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第三百八十二章 为了吸引大帝的注意

[385]第三百八十二章 为了吸引大帝的注意

姜子牙的话听上去好像有些道理……

石杰人沉默了一下,想了想了又道:“你们姬氏一族现在的掌权人还是姬安吗?”

姜子牙脑海里浮现出姬安那白发苍苍,不怒自威的模样,不知为何,虽然知道姬安已经挂了,可是心里还是升起了深深地恐惧,想起了曾经那被支配的恐惧……

好在,姬安不在了,如今的家主年轻优秀,也没有疑神疑鬼的毛病,于是便道:“如今姬氏一族的掌权人乃是姬龙,是姬安老族长的孙子,而姬安老族长已经过世了。”

听到姬安过世,石杰人一愣,随即叹了口气,如今依稀还记得当初和姬氏善谈合作之时,姬安的风采,特别是那股大义灭亲的气势,实在是让人敬佩万分。

特别是那句查人先查己,更是让石杰人若有所思了许久……

若是姬安还健在,或许石杰人已经答应和姬氏一族合作了,他不想自己创立的这片净土被大商侵扰,他希望建立美好的国度,也想和姬氏一族再次共建美好国度,就像以前说得那样,姬氏一族负责征战天下,他石杰人则是在后面传播真善美……

一起搭建这个美好的国度……

“姬龙比之姬安老先生如何?”石杰人看着姜子牙,突然问了句。

姜子牙一直在观察着石杰人的神色,他是人精,阅人无数,能猜得到人心,虽然不能确定,但是至少也不会说什么错话,他笑道:“姬龙族长现在虽然还年轻,不过未来可期,而且和姬安老族长颇有相似。”

最后一句是关键,姜子牙说的实话特意盯着石杰人的眼睛看。

果然,正如姜子牙心中猜的那样,石杰人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眼睛一亮,瞬间有了合作的意思,他笑道:“好,那我就陪你去看看,若是你们这小族长真的和姬安老先生一样的话,我就和你们合作。

姬安老先生当年那句查人先查己,我深感敬佩,一个国家,若是想稳定发展,那内部就不能出现龋虫,必定要先自查,这也是我为什么想和你合作的原因,你刚刚说得对,大商想扩张疆土,必定攘外先安内,他肯定会对南诏国动手的。”

姜子牙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呆呆看着石杰人。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比如姬安和石杰人有什么共同爱好,让彼此成为了知己,所以石杰人才如此看好姬安,可唯独没有想到的是石杰人居然是因为那一句查人先查己……

因为这句话,姬氏一族痛失了多少人才……

姜子牙又有些担忧,小族长姬龙可不像老族长啊,就怕石杰人去了姬氏一族,发现小族长和姬安一点都不相似,会不会一怒之下离去?

看来这段时间里,必须要先想想办法了,到时候一定要稳住这位,这是他唯一能拿出来对付苦行僧的依仗。

“哈哈,拜月国主,时间不等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动手如何?”姜子牙打着哈哈,他想尽快带石杰人回去,免得夜长梦多。

石杰人点点头,他反正也无事,便道:“好,我先将一些事务吩咐下去,然后就和你一起走。”

……

朝歌城,王宫内。

最近王宫后院搭起了高台,帝辛经常会站在高台上,目视着广场的方向,那里正在筹备着关于紫苏登基的仪式,许多宦官和负责礼仪的官员在那忙碌着。

这高台其实就是从天青山那边迁移过来的,还是以前那名字,摘星楼。

虽然就是一个普通的高台阁楼,但是对帝辛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但是他和妲己第一次一起高处看满山桃花的地方……

天青山的桃花都已经收了,又重新种上了灵田米,它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桃花的花叶可做药引,躯干可做打造灵器的材料。

帝辛静静站在高台上,默默看着,已经很久都没有发出什么动静了,一边守候的小宦官也不敢多嘴,就默默等候着。

“这天下人,没人能懂孤,也不需要有人懂……”

帝辛小声的自言自语说了句,话语随风而去。

“走吧。”

