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节俭”的牧师

[2]第2章 “节俭”的牧师

一刻钟后,静室内,维纳斯见到了丹尼尔教堂的这位见习牧师埃德蒙。

之前老丹尼尔的说明不清不楚,再加上节俭也不是一个坏的品德,光明神教的教义中还提倡教众要节俭呢!

因此,维纳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妥,在她的坚持下,老丹尼尔最终还是同意了。

“埃德蒙·牛顿,是丹尼尔教堂的见习牧师,年龄二十二,魔法天赋D,是丹尼尔牧师从小收养的养子。”

这是维纳斯来之前收集到的情报,情报上显示的就这么一句话。

见习牧师,代表魔法等级不超过二阶。

在龙泽大陆上,战士、法师、牧师等职业,按实力高低,划分为一到十十个阶。

一二阶是见习,三四阶是入门,五六阶是精英,七八阶是冠军,第九阶则是准圣,第十阶是圣域。

而魔法天赋D,代表此人最多成就五阶,终生无法进阶六阶精英牧师。

情报中并没有关于他性格和外貌的介绍,或许是情报员觉得,一个魔法天赋D的见习牧师不值得花那么多心思打探吧!

因此,维纳斯并不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能通过老丹尼尔那不清不楚的描述来猜测。

不过,当维纳斯见到埃德蒙第一眼时,她似乎有些明白老丹尼尔为什么说他过于节俭了。

埃德蒙身姿清瘦挺拔,有着一头比较罕见的墨色发丝和一双看上去略显无神的黑色眼眸,面相普通中带着一分俊逸,气质儒雅随和中又有透着九分普通。

乍一眼看上去有些平平无奇,复看上去……那是真的朴实无华。

身材长相倒没什么特别,重要的是此人一身灰白的牧师长袍,胸前挂了一个褪了色的十字挂坠,脚踏一双破旧的棉布鞋。

长袍灰白的原因是因为袍上缝了十几个大小不一、颜色偏白又不是纯白的补丁,长袍后的兜帽也缺了一块边角。

他手里拿着一根老旧的木制神杖,木杖表皮破损严重,纹理磨的几乎不见,一看就是被常年使用,蘑菇状的杖顶似乎断裂过,有白色粘胶黏合过的痕迹。

这……

虽然情报上说老丹尼尔是个节俭持家的老人,但实际上丹尼尔教堂的生活水平还算不错。

可若是光看埃德蒙这身穿着打扮,维纳斯差点以为老丹尼尔家穷得揭不开锅了!

不过,随后维纳斯又自我安慰着,节俭是好事,是光明神提倡的美德。

这个埃德蒙一定是对自身节俭,对光明神的信仰不但不会因此减少,反而会更加虔诚,那些苦行僧不都是如此吗?

因此,她主动和埃德蒙打了个招呼,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

埃德蒙倒是很好交流,没有维纳斯想象中苦行僧那般孤僻,反而文质彬彬、很懂礼貌,这让维纳斯对这个年轻的见习牧师多了一分好感。

“赐福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按照规定,主持原本是由你的父亲丹尼尔牧师担任,但考虑到丹尼尔牧师的年纪和身体,我们商量了一下,想让你代替丹尼尔来担任主持,可以吗,埃德蒙牧师?”

维纳斯保持着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向埃德蒙说明了情况。

听了维纳斯的说明,埃德蒙那略显无神的双眼微微亮起,扫了一眼老丹尼尔,略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接下了工作。

“荣幸之至。”

“那你先去仓库领一些主持仪式用的器材,再向看守仓库的骑士取一百瓶圣水和一百枚金币,这是给你的酬谢。”维纳斯抬手指了指仓库方位,白皙的小手一挥,随意就划拨了一份财物作酬谢。

一旁,芙蕾雅双手紧握,慢慢地搅在了一起。

这眨功夫,圣女又送了一百金币,和一百人份的圣水,真是防不胜防。

按理说主持仪式是教堂牧师的职责,哪里需要什么酬谢。

虽说不排除圣女看到埃德蒙这身卖相,产生了同情心里,想帮助改善一下丹尼尔教堂的生活水平。

但,这也太大方了吧,要知道十枚金币就够正常平民家庭吃一年了,居然给了一百枚,还有圣水!

芙蕾雅还在暗自叹息,一旁的埃德蒙闻言,却是微微皱眉,但他并未多说什么,只是低头微微鞠躬作为致谢,又对着维纳斯行了一个十字架礼,随后便一言不发的走出了静室。

“啊啦,埃德蒙牧师,你要去哪,仓库在这边呢!”埃德蒙刚刚走出静室,又被维纳斯出声喊住了。

却见埃德蒙出了门后,身子向左转去,似要往左边走。

去往仓库的路是在右侧,要下楼穿过中央礼堂。刚刚随从们搬运仪式用的物资时,维纳斯已经确认过仓库的位置了。

而现在埃德蒙却是往左走了,维纳斯注意到了,自然开口询问。

“这边近,省步子!”

