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章 寒花飘千落

[4]第四章 寒花飘千落

“全部退下!”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冰冷刺骨,却又温软圆润。

圣使神差沐雪离,面如桃李,冷若冰霜,罗衣裹身,绮绣留芳。宝钿绾发,珠翠生香。雪肤花容,倾城覆国。樱唇娇貌,『乱』世一方。

“杀戮无常,这就是你们忘情谷的教规吗?”

沐雪离突然出现在一根石柱上面,莲步幽幽,长裙飘摇,她淡然的看着楼满风,不过眼中有一丝奇异,以前的楼满风绝对没有这样的功力。

虽然刚才那场杀戮她没有看到,但是楼满风能够如此轻易的攻进墓王城,说明了很多的事情。

“在我的眼中只有敌人和朋友!”

楼满风淡然的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只要是敌人就可以随意杀戮,这既是鬼谷派的杀戮之道,亦是道家的随心所欲,随意而为。

楼满风平静的看着面前的绝代女子,她真的优秀,很可怕,如果她和阴阳家的月神对上了,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番精彩......

“既然如此,我就试试你所谓的杀戮之道!”

沐雪离眼神一冷,身上爆『射』楚恐怖的气息,手中出现一把长剑,剑气成片,她突然从石柱上面消失,待他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楼满风前面,长剑森森,冰冷无情。

楼满风看到沐雪离如此恐怖的剑意,他的眼中出现一分意外,这个沐雪离果然是绝顶高手,竟然如此恐怖。

但是单单凭借这样还不够,他眼中出现一抹星光,手中的长剑一分为三,三把长剑带着无敌的气息冲向了沐雪离。

“一气化三清!”

道家绝学一气化三清,这招非常恐怖,虽然出自道家,但是却传闻是截教的镇派仙术。

截教,洪荒神话传说中的一个古老大教,这是一个修仙古教,其‘三清道术’更是被称为成仙之术。

当了,这只是传说,楼满风得到‘三清道术’已经十多年了,硬是没有发现有什么成仙的秘密,威力大倒是真的。

“叮!”

一阵恐怖的能力弥漫向四周,几把长剑接触,火光阵阵。

“嗒嗒!”

沐雪离突然退后了十米,她深深的看着林天,此刻的楼满风也太过可怕了吧,以前的楼满风绝对没有这样的实力。

而楼满风也退后了五米,刚才的对碰虽然是楼满风占据上风,但也说明沐雪离的恐怖。

不过只是第一回合,两人都明显没有使用全部的力量,都有所保留。

“三个月不见,没想到你竟然变得如此可怕,难道是愤怒让你变得强大!”

沐雪离看着楼满风,幽幽的说道,不过她的眼神淡然,由此看来她认为自己有获胜的把握。

“或许吧!”

楼满风不置可否,虽然沐雪离很恐怖,但是这还不够啊!

“......”

沐雪离没有多余的废话,她手中的长剑挥舞之间,就要继续出手。

“慢着!”

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沐雪离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深深的看了一眼楼满风后,缓缓的退开。

这时,一个头戴面具,手拿长剑的男子带着一帮人来到了这里,他的眼光冰冷,杀气惊天,这是一个高手。

在他的身边有一个绝世美女,身着浅蓝『色』的衣服,长发飞舞,静若处子,神『色』平静,琼鼻微挺,高贵典雅,淡然醉音,砂描朱眉,绛点丹唇,赤瞳如炬,雪肌尚温,清颜独拈,昙花一香,绝世休问,情为何殇。

“寒花飘千落,楼香自满风!”

她就是绝代风华的寒千落,一个与楼满风纠缠不休的绝世女子,她高贵,她冷艳,她无双,容貌倾城,如花瓣般温和,含蓄内敛。

楼满风心中突然出现一丝激动,心灵颤动,这丝奇异的情绪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看来前主人对寒千落的执念太深了。

他轻轻的看着风华绝代的寒千落,眼中出现一丝惊奇,不得不说寒千落很美,和千亦雪是同一个等级的美女。

不过对于寒千落,楼满风没有太多的情感,在潜意识中任然是寒千落背叛了他。

寒千落也静静的看着楼满风,她的眼中有一丝激动,一丝伤感,一丝悲凉。

两人就这样彼此盯着对方,天地之间,寂寥无声,原本的乌黑云雾中『射』出一丝阳光,给人一分的希望。

“少城主,让我和他说说话!”

终于寒千落的神『色』变得淡然,她对着身边的面具男子轻轻的说道。

“......”

男子没有说话,却轻轻的让开了。

寒千落轻柔的来到楼满风的面前,她深深的看着楼满风,柔情的开口道:“满风,抱歉!我没有选择,你走吧,就当以前的寒千落死了!”

说完之后,她的眼中浮现一抹痛楚,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楼满风保持沉默,不知为何,他的心很『乱』,还有丝丝的疼痛。

“满风抱歉,以后没有我的日子,你要好好的活着,你活着就好!”

寒千落轻柔的看着楼满风,她好像要把楼满风永远的记住,她的胸口不断地起伏。

楼满风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寒千落,他的心很疼,原本无数的话,在此刻化作了一句冰冷的话:“谢谢!你也是!”

当楼满风说完‘谢谢’两字后,寒千落眼中出现了一丝雾气,她的心好痛,‘谢谢’这两个字真的好陌生.....

“嗯!我以后是少城主的女人,我会活的很好的,你不要担心我,你要活的好好的!”

寒千落凄凉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楼满风的内心犹如被无数的利刃切割,这是不会流血的疼,却痛彻心扉,肝肠寸断。

“这个还你,物归原主了!”

楼满风眼神冰冷的拿出一只玉笛,这是曾经寒千落送他的,现在可以物归原主了。

寒千落眼中的雾气更多,随时有化作水珠掉下来的可能,她深深的看着楼满风手中的玉笛,然后缓缓地接过玉笛,她的呼吸变得非常急促,眼睛变得通红,看起来很惹人伶惜。

“少城主,请你放过楼满风,就当还我对你的救命之恩!”

寒千落拿着玉笛走到面具男子少城主的身边,淡淡的说道。

“让他离开!”

面具男子淡然的看了寒千落一眼,然后对着沐雪离说道。

这时楼满风继续看着寒千落,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淡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不想去干涉寒千落的选择,如果他是原来的楼满风,他可能会直接将寒千落带走,可惜他不是.....

没有多说任何的话,楼满风缓缓地转身,身影孤寂苍凉,他的心很痛,他很想喝酒,血『液』从他的身上一颗颗的滴落。

“轰!”

天空突然风雷大作,下起来倾盆大雨,楼满风一个人在大雨中行走,悲凉的背影让很多人变『色』,沐雪离深深的看着楼满风离开的身影,她的眼中出现一丝不忍......

寒千落看了一眼楼满风的背影,快速的跑向了远方,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在空中不断地飞舞,她不断地追着着楼满风离开的背影,追逐了很久,却没有发现楼满风的身影,她不得不停下来。

雨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她却全然不知,只是双目无神的看着远方,泪水早就将她的脸打湿了......

秦时明月之纵横九州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