帝辛又静立片刻之后,便转身走了,小宦官听到这句话,如释重负,立刻跟上,小心服侍。

翌日。

大王帝辛退位,紫苏殿下正式登基大典的日子到了。

举行大典仪式的广场上早就布满了护卫,暗中更是有无数能人异士保护着。

这一日,广场四周的大门开了,住在朝歌城的人,又或者从各地赶来的人,可以一同观看这前所未有的登基仪式。

从未有哪位帝王登基时有这般大的排场,而且还是一位女帝,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帝。

广场外早就人山人海,不过面对御林军的刀锋,没有人敢吵杂,都默默观看着,就算有许多人心中不满,也最多在心里嘀咕几句,这个时候,谁敢出言不逊,那就是在找死。

仪式的执行官是费仲。

注定了要做孤臣的费仲这些日子待在府里,也想通了,做孤臣就孤臣吧,反正为人臣子,也不需要什么朋友,只要能保住皇室血脉,保住大商,保住天下黎民百姓就够了。

仪式如何举行,按什么样的步骤来,之前都提前准备好了,有很多都是提前演练过的,费仲熟练地走着步子,一步步走到广场的中央,在他面前,正是紫苏殿下。

紫苏稚嫩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很严肃,很认真,心里很紧张……

她穿着一身特意量身定制的帝袍,上面绣有金龙玉凤,贵不可言。

紫苏坐在那里,正襟危坐,一动也不敢动,这个时候,整个天下无数双眼睛在望着她,她稍有失误,那就是有失国统。

帝辛坐在紫苏后面,那是一个临时搭建起的轿子,轿子前落下了珠帘,按照大商的历代传统,新王登基,旧王在登基大典上是不能让人看到容貌和身形的,除了诸多原因为,也同样是避免抢了新王的风头。

费仲走前几步,念念有词,他是文官,对于这些词语,他是耳熟能详,念起来自然是熟练无比。

一句句话从费仲嘴里传出,声音很大,靠近广场的人都能听得到。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每个人都很安静,默默听着,而广场下方,此时也是暗流涌动。

不管什么时候,总有不怕死的,或许有各种目的,广场那拥挤的人流中,有许多隐形的危机正在朝着广场中央考虑。

这些危机懂得隐藏自己的目的,装作很无意的样子,只是,这些危机始终没有靠近广场中央的机会,许多混杂在内的供奉阁能人异士们早就盯紧了他们,这些危机一动,他们自然也就动了,反应的速度比他们快多了。

很快,危机不断出现,但是也都不断消息,没有一个危机能靠近那广场中央。

费仲也停止了念词,而退到一旁。

一个白发苍苍的礼官走了上来,高喊道:“新王登基!”

然后,整个广场上许多宦官和侍女都行动起来,虽然步伐急促,可是却井然有序,不慌不忙,整齐一致,显得默契十足。

紫苏任由这些侍女摆弄着,在几个侍女的搀扶下,她一步步转过身,走到那广场中央最高的位置上,也就是天下人所说的帝位。

距离不远,却走了许久,场上非常安静。

终于,等紫苏落座之后,整个广场下面都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在大商的安排下,无数喜悦的欢呼声发出,所有人都在恭贺着新王登基。

广场上所有的官员和侍卫也都纷纷跪下。

紫苏坐在那里,放眼望去,无一人可与她对视,这一刻,她感受到的不是权力,也不是威严,而是一份沉重的责任……

父王……

紫苏偷偷看了眼帝辛的位置,那玉娇内,早已经人去楼空……

摘星楼上,帝辛和妲己并列一起,一起看着广场的方向。

帝辛望着广场上,那风华绝代的紫苏,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丫头长大了。”

