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慷慨”的圣女

[1]第1章 “慷慨”的圣女

初春的太阳姗姗来迟,像个刚出嫁的大姑娘,含羞露怯。

渐暖潮湿的空气,似姑娘丈夫那温暖的大手,驱散了山涧溪流的寒意,送来了无边春色。

在这样一个冬去春来、万物复苏的美好时节,龙泽大陆中央,神圣猎鹰王国北部的边陲小镇——罗拉镇,正发生着一件比冬去春来还要美妙的事。

圣女维纳斯大人来罗拉镇了!

光明圣女维纳斯,是神圣猎鹰王国的国教——光明神教的首席圣女。

作为政教一体的神圣猎鹰王国,国王兼任了光明神教教宗一职。

而维纳斯本是猎鹰王国的长公主,因天生的光明内孕……的体质,出生后就被猎鹰国王选为光明圣女培养,从小修习光明神教的教义和高深的光魔法。

一直到二十五年后的今天,维纳斯已经成长为王国资深神官,神教明面上的掌权人。

在光明信徒遍布各处的王国境内,圣女就是行走的神之代言人,是祝福和希望的象征。

相传,只要是圣女到过的地方,这个地方就会被光明神赐福,来年风调雨顺,事事如意。

因此,居住在罗拉镇的人疯狂了!

不过,这只是其中一个附带的原因,真正让镇民疯狂的还是……

据说圣女每到一处地方,除了赐福外,还会赐下大量的食物和钱财,以及……光明圣水。

听说,圣女大人十分慷慨!!!

……

罗拉镇中央偏北,丹尼尔教堂,这是镇中唯一的一个教堂。

此刻,小小的教堂外,被一群白盔银甲的骑士围得水泄不通。

他们挡在了正门前,拦住了过分热情的罗拉镇镇民,只留下教堂后门处一条狭窄的小道,供镇民深入教堂礼拜。

今日来礼拜的镇民明显多了十倍不止,这些人几乎都是为了能亲眼目睹圣女风采,亲自领到赏……咳,亲自沐浴圣水而来。

礼堂后,二楼一处静室中,一名白盔骑士推门而入,单膝跪地道:

“圣女大人,场地已布置完毕,赐福仪式所需的物资也都备好了,圣水,也已从特殊容器中扣出,分瓶装好。”

白盔骑士身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女子五官精致,样貌极美,一双蓝宝石般的大眼内,有四角星形状的光芒流转。

她身披一袭闪耀着微光的洁白圣衣,圣衣宽大蓬松,却遮掩不住女子胸前的傲然。圣衣上点缀着不少纯白的宝石,配上脖颈处的白金十字架和手腕上的白金手镯,一股神圣华贵的气息扑面而来。

除了一头蜂蜜色的长发外,女子全身纯白,配合圣衣宝石不时闪过的微弱白光,看上去圣洁无比,犹如沐浴在洁白圣光中的神女一般。

“知道了,你下去吧!”圣女维纳斯温柔一笑,挥了挥手。

目视骑士退下后,维纳斯来到静室一处窗户前,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楼下礼堂中,那拥挤的人群。

和王国其他地方相比,身处北方边陲小镇的罗拉镇,土地贫瘠,民风彪悍。

别地的居民,一天下来基本都会做四件事,一日三餐。

而罗拉镇的居民,每天只吃得起两顿饭,一顿饭只有正常人一大口那么多,端是贫穷无比,被当地人戏称一天两口。

因此,当听到慷慨大方的圣女来到罗拉镇,比之王国其他地方的居民,他们无疑是更加兴奋,早早地便挤满了整个教堂。

维纳斯看了一会后,转身对身后一位扑克脸的侍女道:

“芙蕾雅,你再去检查一遍,如果少了什么就补上,不少的话也多准备一些备用。

每样多准备三份,不,五份备用,圣水也记得再多准备一千份。记住,只许多,不许少!”

“是,圣女大人!”芙蕾雅俏脸上未有什么表情,冷酷地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不多时,她便回来了,向维纳斯禀告一切准备就绪。

维纳斯满意地点了点头,正准备再说些什么,侧旁芙蕾雅突然面无表情地插了句嘴:

“圣女大人,罗拉镇只是一个人口不足两千人的小镇,这个小教堂也最多不过容纳百余人。我们真的要用那么多物资吗?是不是有些浪费,还有那些圣水,取出以后可就不能再回收了。”

自十岁跟随了圣女,十几年来,芙蕾雅早已不是圣女的侍女那么简单。

圣女的吃穿用度,每次出行的花销,样样都要她操持。如今的她,几乎相当于是维纳斯的全职管家,对自家圣女的性格喜好,她也是了如指掌。

但,饶是芙蕾雅很了解自家圣女了,也有过心理准备,刚刚在仓库看过后,她的心脏还是忍不住抽搐,面瘫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现场不过百人,仓库里却足足有千人份的物资、财物和圣水,这还只是初次准备的,她还要再准备每样五份的备用和千人份的圣水。

这真是……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自家圣女,那芙蕾雅肯定会说,圣女大人实在是太败家了!

