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村霸?村霸!(求推荐)

[5]第5章 村霸?村霸!(求推荐)

“仪式开始!”

一刻钟后,礼台上,一身破旧牧师袍的埃德蒙朗声开口,宣布仪式正式开始。

而此时礼台后,圣女一干人等等候在此地,等待埃德蒙主持开场仪式,现在还没轮到圣女出场。

“这家伙,主持这等仪式也不知道换件衣服,丹尼尔牧师,您教堂里不会找不出第三套牧师服了吧?”维纳斯扫了一眼礼台上,眼中星芒微暗,略微有些不满道。

老丹尼尔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渍,没敢接话。

看台上埃德蒙的衣着,和之前比并没有变化,还是那件打了补丁的破牧师袍,没有因为主持这等盛大的仪式,特意去换衣服。

唉,这可是有损神教形象,有损信徒的信仰,台下的信徒们肯定会惊讶,会生气吧,这个埃德蒙……

维纳斯突然有些后悔了!

“不,圣女大人,信徒们好像变得更加虔诚了!”似看穿了自家圣女的想法,芙蕾雅抬手指了指礼台下方。

“恩?”维纳斯疑惑地歪了歪头,向下看去。

却见……

静!

底下一片诡异的安静!

整个礼堂中,或坐或站着大约百号人,仪式快开始时,这些人心情十分激动,人群也一片嘈杂。

但,在看清慢慢走上台的主持人是谁后,嘈杂的声音突兀的消失了,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镇民不约而同的闭上双眼,身躯微微颤抖着,把双手摆放在胸前,做祷告状。

那模样,看着虔诚无比!

偶尔有个别年纪小一些的镇民,闭眼后,又偷偷分开一条缝隙,瞄了一眼台上。

在瞄见台上见习牧师那核善的笑容后,他们的身体以一个不正常的频率抖了抖,立马又闭上了眼,同时在口中低声喃喃着什么。

有一个身体强壮,肌肉虬扎的壮汉,闭眼的同时,不自觉伸手摸了摸后臀的疤痕,随后又面带惊恐的快速缩了回去,保持祈祷状。

还有几位女性,在祈祷的同时,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脸色略微有些泛红。

……

???

礼台后,圣女一行人疑惑的同时又有些感慨。

这罗拉镇的居民居然……

居然如此淳朴,如此虔诚!

维纳斯更是感动不已,星星眼中光芒闪烁。

之前情报里居然说罗拉镇民风彪悍,信仰不浓,是谁打听的情报,这么不靠谱!

王国其他任何地方,都难以见到如此淳朴,如此虔诚的镇民。

维纳斯感动之余,瞬间决定,稍后做布施时,量要再翻一倍。

他们自然是听不见镇民的低声喃呢,也没注意到个别人的小动作,即使听到了看到了,也不懂是什么意思。

这群人中,隐约知道一些内情的只有丹尼尔教堂的老牧师丹尼尔。

罗拉镇最近几年变化明显,从民风彪悍、不拘小节变成推崇节俭。

同时镇民们变得十分尊敬丹尼尔教堂的两位牧师,说是尊敬可能有些不准确,在老丹尼尔个人看来,或许畏惧更多一些。

镇民们的变化,他很早就发现了,也多少猜测到,这和他的养子有很大关联。

养子并没告诉他原因,但他曾经听过镇内一些小孩传唱的歌谣,隐约猜出了一些。

“小娃夏日莫出行,中暑河边走一遭,伸手一摸辨男女,妇科圣手显神威。教堂破衣小牧师,罗拉镇内兄弟多,共享鸡鸭鱼肉虾,罗拉村霸当属他……”

这首歌谣的意思,老丹尼尔不敢说全部明白,但至少懂了八九分,再联想到平日里,镇民们看养子的目光。

“唉!”

他默默叹了口气,却不敢多说什么。

“感谢神……”

却听台下突然传来一阵震天的呼声。

原来是埃德蒙介绍完了仪式流程,开始向光明神表示感谢,感谢神恩赐罗拉镇。

台下的镇民跟着埃德蒙一起呼喊,那整齐的声音,再次让圣女一行人感慨不已。

“光啊,我以神之名义召唤你,驱散黑暗,温暖世间,照亮尘世,显现吧!”

致谢完毕,埃德蒙吟唱咒语,用最少的魔力,模拟一个见习牧师的施法速度,释放了龙泽大陆上最基础的光魔法——照明术,算是为这场开场白划下了句号。

接下来,按照流程,便是圣女上台,诵读《光明圣经》,讲道,施展高深的光魔法赐福,播撒圣水。

但,埃德蒙却并未着急下去,反而清了清嗓子,温声开口:

“今日,罗拉镇得神恩赐,由圣女代为赐下祝福。在座的各位都是神的虔诚信徒,镇东的维克多·雨果,每周都会来教堂做三次礼拜,圣徒节那晚更是一整夜待在教堂祷告。

镇西的艾丽莎·丹尼弗,成婚前一晚,请我去她家做了一晚上的弥撒,祈求神祝福她的婚姻,成婚当天,还请我主持婚礼……”

埃德蒙话语缓慢,声调温和,开始讲述着罗拉镇民的虔诚事迹。

礼台后,维纳斯面露不解,不明白为什么埃德蒙没有按流程让她上台。

不过听着他讲述镇民的信仰事迹,维纳斯并未出言打断,反而认真的听了下去,不时点点头,眼中星芒闪动,似乎被镇民的事迹感动了。

另一边,芙蕾雅却是暗自点了点头。

nice!

这个见习牧师还是挺靠谱的,这就开始按计划实行了。

她马上扯了一个借口,离开礼堂,朝教堂外行去。

太好了,计划顺利,这小子还是有点用的嘛!

芙蕾雅面上保持着冷酷的表情,内心却是喜滋滋的,连带着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然而,芙蕾雅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礼堂之后,仪式很快开始朝着她预料之外的形势发展。

……

“你们十分虔诚!罗拉镇被神赐福,是你们应得的回报。”

礼堂内,经过十多分钟的讲解,埃德蒙细数了一些罗拉镇民的虔诚事迹,最后做了一个总结。

但他并未就此停下,平缓的话语一转,声调突然提高了几分。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今日,还有部分人怀着一些别的想法来到这里……”

他在干什么?

之前听事迹听得津津有味的维纳斯,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违和感。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接下来画风突变……

我真的不想吃软饭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