妲己在一旁默默看着,最近她的心情也缓和了不少,没有一开始的那种矛盾了,在最初得知妖族被帝辛血洗的时候,她内心是非常复杂的,甚至都想和帝辛拼命,然后在一死了之。

可是,她又逃不开心中那个情字,而且,这本身就是妖族做得不对,先对帝辛下手,她不能自私到有人想害帝辛,她还让帝辛不要还手……

很多仇恨,随着时间,也是可以抹平的,心中本身有愧,这仇恨会淡去的更快。

“丫头早就长大了,只是在你眼中她才是个孩子。”妲己很久没有和帝辛说过话了,这次接话了。

帝辛也注意到这点,诧异的扭过头看了眼,然后笑了笑,这是好的开始啊。

“皇陵内我早已经让人收拾好一切,我们一起过去吧。”帝辛此时此刻,很温柔,穿着一身朴素简单的衣袍,气质内敛,就好像一个书生一样。

妲己望了他一眼:“你真的舍得放下这手中的权利?”

帝辛再笑:“这不是已经放下了吗?”

……

大商第一位女帝,紫苏殿下登基之后,就宣达了赦免令。

当初那些被帝辛关押的大臣还有家族后代子嗣全部释放了……

这本就是帝辛之前谋划好的一步棋,聪明的能看得出来,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面对这等阳谋,他们确实要承这紫苏殿下一个情。

至少很多百姓是愚昧的,他们若是继续反对的话,百姓们就会觉得他们不识好歹,人家殿下都放了你们一马,你们还处处和殿下作对,非人哉……

百姓的想法很朴实,对高高在上的朝臣来说,他们很多时候都不会去在意他们的想法,但是这些人一旦聚集在一起,那就是一股庞大的舆论,没人敢小视。

朝臣们自然也不敢,在被放出牢房后,很多人就官复原职,除了当初帝辛特意亲自罢免的那二十位……

朝臣们在朝堂上也不在反对紫苏了,木已成舟,他们就和以前一样,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做好自己的本分事,不是他们又多乖巧,而是最近朝歌城内到处巡逻的御林军,那手中明晃晃的屠刀就在警告他们,不要乱动……

既然无法对这位女帝表达不满,那朝臣们自然也就把怒火都发泄到了费仲手上。

以前费仲在朝中一呼百应,算得上群臣之首,可是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后,很多人都没有给他好脸色。

而一些接触不到层面的小官员们看到上面的靠山都这般如此,那自己自然也不敢过多和费仲交流了,看到后最多就是行了礼,公事公办,没有任何一点多余的交流。

费仲也知道这些,他毫不在意,只是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兢兢业业。

这么多人中,唯独尤浑还和他有些往来,会去他府上探望,不过也连累到了尤浑,朝中有不少人,看尤浑的眼神也不太对劲了。

对此,费仲直接拒绝了尤浑的拜访,甚至当面割袍断交。

尤浑知道费仲的意思,没有在强求,感叹着离去。

大商的一切,似乎也就此尘埃落定……

……

天外天,苏恒是无意中发现帝辛退位,然后让位给紫苏的,造就了第一位女帝。

他有些好奇,这帝辛有修为在身,只要自己不作死,做永远的人间帝王都可以,怎么就突然传位了?

这其中的来龙去脉苏恒懒得去探查,只是随意问了问最近跑的贼欢快的谛听:“你说说看,这帝辛为何要这样做?”

谛听听后趴在地上,一张兽脸露出一个怪笑的表情:“大帝,这紫苏漂亮不?”

苏恒想了想,点点头:“应该算是人间国色。”

谛听眼珠子一转,再次笑嘻嘻道:“那不就正常了,肯定是这帝辛想巴结讨好大帝,所以就让自家女儿继位,为的就是吸引到大帝的注意啊,大帝若是看重了那紫苏,搞不好,嘿嘿……您看,您现在还特意过问这事,这帝辛的目的不也就达到了?”

谛听说完又道:“不过也正常,这世上,谁不想把女儿嫁给大帝啊,吾若是有女儿,吾也想。”

苏恒听到这话,立刻扭头头,斜睨了眼谛听,默默看了眼谛听的鬼样子,一张大黑脸,笑嘻嘻,格外显眼……

一开局就无敌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