬间被转移过来了。

然而,刚刚还唾沫横飞、侃侃而谈的伍德长老,突然间闭嘴了,眼神望向别处。

伍德:“( ̄— ̄*)”

众人还欲再追问,却在此时,亡灵巫师甘道夫突然发出一声骨骼摩擦的渗人惨叫。

“啊,什么东西咬我屁股?”

他直接蹦了起来,在身后不停地拍打着。

随着他的拍打,众人看到他身上落下了几只虫子,金色的甲虫。

“奇怪,这祭坛上有虫子吗?”

“不可能,这里乃是遗迹核心,终年被上古魔法阵笼罩,禁绝一切生物。

恶魔破阵取走宝物后,又被设下地狱魔法阵,怎么可能会出现虫子!”

“那会不会是从外面爬进来的?”

“怎么可能,这地狱法阵如此坚固,我们都出不去,虫子难道还比我们强,能闯进来?”

“会不会是哪里有漏洞?”

“别想了,它们要是真是从外面进来的,我就把祭坛中央那座石台吃了。”

众人因为突然出现的虫子,感到诧异不已。

而下一瞬间,艾克发出一声惊呼。

“啊,诸位前辈,你们快看,好多,好多……”

“好多什么?”

“好多虫子,快看,满地都是!”

却见祭坛地面上,不知何时,突然爬满了数量众多,密密麻麻的金色甲虫。

而众人不远处,一处地面已然翻起,露出一个幽深的地洞,密密麻麻的金色甲虫,正是从那个地洞中爬出来的。

绕是众位圣域见多识广,此刻也宛如活见鬼一般,一个个瞠目结舌。

“天呐!”

“这些虫子居然把地面的魔法阵挖破了?”

这是什么虫子啊?

金刚钻虫吗?

这可是连圣域高阶的伍德大长老都无法破坏的魔法阵,它们居然挖破了。

特别是,刚刚那个说“虫子难道比我们强的”圣域高手,此刻嘴巴大张地足足能塞下三个鸡蛋。

他抬头看了一眼祭坛中央那处高台,又看了一眼不少已经朝他望来的同僚。

犹豫了半天,他脸上憋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弱弱道:

“我能不能少吃点……”

我真的不想吃软饭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