“啊啦!芙蕾雅,这么一点点钱财物资,怎么能说是浪费呢?神的威光遍布猎鹰,我每次出行,前来朝拜的人都远超了预期。

每次不止教堂里,教堂外都围满了人,甚至邻镇的居民,听闻后也会赶来。

我身为光明神的使者,神教圣女,难得来边境一趟,如果不多准备一些恩赐,前来朝拜的信徒连圣水都沐浴不到,那成何体统……”

圣女温和笑道,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和身旁这位妹妹般的侍女摆事实,讲道理。

‘是,确实是亿点点钱财物资。每次来朝拜的人远超预期,教堂外围满人,邻镇居民赶来,还不都是因为您太慷慨了,只要是来了的,一定会恩赐。久而久之,弄得猎鹰王国人皆尽知,毕竟……发钱谁不来啊!’

听了圣女的话,芙蕾雅面色不变,心中却是叹息不已。当然,这些话她可不敢当着众人面讲出来。

在光明神教内,这种行为是允许的,叫布施,也是增加信徒信仰的一种方法。

只不过,圣女大人的布施实在太大方了点!

面对维纳斯那温柔的笑容,芙蕾雅也只能点头称是,很快败下阵来。

教育完侍女,维纳斯似想起了什么,看向一旁。

侧旁,丹尼尔教堂年迈的老牧师丹尼尔,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拄着一根拐杖,颤颤巍巍地向前行了一个“十字架”礼道:

“圣女大人,既然赐福仪式已准备好了,老朽这便前去礼堂主持,请圣女大人完成仪式。”

“丹尼尔牧师,您年事已高,仪式还是由我的随从来主持吧!”圣女维纳斯略带关心地柔声道。

在神圣猎鹰王国,举行赐福仪式时,一般规矩是,由当地教堂的牧师做开场主持,这个过程颇为耗费魔力和心神。

而丹尼尔教堂的老牧师丹尼尔,如今已是近八十的高龄,这般年纪来做主持的话,维纳斯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因此善意地提醒了一句。

“圣女大人亲自来罗拉镇赐福,是罗拉镇镇民的福气,是光明神的恩赐。仪式之重,规矩不可坏,老朽纵然身如朽木,也万万不敢推辞。”

老丹尼尔身体颤抖着,但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决,大有为仪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打算。

对于丹尼尔这种虔诚的老牧师来说,仪式的神圣感不容玷污,规矩不能轻贱,但说难听些其实就是比较僵化顽固。

“这……”

老丹尼尔的坚持让维纳斯略微有些头疼,她并不希望一个虔诚的老牧师,因为年迈体弱的原因,在主持仪式时出什么意外,这和她来此的目的不符。

维纳斯这般思索着,长长的眼睫突然颤了颤,似想起了什么,开口道:

“丹尼尔牧师,我来时听闻,您这教堂有两位牧师,不如这样吧,让另一位牧师来主持这个仪式如何?”

丹尼尔闻言一愣,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呃,您是说让埃德蒙……”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会,似想起了什么,突然使劲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慌乱道:“不,不可!”

老丹尼尔完全是下意识地拒绝,等他反应过来后,这才逐字斟酌道:“他……他还只是个见习牧师,还是老朽亲自来吧!”

“见习牧师有何不可?教条并未规定,主持不能由见习牧师担任,只要他心怀对光明神的虔诚,便没有问题!”

维纳斯柔柔一笑,眼中流转的星芒微闪,圣衣上的微光似乎突然亮了几分,红唇微绽间,那神女般的身姿,在自带光影特效的洁白圣衣衬托下,更显圣洁无暇。

若是一般的信徒,看到这一幕,会不由自主地拜倒在圣女脚边,虔诚无比地把圣女的话语奉为“法旨”。

可惜,老丹尼尔是个上了岁数的老人,视力已经不行了,他甚至看不清圣女那精致的五官样貌,只是突然觉得……今日的阳光似乎格外的明亮!

恩,不愧是神之代言人,圣女大人来了罗拉镇后,镇里的天气都晴朗了许多。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在老丹尼尔脑中一闪而过,在听清了圣女的话语后,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欲言又止。

“确实没有规定见习牧师不能担任主持,只是……”

“只是什么?”

“唉,圣女大人有所不知,非是老朽不想让埃德蒙来主持,实在是……埃德蒙他……他……”

“……”维纳斯保持着温柔的笑容,似在催促老丹尼尔继续说下去。

老丹尼尔一声叹息,不敢隐瞒,“他自小练习魔法时出了岔子,经常会胡言乱语,性格有些怪异,怕是不适合主持仪式!”

“啊啦?怪异?怎么个怪异法?”维纳斯扑闪了两下双眼,其中的四角星芒绕着蓝宝石转了一圈,从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以及……一丢丢的好奇。

身为王国长公主,光明圣女,她见过王国各类贵族,甚至是外族的精灵、矮人都见过不少。

特别是近几年行走于民间,赐下光明神的神迹时,更是见过了各类民众,可谓是见多识广。

性格怪异到不适合主持仪式?这倒是勾起了她的一丝兴趣,让她想要深……

咳!

“他……他……”老丹尼尔喃喃了半天,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在维纳斯那双温柔眼眸的注视下,他还是憋出了后面半句话,“他……实在是过于节俭了!”

“???”

我真的不想吃软饭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