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五十三章 军人的荣誉

[54]第五十三章 军人的荣誉

左爱国的话一说完,在场的众人也都了解到这样的一本枪证不是对于国家来说无比重要和做出无限贡献的人是不会被颁发的,权力太大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我,希望我给出一个解释,我没办法说出真正的原因,那样我怕在座的所有女士都接受不了的(声明:不少读者说我把主角在红箭的内容写的不是很清楚,那只是伏笔,以后会一一揭晓)只好又指了指那个盒子。

左爱国在盒子的角落里看见3个庄严肃穆的军功章装裱盒,还有几张立功奖状。这些左爱国自然认得,因为自己就获得过代表华夏军队最高3种奖章的其中两种,3级八一勋章,3级独立自由勋章,另外一种是解放勋章,只对重大战役中做出卓越表现的将领授予,比如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

打开3个小盒子,里面腰眼的金光闪现,当看清勋章的模样时,左爱国的神经再次被深深拨动,盒子中愕然躺着的是一个一级八一勋章,一个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个三级解放勋章。

三种不一样的勋章让左周张三人有些不知所措,一级八一勋章除年大授衔的时候给上将以上颁发后很少颁出,怎么会颁发给小军。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小军拿到好像还算正常,毕竟那个部队的名气在那。但是最领人惊讶的就是这个三级解放勋章了,虽然是最低档次的三级,但是最起码也代表了小军至少参加了一次国际战役,并且做出重大贡献。

三个人还震惊在这三个勋章之中时,母亲却拿起了盒子里的奖状,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儿子能够多获得一些表扬的奖状,挂满整个屋子,不这样的话显示不出自己儿子有多好似的。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授予左昊军同志特等功一次”

“国务院特授予左昊军同志特殊贡献一等功一次”

“沈阳军区授予左昊军同志一等功一次”

“广州军区授予左昊军同志一等功一次”

“兰州军区授予左昊军同志一等功一次”

“南京军区….”

“成都军区………”

“上海警备司令部……”

等等整整多张的立功受奖的奖状,只有少数几张是等功,大多都是全华夏各大军区,各大警备部颁发的一等功。

众人看着如此多的国家、军队最高奖励摆在面前,都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在左周张三人的心中所想的却是,如此多的功勋奖励是需要多少次的为这个国家、为这个军队做出特殊贡献才能得到的。是需要多少此的为国家流血、受伤、甚至可以说是要以牺牲为代价都不一定获得的荣誉。

其中最为感受得到这一切的左爱国和周为民,作为一个老兵,两人竟然同时站立起身,向着眼前这个自己的晚辈,满脸还留有一丝稚嫩的面孔的孩子庄重的敬了一个老兵的军礼。

我下意识的反应也同时站起还了一个军礼,但是马上意识到眼前是自己的父亲和自己心爱的人的父亲,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

“小军,这是两个老兵对你的敬意,你不需要感到惭愧,你受之无愧。虽然这些奖状中都只是功勋的象征,没有一份奖状中写上了立功的原因,但我和你父亲知道这是纪律,我们也不会多问。”周为民重新坐了下来严肃的说道。

左爱国走到儿子的身边,眼圈有些湿润的说:"儿子,为刚才爸爸曾经怀疑过你像你道歉,你是一个真正的军人,是我的骄傲,是你爷爷的骄傲。”说完紧紧的抱了抱我。

“爸,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转身对着在座的所有人说道:"在座的所有人都是我的亲人,要不然今天你们看不到这些,我希望大家不要说出去,也不要问我如何得到这些的,这是纪律。在大家面前的依然是你们心中所想的一个晚辈,一个朋友,这些东西只代表过去,不代表现在和未来。”

看着在座的人还是有些在各种震惊他们眼球的东西中没有完全脱离出来,我笑了笑把这些我曾经的一切收了起来,因为这些已经对我不是很重要了,现在我的一切就是家人和就坐在我身边的爱人。

“小军说的对,过去的就过去吧,大家今天就都在这吃吧,一会我们哥三要喝点小酒。大军小军你们跟我来书房一下,有话说。”父亲说完和周为民张天养率先走进书房。

“妈,存折就放你这吧,我也不大用钱,再说我还有。”说完我也跟着父亲走进书房。

在座的个女性还在刚才的一切中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晓雨率先说:"左婶,张婶,妈。小军说的对啊,那些都是以前的了,他现在是属于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小军就行了呗。咱们现在还是赶紧给这几个男人做晚饭吧,他们的事咱们就别管了。”晓雨的一席话让在座的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只要小军还是那个小军就好,无论他做过什么。

走进父亲的书房,屋里只有这三个家庭的个男人,父亲对着我说:"有些事情在刚才的环境下没办法说,怕吓到他们,现在都是男人了,小军,把衣服脱了。”

我明白了父亲的话语,作为一个老兵一个父亲,他知道那些荣誉的光荣,也知道获得那些的艰难。我脱掉了身上的衬衫,露出了身上的伤疤,在红箭时,我很拼命,只为做到最好,做到最强,如果没有这改造过的身体,我想我活不到现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我执行了无数的任务,无数次的受伤,有的时候已经是致命的伤痕,但是我都在很短的时间里恢复了过来,换一个人,死了不知道多少此,就算不死,一次重伤已经够躺在那好几个月了,哪还能像我一样几天的时间就蹦起来继续参加任务。

一道道的伤痕,一个个的枪疤,不紧没有让我看起来不是很强壮的身体丑陋无比,反而增加了硝烟的魅力,真正男人的魅力。

父亲走到我的身边,一个个的抚mo我的伤疤,眼圈的泪水缓缓流下,无论在坚强的人,看到自己的儿子身上的一切,都会联想到那硝烟弥漫的战场。能够活着回来m就是最自己最好的奖励了,左爱国心中对于儿子的一切都感到深深的自豪和深深的自责。

我慢慢的给父亲拂去泪水:"爸,都过去了,没事了,这些都是我刚开始执行任务的伤,那时候不是很谨慎,才会有这些。后来就好多了,我这不是活着回来m了吗?你就不要伤心了。”说完穿上衣服,对着另外几人说:"爸,周伯伯,张叔叔,哥。今天我陪你们好好的喝一杯,也算庆祝我和哥高考结束,也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部队人的酒量怎么样,别让我一个人把你们四个给放倒了,那你们可就丢人丢大了。”看着几人有些感伤的表情,我赶紧找了个调节情绪的话题。

“小兔崽子,当几天兵就敢说这样的大话,今天就让你老爸我教教你什么叫喝酒。”

“小军啊,我这么多年没有哪个兵敢说喝倒我了。”

“小军,你张叔叔我可是天经市委的酒王啊。”

“老弟啊,今天你哥我就看你怎么死啦,哈哈。”

第五十三章军人的荣誉

第五十三章军人的荣誉是,

医品傲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