埃德蒙停下了脚步,却并未转身,背对着维纳斯开口道,语气透着一股子刚睡醒的慵懒味,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说罢,他不等维纳斯有所反应,快步离开了此地。

“离得近?”维纳斯疑惑不已。

“咳……这个,走左边穿过教堂后那扇落地窗,再经过茅房那条路,是比走礼堂要近些。”一旁,老丹尼尔尴尬地解释了一句。

“走窗户?经过茅房?为了节省步子?”维纳斯瞪大双眼,其中的四角星芒徒然放大了不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丹尼尔苦笑了一声,并未答话。

维纳斯略微思考了一会,微微摇了摇头,带着身旁的随从紧跟而上。

临走时,她还是对着身旁的老丹尼尔柔声安慰道:

“其实他的性格还好,很懂礼貌,没有你说的那么怪异,抄近路的话,一般正常人都会有这种想法。恩,除了穿着,其他方面都很正常。”

说罢,不等老丹尼尔回答,维纳斯轻笑一声,快步走向了礼堂,当然她走的是右边。

原地只留下老丹尼尔眉头深锁,双目蕴光,脸上的褶皱似乎刚好凑成两个大字——无奈。

老丹尼尔深知自己这养子的性格,也知道埃德蒙一定不会拒绝圣女的请求,毕竟这涉及到他这一把年纪的老骨头。

养子有一句口头禅:“没必要的事不做,必要的事尽快做。”

在他看来,关乎老丹尼尔身体健康,这应该是必要的事。

也正因为如此,老丹尼尔才不想让他上台主持仪式,怕他应付一下了事。

要是只有这样倒也不算严重,怕就怕那最重要的一点。

养子生平最看不惯的,便是浪费行为,若是……

“希望这小子知道轻重,在圣女大人面前能收敛点吧,光明神保佑,乌拉!”老丹尼尔忧心不已,甚至忍不住飙出了一句家乡话。

说罢,他也准备跟上去看看。

便在此时,跟着圣女出门的那名侍女突然折返,拦住了老丹尼尔。

芙蕾雅面无表情开口道:“埃德蒙牧师到底是怎样节俭的,希望你详细说说。”

老丹尼尔:“……”

老丹尼尔现在就很慌,养子被圣女强行推上了仪式主持的位置,他本来就忧心不已,担心出什么乱子。

如今被芙蕾雅这么一问,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被看破一样。

“别担心,我没有恶意,仪式主持很关键,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埃德蒙牧师是否能胜任。”见老丹尼尔没有回答,芙蕾雅语气放缓,轻声道。

“……”听了芙蕾雅的话,老丹尼尔微微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没有立刻回话,似在思考些什么。

他曾答应过养子,不在外人面前谈论他,不给他招惹额外的麻烦。

这也是之前圣女问他为何埃德蒙不能担任主持时,他没有说清楚具体原因。

他,老丹尼尔,是个守口如瓶的人。

见老丹尼尔还是沉默,芙蕾雅快速回忆了一下手头关于老丹尼尔的情报信息,略微思考了一番,悄悄将手伸到了腰间。

“丹尼尔牧师,埃德蒙只有二十出头吧,很年轻呐,他的墨色头发很少见,很漂亮呢,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埃德蒙……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芙蕾雅微微垂下头,没有与老丹尼尔对视,声音变得更加轻缓。

同时在老丹尼尔看不到的位置,她伸下去的手挠了挠腰间的软肉,那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多了几抹红晕。

恩,这是?

老丹尼尔面色一变,嗅到一丝别样的味道。

恋爱的酸臭味!

虽然老丹尼尔终身未娶,老来才收养了一个养子。

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他活到这把岁数,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没见过?

一定错不了,这女孩对埃德蒙有些意思。

他,老丹尼尔,恋爱经验丰富。

原来如此,难怪会故意去问埃德蒙的性格,是想看看性格合不合适吧。

终于,终于有女孩看中了他养子!

自家养子如今都二十二了,还未成婚,一直是老丹尼尔的一块心病。

养子性格节俭,讨厌做多余的事,恋爱结婚在他看来是麻烦的事。

因此,他从不主动追求女孩。而镇上曾有几个女孩看中了他,主动追求过他,却被他一一拒绝,导致最后再也没有人追求过他。

可把老丹尼尔气的半死!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有好感的,老丹尼尔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

于是乎……

“唉,没事没事,埃德蒙这小子虽然节俭,但也是有分寸的……”

我真的不想吃软饭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